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文坛•画坛

唐弢

中国现在有了一点作品,几个作家,因此就有一个文坛,这大概是的确的;然而我们也有画件,画家,是不是还有一个画坛呢?论理,也应该有的,只是不大听见这么说。

从前的画家,是由文学家兼做的,所以书画文章,号称:“三绝”,这就很难分出文坛或画坛来。现在不同了,专画文人事情的,就得叫做“文坛漫画”,那意思是说,文人是文人,画家是画家,他要用纸上的画,来刺你坛上的文了,界限实在分得很清楚。

然而现在是要挨到我来谈谈绘画了,也象“文坛漫画”一样,来一个“画坛漫文”吧,好是好的,可惜我对绘画完全是个门外汉。

所以,也就只能说几句门外话。

倘以画坛比文坛,我想,前者是比较更为寂寞的。不错,一到热天,上海又将有许多书画或者扇面展览会了,但那完全是前世纪的作品,我们决不能从这些画里看出一点现时代的色彩来,连人物也还是宽袖大领,魏、晋装束。只不过款上注了甲子,未加年号而已。二千年来的世变,竟然只落得这一点点。

至于技巧呢,反而一年一年地坏下来,所以现在的所谓“国画”界,也依旧是石涛、黄鹤山樵等等的世界。

讲到西洋画,那情形也差不多。我们只听见文西、赛尚,嗯嗯嗡嗡,在耳边乱叫。大师巨擘的头衔都有了,然而货色呢?划时代的货色呢?不见,一点也不见。

剩下可说的就只有漫画了,而这两年来,使中国的画坛稍稍有起色的,似乎也只有漫画。从事于创作的人多起来了,漫画的理论也有人注意了,连续的故事画也有出版了。我们看着这一朵含苞的花,希望它开放,结子。

我们需要漫画,因为它更接近于我们的生活。

去年以来,取材于农村的小说,据说是太多了。但取材于农村的漫画呢,我只看见过一本赵望云先生的《农村写生集》,然而写生而已,实在还缺少一点灵魂。

请紧握住灵魂,把眼睛再张得开一点吧,漫画家们!

一九三五年八月二十八日

原载:《唐弢杂文集•海天集》,三联书店,1984年出版
收藏文章

阅读数[5721]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