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关于《红楼梦》第十八回说到的芭蕉诗的作者

吴世昌

第十八回贾妃省亲时宝玉做诗,怕“绿蜡”之说没有出典。宝钗告诉他唐人钱翊咏芭蕉诗有“冷烛无烟绿蜡干”之句。在一九五七年人民文学出版社的横排本《红楼梦》中这句诗的作者变成了“韩翃”(页一八零)这回的“校记”第六条说:

“韩翃”,原作“韩翊”,今酌改。

为什么要“酌改”,又为什么要改成“韩翃”,“校记”的写作者没有说。原来程本把钱翊错成“韩翊”。校者只知道唐诗人中有以“春城无处不飞花”知名的韩翃,认为“翊”、“翃”二字形近而讹,因此就索性“酌改”为“韩翃”却并没有去查韩翃集子中有无此芭蕉诗。

到了一九七三年八月第十次印刷的直排本,又恢复了程本的“韩翊”,还有一条较详的“校记”:

“韩翊”,诸本同。按韩翊一作韩翃,各书歧出。“冷烛无烟绿蜡干”系钱珝诗,非韩翊。今姑存原文。(页二一一。一九七四年十月横排本同,见二一三页)

这条校记,不但未说明问题的要害,而且自相矛盾。既然“诸本同”作“韩翊”,怎么又说“各书歧出”?所谓“诸本同”,指哪些版本?是否包括脂评本?哪一个脂本作“韩翊”?所谓“一作韩翃”,除了上引的横排本由人民文学出版社自己“酌改”而成的“韩翃”外,还有哪一本如此?这条“校记”最后承认这句诗的作者姓钱,不是什么“韩翊”,但在正文中还要用“韩翊”这个唐代所无的诗人之名,其理由是“今姑存原文”。读者不免要问:是谁的“原文:?

当然能够“存原文”是最好。我们查了雪芹的原文:则脂京本和脂戚本均作“钱翊”,没有把他改姓“韩”。这首诗收在唐人韦穀选的《才调集》卷一之末,原题为《未展芭蕉》,全诗如下:

冷烛无烟绿蜡干,芳心犹卷怯春寒。一缄书扎藏何事,会被东风暗拆看。

作者是钱翊。在他的名下另外又收六首,其中《送王郎中》一首收在宋人洪迈的《万首唐人绝句》(五言,卷十九)中,也作“钱翊”。只有清初编的《全唐诗》作“钱珝 ”其实《全唐诗》编钱诗,即根据《才调集》,全收其所选七诗,其所增益的两题:《江行无题一百首》、和《同程九早入中书》,前人收在他的祖父钱起的集子中。《全唐诗》还遺漏了《万首唐人绝句》卷六十八所选《早入中书》和《和王员外雪晴早朝》二诗。但不论芭蕉诗作者之名为“翊”为“ ”,其姓则是“钱”。雪芹原文作“钱翊”是根据《才调集》,不能算错。程本妄改为姓“韩”,遂致以讹传讹,又被“酌改”成一九五七年横排本的“韩翃”,再加两条“校记”的纠缠不清,更令读者莫知适从。如果只看据程乙本排印的普及本,不对照脂本原文,读者还以为“校记”的“姑存原文”,“存”的是雪芹的“原文”,那就会冤枉雪芹把这首诗的作者弄错了。

但如果当初用脂评本为排印底本,则由于程本妄改而引起的这一切纠纷都不会发生了。

原载:《罗音室学术论著》第三卷,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1996年6月出版
收藏文章

阅读数[8254]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