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别字和正字

唐弢

前年有人主张写别字,意思是要顺时势,求简便,所以接着就产生了一个手头字运动,作为中国文字改革的第一步,那企图是不错的。今年该是挨到章太炎先生来提倡写正字了,他以为写白话文的人都应该深通《小学》,这才不至于把字儿写错,那企图也还并不小,因为他是想借此打倒白话文,再抬出文言文来,煞手锤是《小学》。

能够深通《小学》,精研字书训诂,犹如古董商的善于识旧货,知道它的来历一样,好是的确很好的。不过古董到底是古董,专供玩赏,聊备陈设,也许在研究古代社会情形的人看来,还有一点用场,对于眼前的生活,是没有什么关系的。所以周鼎到现在也还是周鼎,然而传国,记功,煮牲,煎药,烹茶,烧香的东西,却都已换了名目,变了样子了。那缘故是要合乎生活的需要:便利,精密。

文字自然也一样。周朝的小篆,在那时原也十分文明,而且大家认为便利的,然而现在呢,雅人们请太炎先生写成对联,挂上书斋,专供点缀了。日常手头所用的,倒是几经变化的正楷,而且还有简字,别字,一天一天的在变下去。

生活的需要决定了这些,谁也没有法子想。

据“章氏星期讲演会”里诸君子的意见,以为太炎先生所提倡的,是正字,也就是《康熙字典》里所说的“当时之字”,并不是古字。然而《康熙字典》里有许多字,我们现在都不用了,所谓“当时”,所“当”何“时”呢?

倘使不是现在,那就只算是过去了。

不过太炎先生的那篇《白话与文言之关系》,也并非完全没有功劳的。记得前年很有些人反对写别字,最大的理由是恐怕各自为政,因此就要搅乱文字的天下。但其实文字的天下是早经搅乱了的,太炎先生的那篇文章里说:

“寻常语助之字,如焉哉乎也,今白话中,焉哉不用,乎也尚用。如乍见熟人而相寒暄日好呀,呀即乎字;应人之称日是唉,唉即也字。夫字文言用在句末,如必子之言夫,即白话之罢字,轻唇转而为重唇也。矣转而为哩,说文目声之字,或从里声,相或作梩,可证其例。乎也夫矣四字,仅声音小变而已,论理应用乎也夫矣,不应用呀唉罢哩也。”

原来我们日常认为正字的“呀唉罢哩”,据太炎先生的发现,也正是杜撰的别字,这难道还不够使我们那些反对别字的人们觉得爽然若失吗?然则我们是要改正这些别字,跟着太炎先生去“乎也夫矣”,还是依旧迁就口语,让它“呀唉罢哩”的别下去呢?

如果那胜利是属于后者,则正字和别字的问题,是不难解决的。《太白》创刊号里胡愈之先生曾经用别字写过一篇文章,叫做《怎样打倒方块字》,他提倡词儿连写,那文义的清楚,实在比任何不写别字的文章还要超过万万倍,这是一个好榜样,值得大家想想的。

倘使说语言是表达一个人的意见的,我们当然要求其精密,使它能够充分地表达意见;倘使说文字是代表或补充语言的不及的,那么,我们当然要求其迁就口语,使声口毕肖。什么正字和别字倒可不管的。

一九三五年八月十五日

原载:《唐弢杂文集•海天集》,三联书店,1984年出版
收藏文章

阅读数[7381]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