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岳传的演化

郑振铎

《精忠传》在早期的英雄传奇中是一部极重要的作品,不知多少人读了这部作品而愤慨不平,而切齿痛恨,而涕零不已。然而《精忠传》却不仅是一部书。在明代,岳飞乃是一位通俗作家所极喜描写的大人物。当时,至少有四部《岳传》在流行着:

(一)武穆演义八卷 明熊大木编。后集三卷,李春芳编。嘉靖三十一年刊。这部书又有一部明刊本,名《宋武穆王演义》,凡十卷,亦题熊大木编。又有《绣像精忠全传》凡八卷,题李卓吾先生评,前有李春芳序,大约即为熊本。前两部书日本内阁文库有藏本,后一部书道、咸间有袖珍翻刊本。袖珍本的李春芳序上说:“他日读王之《精忠录》,辄叹曰:英华所聚皆正气也。是诚可以激励后人也。板行已久,颇有脱落。况近有颂王之德,吊王之词,珠玉相照,皆未得登板,亦缺典也。乃躬为厘正而重刻之。”则此序似为重刻《精忠录》的序,而非刊印《武穆演义》的序了。也许是刊行《武穆演义》的人,借李氏之名以为号召,故移此序于演义之前的吧。这部最早的岳飞通俗演义,凡八卷,(未见李春芳的三卷后集,不知内容是什么,是否果为李氏所作。)每卷十则,共八十则。始于金人的南侵,终于岳飞的被杀,秦桧的在狱中受报应。全部《岳传》的骨架,在这里已经成立了。全书并不分回,仅分为则,其“则目”也只是七字的单句,并没有对偶的两句。这很可见出此书的是嘉靖时或嘉靖以前的原本。全书用的是极浅近的半文半白的文体,与《三国志演义}极为相同,又可见当作者之时, 白话文学的技术尚未臻于纯熟之境。兹举其中一小段于下:

……再兴即辞岳飞,径往小商桥拒敌去了。岳飞放心不下。又令岳云引人马五千埋伏临颖北岸,候有动静, 急出救护。岳云亦领计去讫。岳飞分遣已定, 自与张宪、徐庆、杨钦等整阵待敌。却说兀术人马鼓勇而来,先遣万户撒八、千户张朵领三千人前哨,又着番汉渤儿盖五十引铁骑抄从小商桥合击宋军。盖五十领兵自去不题。万户撒八与千户张朵部胡兵,哨进小商桥,正遇宋将杨再兴,骑马摆列桥头,大叫:“虏贼休走!”撒八、张朵大怒,勒马双出。杨再兴手挥双刀,骤马乘势与战。方数合,金将力怯, 两骑马往后退走。再兴不舍,斫阵而入。金人大败。忽桥后喊声大起,一彪人马杀来,乃番将盖五十也。宋兵恰慌。金将撒八、张朵,见番人旗号,复勒骑杀回,将宋军围在中间。原来其地只有一条路, 中间是小商桥隔断。杨再兴虽勇, 前后皆是金人,进退不得。部众各望桥上跳下。再兴大叫曰: “今日当以死报岳将军也!”纵骑冲突。金人两下弓弩乱放将来。再兴身被数十矢, 忍痛不住,坠死马下。忽北岸鼓声雷动,一彪军截出,乃岳云也。金兵望见岳家旗号, 大惊曰: “岳爷爷兵到也!”各四散奔走。岳云骏骑已到,迎头遇着万户撒八。岳云手起锤落,打死马下。岳云与众骑始得再兴尸首,身无完肤, 因令军士焚之,得其箭簇二升。岳云感叹不已。

(第六卷)

(二)重订按鉴通俗演义精忠传 明于华玉著,友益斋梓行。出于熊大木本《武穆演义》之后。金世俊的序,未著岁月,大约是万历间的作品。此书一名《尽忠报国传》。于氏作此书时,盖以纠正熊书的荒诞不经的叙述者。他在凡例上,处处针对着熊传而大肆其讥评:“俗裁支语,无当大体,间于正史多戾。……旧传卷分八帙,帙有十目,大是赘琐。至末卷,摭人风僧冥报,鄙野齐东,尤君子之所不道。”因此,他便“正厥体制,芟其繁芜,一与正史相符,爰易传名曰《尽忠报国》”。将八卷删并为七卷,“更于目之冗杂无义者裁去其六。每卷系以回目。”对于旧传的“句复而长,字俚而赘”处,他又“痛为剪剔,务期简雅”。但《武穆演义》经了他的这一番删订之后,虽改旧观,却失了活泼的精神,传奇的面目,他使《岳传》离开了民间的通俗读物,而逼近于正史传记的复述了。他虽自己居功的说道:“缮较凡七易丹墨,大有分肌劈理,脱胎换骨之功。”实则他的“简雅”,较旧传的“鄙俚”,尤为使人不快。传奇的著作,是与其枯燥而无趣,不如鄙俚而生动的。

(三)岳王传演义 八册,明余登鳌编,明版, 日本内阁文库有藏本。未见其书,不知内容如何,也不知是什么时代的出品。大约总不会是在熊大木本之前。也许更在于华玉之后也难说。

(四)精忠全传 明吉水邹元标编次。此书今日尚有通行本流传着。邹氏字尔瞻,万历进士,累官至刑部右侍郎。魏忠贤当权时。他求退而去。卒谥忠介,有《愿学集》。他这部《精忠全传》是复兴了传奇的趣味,修订了熊大木的旧本,而舍弃了于华玉改本的迂腐的。《精忠传》到了此时已进步得很不少了。

以上都是明代的关于岳飞故事的传奇。为什么岳飞的故事在明代会那末样的发达呢?一个原因便是受了权奸当国的刺激,与乎外敌侵凌的危惧,因此思良将,恶权臣,而不禁在传奇中借岳飞、秦桧以发抒之了。别一个原因便是,岳飞在南宋的初年。 口碑对之并不怎么好。直到了他的孙子岳珂作了《金陀粹编》为他呼屈之后,接着又逢着金人、蒙古人的屡次南下,人民爱国心为之大炽。于是岳飞的故事便盛传于时。经了蒙古人的短期统治之后,汉人痛定思痛,对于为国家捍御强敌的这位名将,便格外的加以崇敬。景定时有《纪事实录》,不久又有《精忠录》,皆系鼓吹岳氏的忠贞的。至此,传奇便自然而然的也会产生出来的了。我们看李春芳《精忠录》的序,知道当时不学的太监也崇拜岳飞不已,便明白岳飞故事在当时是如何的盛行了。

这些明代的《岳传》,到了清初而有了一个总结束。这个总结束便是钱彩编次、金丰增订的《精忠演义说本岳王全传》。这部书凡二十卷,八十回,是一部最完备的《精忠传》。金丰的序上说:“从来创说者,不宜尽出于虚,而亦不必尽由于实。苟事事皆虚,则过于诞妄而无以服考古之心,事事忠实。则失于平庸,而无以动一时之听。”他这几句话直是道破了一切历史小说与英雄传奇的关键。《说岳精忠传》之不得不由《精忠传》而成为荒诞的熊大木的《武穆演义》,更不得不舍弃了“简雅”的于华玉的《尽忠报国传》而走到更为荒诞的钱彩、金丰的《说岳全传》,这乃是自然的进展,也便是民间的需要。一切传奇都不能不走到这条路上去。不荒诞便不成其为“传奇”,不荒诞便不能为民间读者所深喜。钱彩、金丰的书,在诸本《说岳》中最为流。行,其原因大半便在于此。但钱、金的《说岳全传》,其内容也自有其好处。他们将诸旧本的叙述与描写都放大了。因了放大,便格外的得以从容的用工夫细写那些应该细写的情节与人物。因了放大,一切的叙述便更详尽深入,一切的描写便更生动活泼了。因了放大。一切的可以动人的地方便写得格外的动人了。像“沥泉山岳飞庐墓”(第六回), “岳飞破贼酬知己”(第十四回),“风波亭父子归神”(第六十一回)诸节,都会使读者感泣不禁的。而“风波亭”一节。有的人竟翻过去不敢看。《红楼梦》上的鸳鸯之吊死,黛玉之临终,使我们读之,如见鬼影,如闻鬼声,灯光也似乎变得绿豆儿大小了,其情境是悚怖无比的,她使我们毛戴发竖。“风波亭”的一幕,则不使我们感到恐怖,而使我们悲愤,伤感,不忍卒读。其情境是凄凛可泣的,她使我们眼圈儿不自禁的湿了。但这书除大鹏鸟等报应轮回之说不论外,也颇有过于荒诞可笑的,如笑死牛皋,气死金兀术(第七十九回)之类。其人物的性格也颇有脱胎于他书的,如牛皋那样的一员“福将”,便活是《说唐传》里程咬金的替身。而其文字也颇平庸,不大耐得吟味,与诸本《说岳传》较之,固然是高出,若置之于《水浒》、《红楼》之列,却颇有些“自惭形秽”。姑引“杨再兴误走小商河”(第五十三回)的一节,以与熊大木本的同节相比较。由此颇可见出岳传故事在二三百年间变化得或演化到什么一个式样。

……再说第一队先行杨再兴,奉令前往朱仙镇来。此时正值十一月天气, 只见四下里彤云密布, 大雪飘扬, 万里江山,如同粉壁。再兴带兵冒雪而行, 一连走了两日两夜, 已离朱仙镇不远。看那金邦人马, 漫山遍野, 滔滔而来, 不计其数。杨再兴道: “三军听者! 尔等看番兵如蝼蚁一般,你们上前去, 岂不白送了性命。尔等可扎好营寨,在此等候,我去杀他一个翻天倒海。”众兵一齐答应,下了营寨。那杨再兴即便拍马摇枪,往番营杀进。谁知那昌平王兀术四太子。

带领了六国三川大兵,分为十二队,每队人马五万,共有六十五万人马,虚张声势,假言二百万,往小商桥而来。第一队的先锋雪里花南,走马上来。正遇着杨再兴, 一马当先,把枪只一挑,将雪里花南挑下马来。番兵不能抵挡, 呐喊一声,两边散开。杨再兴拍马赶上。那二队先行雪里花北,便来接战。早被杨再兴一枪,那雪里花北招架不住,也死于马下。只见那番兵回身一转,杨再兴拍马又上前来。撞见三队先锋雪里花东,早已知道前边之事,催马摇刀上来。正遇杨再兴,他的刀尚没有举,早又被杨再兴一枪将颈下挑了一个窟窿,翻身落马。杀得那些番兵,东倒西横,抱头鼠窜,只恨爷娘少生了两只脚。没命的好走。那四队先行雪里花西闻报,飞马上来接战。冲着杨再兴,不上一合,早被再兴挑子马下。不上一个时辰,连把四员番邦大将,送往阎罗殿去了。四队番兵,共计有二十余万。见主将已亡, 大败而走。众番兵惧怕,不知照依这样的南蛮,有多少追杀下来,先自慌了乱跑,人撞人跌,马冲马倒, 自相践踏,死者不计其数。但见尸如山积,血若川流。杨再兴在后追赶。见番兵向北而走,心下想道: “我往此处抄去, 岂不在番人之前截任他的归路,杀他个片甲不留!”再兴想定了主意, 竟往近路抄去。谁知此地有一条河,名为小商河。早已被这大雪遮满.看不出河路。那些番兵,尽皆知道是商河,前边小商桥。所以那些番兵, 皆向西北而逃。小商河河水虽不甚深,却皆是淤泥衰草,被雪掩盖,不分河路。杨再兴一马来到此处, 一声响跌下小商河,犹如跌落陷坑的一般,连人带马,陷在河内。那些番兵看视,只叫一声“放箭”, 一众番兵番将。万矢齐发,就像大雨一般射来。可怜杨再兴连人带马,射得如柴蓬一般。后人有诗吊之曰:

东南一棒天鼓响,西北乾方坠将星。

未曾受享君恩露,先向泉台泣夜萤。兀术传令众将,调兵转去下营。若有南蛮前来迎敌,不可造次,须要小心准备为主。不言兀术之事,却说那二队先行岳云赶到, 天色已晴。再兴的军士, 上前迎着公子, 报道:“杨老爷追杀番兵,误走小商河, 陷于河内,被番人乱箭射死。特来报知。”岳云听了,不觉大叫道:“苦哉!苦哉!救应来迟,此乃我之罪也!”传令三军:“与我扎住营盘,待我前去与杨叔父报仇!”三军得令,安下营头。岳云拍马摇锤,直抵番营。一马冲进金营,有分教:

万马丛中显姓字。千军队里夺头军。

原载:《郑振铎全集》,花山文艺出版社1998年11月出版。
收藏文章

阅读数[6843]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