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从辜鸿铭的蛮劲说起

唐弢

胡适之先生在天津《大公报》的《文艺副刊》上,写了一篇《记辜鸿铭》,他告诉我们辜鸿铭先生的一点轶事。轶事里是可以看出一个人的真性情来的。所以那篇文章虽然并不长,却把辜先生的性格——包括蛮劲在内——清清楚楚地烘托在纸上了。

辜鸿铭先生的蛮劲,是天下闻名的。不久以前,他的一个“相传”的同乡,还借此向外省人示威过。现在,胡适之先生肯从记忆里摘些旧事下来,搜罗蛮气,给些佐证,自然更为出色。

我们也实在很想看看这出色的蛮劲。

胡先生所记的轶事,顶能够显出辜鸿铭的蛮劲的,是关于辫子的几段。据说辜鸿铭要出洋的时候,受了他父亲严厉叮嘱,不得把辫子剪去。所以他到了苏格兰,受尽侮辱,却还是让“猪尾巴”留在脑后,不过后来终于剪下来送给一个“识货”的姑娘了。这以后他就变了“假洋鬼子”。一直到辛亥革命,他才又留了起来,但是带上的却是假辫子,坐着马车到处乱跑,“猪尾巴”大出风头。

民国以后,对于那条辫子,他还是念念不忘。在张勋生日那天,他送了一副对联,叫做:“荷尽已无擎雨盖,菊残犹有傲霜枝。”据说明,擎雨盖是清朝的大帽,傲霜枝呢,却是他老先生自己和张大帅的两条辫子。

别人革命,他偏尊王,别人剪发,他偏拖着辫子,这就叫做蛮劲,的确是江、浙人所不大懂的。因为这种行为在江、浙人看来,是顽固。蛮劲有好有坏,而顽固却无论如何是坏的。

江、浙人喜欢掉文袋,却不爱伸拳头,在大体上,是的确的。但伸拳头的结果,正可以是叩响头;掉文袋虽然太没有武士气,却也还可以有蛮子气的。譬如吧,清朝文字狱的主角,就有不少是浙江人。倘以辜鸿铭比吕晚村,那相去的鸿沟之宽阔,大家都可以一目了然,十分明白。

雍正对于浙江人是最头痛的,便是弘历也如此。乾隆三十九年八月,下诏购求遗书,那诏旨说;

“明季造野史者甚外,其间毁誉任意,传闻异词,必有诋触本朝之语,正当及此一番查办,尽行销毁,杜遏邪言,以正人心而厚风俗,断不宜置之不办。此等笔墨妄议之事,大率江、浙两省居多,其江西、闽、粤、湖、广亦或不免,岂可不细加查覆?……”

乾隆五十七年,又谕:

“……江西、江苏、浙江等省份较大,素称人文之渊薮,民间书籍繁多,所以不能禁绝者,皆由督抚等视为等闲耳。……”

弘历特别重视江苏和浙江,并非无因。讲圆通,谈幽默的家伙,在江、浙文人中毕竟是少数;江、浙文人大抵还有一点蛮劲,不大容易入壳的,如方孝孺,如顾炎武,如金圣叹,

而实际干起来的,仅就明末而论,也还有张苍水、吴日生、陈卧子、夏考功等,他们简直是不能安于做文人了,但他们是文人。

这就因为有蛮劲。

然而辜鸿铭呢?赞小脚,留辫子,招摇过市,我们只见其古怪,滑稽,可怜,别的还有什么呢?

一九三五年八月二十五日

原载:《唐弢杂文集•海天集》,三联书店,1984年出版
收藏文章

阅读数[5663]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