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韩湘子

郑振铎

韩湘子是“八仙”之一。他的故事盛传于民间。除了吕洞宾之外,只有他可要算是“八仙”中最重要、故事流传得最广的了。韩湘子的故事,其中心在于“度韩公”。韩公,即韩愈。他本是最不相信神、佛,然而却偏有不少神、佛、仙家的故事攀附于他的身上。韩湘子故事的最早来源本出于唐。我仿佛在一部唐人小说(已忘其名)上,见其说起过,湘子是愈的远房的同宗。他寄食于愈宅,愈并不甚重视他。有一次,他见有人送花的,便告诉愈说,他要变一个戏法,以博一笑。他便将花种于土坑中,坑外围以障物,不使人窥,日日以彩色水浇之。到了七天之后,花却变成灿烂的各种颜色了。花上写着:“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这乃是愈的诗句。因此愈颇为之惊诧。后来他辞去,不知所往。

最早的韩湘子的故事不过如此而已。到了北宋时,在刘斧著的《青琐高议》前集(卷九)里,这个故事却有了一个新的开展。湘子已成了愈之侄,且系“幼养于文公门下”。七天使花变色的事却成了在顷刻之间,“取土聚于盆”,便可开出二朵比牡丹还大的美花来。花上也有着“云横秦岭家何在”二语,然而这二语却不是韩愈自己的诗句,而是一个谶语。这个谶语直到韩愈以言佛骨事,贬潮州,在途中方才确切的实现了。地名恰是蓝关,那时也恰在下雪,正合了“雪拥蓝关马不前”之语。湘子在这时,更出药送给愈,说道:“服一粒可御瘴毒。”刘斧在这里并没有说湘于是度韩公的,然而这个“雪拥蓝关”却又成了后来作者的度韩公的几幕故事中最重要的一幕了。以后,在

(一)雉衡山人著的《韩湘子》(小说,天启癸亥刊本)

(二)无名氏著的《韩湘子九(?)度韩公》(道情,约为道、咸间刊本)二书之中,湘子却不仅一度而且再度、三度韩公了。湘子和韩公的前生也都是很有来历的人了。这故事愈转变愈繁复,也愈近于俗套的小说传奇。

原载:《郑振铎文集》,第5卷,花山文艺出版社1998年11月出版。
收藏文章

阅读数[9071]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