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新秋杂感

唐弢

秋豚已腯野鸡肥,笑对西风挹酒卮;
有耳厌听尘里事,任教聋瞶不须治。


——许白云:《社日诗》

才过立秋,一阵风,一阵雨,萧萧瑟瑟,也真象是秋天了,有些才子们又要叹气,觉得凄凉,悲哀,消沉;但也有些却从凄凉悲哀里解放出来,以为还不如喝酒看花,学学风雅,寻寻开心,但这依旧是消沉。我因此想起元朝许白云的一首《社日诗》来,觉得倘以世事比季节,也还差不多的。

为什么呢?

这理由很简单。因为处乱世,装聋哑,对西风,挹酒厄,原都是“风雅派”的韵事,更何况残暴,压迫,黑暗的时代,也的确有点近于肃杀的秋天,能够使大家觉得凄凉,悲哀,甚而至于消沉的。

于是乎就要“笑对西风挹酒厄”了。

不过消沉的危险,并不在于酒要喝完,秋豚野鸡要瘦下去,而在于胃口一好,身体慢慢的胖起来,连自己也变成肥猪,象吃秋豚野鸡一样,翻过来给黑暗吞没了。这时候他还要笑骂,对于那些追求春天、追求光明者,要暗暗的刺几下。

这是风雅的出路,是装聋作哑以后必然到来的一著。

近事难证,远事不必证,现在姑且说说清朝吧。清朝康熙、雍正、乾隆三代的文字狱,杀戮既惨,株连尤多,站在文化的立场上说起来,是秋天;文人们感到凄凉,悲哀,甚而至于消沉,原也十分平常的,所以大家相率做隐士,弄考据,掩上耳朵,装成太平。然而曾几何时,乾隆购求遗书——也就是销毁遗书的诏旨一下,告讦纷起,隐士们也来做自首的英雄,发微的好汉了。被卖的是朋友、祖宗;那销毁的书籍,多到五百三十八种,计一万三千八百六十二部。

这实在是一个好例证。

看不惯肃杀的秋天,而又不知道斗争的人,便来装聋作哑,“笑对西风挹酒厄”,以为那也是不屈服的表示。然而环境是可怕的,一等到酒落肚肠,觉得秋豚野鸡倒还可口,于是他也会喜欢秋天,赞成肃杀,或帮忙,或帮闲,终于变成间接的秋天的制造者。

现在的隐士们,也还有这种趋向的。

以上算是我入秋以来的感想,写了出来,热闹热闹,也想告诉隐士们,风雅这条路,往往正通着恶俗呢。

一九三五年八月十二夜

原载:《唐弢杂文集•海天集》,三联书店,1984年出版
收藏文章

阅读数[4341]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