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阿Q是怎样的一个典型

蔡仪

阿Q是鲁迅先生创造的一个典型人物,是新文艺运动产生的最伟大的典型人物,这似乎是没有异见的了。可是阿Q是怎样的一个典型人物呢?是什么人群的典型人物呢?从来却有许多说法。这也许正因为阿Q是巍然屹立在我们面前的一座巨像一样,从左来的看到他的左面,从右来的看到他的右面,因此说法不同。不过现在且不管,既有许多说法,也不妨说一点我的意见吧!

阿Q是怎样的人群的典型呢?要解答这个问题,当然最好还是先来分析他的性格。不过我们知道对于一个活生生的人的性格的分析,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而阿Q也无异于在我们眼前恍惚出现的活人,要分析他的性格也就有同样的困难。所以这里的分析自然说不上怎样周到而正确,只是提出一个大概罢了。

关于阿Q性格的特点。我以为可以分为下面那四项来说。

第一是精神胜利法。这是在《正传》里记录最多的,也是最为我们所注意的。所谓精神胜利,那反面便是现实失败。精神胜利的根由,就是现实失败的结果。不过我们若根据阿Q的精神胜利的性质及表现方式,又可以把它分作三方面:

一是由于在现实上失败,他不知或不敢来正面反抗,只作间接的或假托的反抗。这表现在:(一)“怒目而视”,(二)“儿子打老子”,(三)自己打耳光以当作惩罚别人的代替,(四)“大声说几句‘诛心’话”,(五)唱“手执钢鞭将你打”,(六)被洋鬼子的哭丧棒打了以后向小尼姑报复。

二是由于在现实上失败,他却掩饰失败,撑持面子,转求别方面的安慰。这表现在:(一)“我们先前比你阔得多”;赵太爷儿子进了秀才“他也很光荣,因为他和赵太爷原来是本家”,一一借祖宗的光。(二)“我的儿子会阔得多”,“孙子才画得很圆的圆圈呢”一一借子孙的光。(三) “过了二十年又是一个”一一寄希望于渺茫的将来。(四)听说“阿Q真能做”很喜欢—爱听人赞扬。(五)“他讳说‘癞’以及一切近于赖的音,后来推而广之、‘光’也讳, ‘亮’也讳,再后来连‘灯’‘烛’都讳了”一一极忌神衹。(六)又很自尊一一所有未庄的居民全不在他眼睛里。又很自负一一鄙薄一切别人的行为,“他想:这是错的,可笑!”这是他在现实的失败,却根本不知是失败,对于现实没有认识,只把幻想当作现实。这表现在:(一)他以为王鬍要迷了,“抢进去就是一拳”;(二)对于革命有些“神往”了,便认为自己已是革命党,虽经洋鬼子不准革命,脑子还“出现白盔白甲的碎片”;(三)被捕入狱后,他爽利地自认为,“我想造反”。

第二是怕强欺弱。这也是阿Q性格上的重要特点。虽然这个特点和精神胜利法关系密切,可是两者究竟不同。前者的不敢反抗也由于怕强,而在事实却不仅是怕而已,欺弱也有时是由于假托的反抗,但多数的场合并不如此。这表现在:(一)赵太爷不准他姓赵,他一则“不开口”再则“并没有抗辩”; (二)“估量了对手,口讷的他便骂,气力小的他便打”;(三)无端地骂王鬍,扬起右手劈他的后项窝;(四)用力拧小尼姑,“小尼姑之流是阿Q本来视若草芥的”;(五)小D让步,阿Q“扑上去伸手去拔小D的辫子”,又小D也盘上辫子,阿Q想“批他几个咀巴, (六) “赶紧抽紧筋骨,耸了肩膀等候着”洋鬼子的哭丧棒;(七)抓到官前,“膝关节立刻自然而然的宽松,便跪了下去了”。

第三是并不“安分守己”。这表现在:(一)“假使有钱,他便去押牌宝”;(二)拧小尼姑,要和吴妈睡觉;(三)偷静修庵的萝卜,在城里做小偷;(四)“革命也好吧,革这伙妈妈的命!”(五)“爱看热闹,爱管闲事”,夜里听见异样的声音暗中直寻去探看。

第四是顽固守旧。这表现在: (一)鄙视他并不习见常闻的一切,认为“这是错的,可笑!”(二)深恶假洋鬼子的剪辫子、假辫子;(三)对于“男女之大防”历来非常严;也很有排斥异端的正气”; (四)“以为革命党便是造反,造反便是与他为难,可以一向是‘深恶而痛绝之’的”。

以上所举只是阿Q性格上容易注意到的特点。至于生理的特点,如癞疮疤、瘦伶仃、健忘、神经迟钝,这些虽然对于他的性格有密切的关系,我们却不想说到。

关于阿Q性格上的这四个特点,我们虽是并列地举出来,而其实却是错杂地关联着的。从表面上看来,顽固守旧与怕强是他在现实上失败的条件,欺弱与不安分又可以说是在现实上失败的结果。因为在对强者和旧的现实上失败之后,他还有矇陇的本

能的反抗的意欲,于是估计口讷的便骂,力小的便打;在受了假洋鬼子的屈辱之后,便对小尼姑发生了敌忾,也可说是间接的假托的敌忾。然究竟是阿Q失败了,“被王胡扭住了辫子,要拉到墙上照例去碰头”。“被小尼姑害得飘飘然”之后,便向吴妈求婚,挨过了赵秀才的几下竹槓以后的阿Q的真正的出路,惟有歪曲现实、掩饰失败的精神胜利,所以,精神胜利是阿Q性格特点中之特点,是阿Q性格的核心。

由此我们可以考察,阿Q这些性格的特点究竟是什么人群所共有的?换句话说,就是阿Q这个典型,究竟是什么人群的典型?

关于这个问题,从来的批评家提出了许多值得我们珍视的解答,大致可以分为三种,先且概略地介绍于下:

第一是认为阿Q是农民的典型,而且是曾浮浪人性的贫农的典型,这或许是因为阿Q的生活环境是农村,也曾参加过农业生产的工作。就是说,在《阿Q正传》所记述的时间里,阿 Q大多是在未庄,“阿Q没有家,往往未庄土谷祠里;也没有固定的职业,只给人家做短工”,“加以进了几回城”,所以他是带有浮浪人性的。

第二是认为阿Q是现代中国没落的小资产阶级的典型,中国农民属于小资产阶级,阿Q既然是贫农,也就是没落了的农民,而且阿Q曾说: “我们先前比你阔的多啦”,当然他先前比别人阔得多,而现在是一身之外几无长物,那么他是没落的小资产者。

第三认为阿Q是现代我们贵国人的典型,全民族的典型。这种意见似乎颇早,远在《阿Q正传》发表之后不久,便有人说,这是作者指摘中国国民性的弱点,在画中国人的脸相,作者自己也是这样承认。就事论事,这一说当然不要其他根据;因为阿Q是中国人这点是千真万确的事实。

以上三种解答,看来是各有各的道理。可是,这里又发生了问题;果然三个解答都能成立的话,那么为什么都能成立呢。若是哪一个不能成立的话,又是为什么呢?于是我们还要来逐项作进一步的考察。

第一,阿Q“虽然多住未庄,然而也常常宿在别处,不能说是未庄人”, “加以进了几回城”,至少其间有半年之久,他的“割麦便割麦”,是他参加真正的农业生产的惟一业绩,却是以日计工的资格出现的。而在未庄不能生活时,他又打定主意进城去,以致他的“中兴”。由此可知阿Q的生活基础并不固定于农业,他的谋生之道也不是从事农业生产。如果一定要确定阿Q个人的身分的话,说他是带浮浪人性的贫农也可,说他是带农民性的浮浪人也无不可。不管阿Q个人的身分如何,生活基础如何,我们要讨论的阿Q的性格,不是阿Q的生活,虽然生活能决定性格,但是生活并不就是性格,犹如生理的特点也影响性格,而生理的特点并不就是性格一样。

所谓典型性格的能够代表某一人群,是因为这种性格在这一人群中是最本质的、最特征的。换句话说,这种性格是这一人群所共有的、所特有的,当然不免要有例外。因此阿Q的性格,固然不是一般农民所共有的,然却不是所谓带浮浪人性的贫农所特有的。在鲁迅先生笔下的安分守己的农民如润土固然和阿Q不同,可是在鲁迅先生笔下的没落的知识分子孔乙己,却不能不说是具有阿Q的性格。阿Q的精神胜利法顽固守旧,不“安分守己”,固然很显然可以在孔乙己身上看出;而怕硬欺软的心理,也间接地表现出来。总之,阿Q的性格,不仅是带有浮浪的人性的贫农,我们不要小看了他,他的典型性更伟大些,换句话说,阿Q性格的典型性比一般理解的要更高一些。

第二,阿Q是否是在从前比别人阔得多,我们且不管,但是他是从小资产者的农家出身是可以想象得到的,在现代中国这个半殖民地半封建的社会的宗族制还相当有力地支配着社会关系,也反映于人们的意识里,所以阿Q的所谓“从前”,并不一定是指他自身,也许是指他的祖先,至少是在他的心意里有过阔得多的时代,而且他现在虽然是贫农,却较之现代的无产者’是更接近小资产者的农民,因之认为阿Q是没落了的小资产者,并不是没有道理;他的处境也就是和其他的没落的小资产者一样,是可以断言的。不过我们还是看他的性格和一般现代中国没落的小资产者的关系吧。

因为先进的资本主义的经济和政治的侵略,旧中国的一切都在动荡之中,农村的经济基础逐渐被腐蚀,开始崩溃,而国内资本主义尚未发达,都市的真正繁荣未能建设,加以满清政治的腐败。财政的困难,更强化了对人民的榨取,于是中小资产阶层便急遽地没落下去,都市里的中小工商业者,农村的小地主及农民。所受的压迫最甚。即使下级官吏及一般知识分子,所谓士大夫阶层者,所感着的苦闷也最剧。然而外国资本主义经济的侵蚀,是通过商品的关系而来的。满清专制政治的压迫,又是通过数千年封建伦理思想的掩蔽而来的。于是使他们大多数,虽然都要另找出路,虽然对现实有反抗的意图,却不知反抗,不敢反抗,于是转而为掩蔽失败,或竟不敢承认为失败。即使在士大夫阶层中,那些口倡民主力事保皇、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维新论者,都属这样的人物。然而阿Q是他们中无论在政治方面、经济方面都是最受压迫的。他不能姓赵,不能求婚,不能有家,不能找到工作,总之他是完全没有了生活基础。于是这种没落的小资产阶层的性格特征,便集中在他的身上。

当然我们不能漠视,在这个没落的小资产阶层之中,确有一些先觉者,看到了他们自己的前途和整个民族的前途,他们接受了现代的科学知识和民主思想,所以敢于追随资产阶层起而推翻了清朝专利政权。在辛亥革命时,没落的小资产阶层的知识分子可说是处于次要的领导地位,而构成革命主力军的会党和新军、也多是没落的农民。辛亥革命,推翻了代表数千年专制皇帝制度和国内牢狱的清朝统治,确是民族革命的一次伟大的成功。这次革命的成功。似乎是和阿Q所能代表的人群是隔得很远的。但是辛亥革命是不是将历史所赋予的任务一一民族革命、民主革命完成了呢?显然是没有的。对外还没有完全取得自主独立,对内完全没有取得民主政治,结果是招来了袁世凯和北洋军阀的统治和中国的更趋殖民地化。这就是表示他们的大多数还不知道革命的最大目的,没有认识现实,于是酿成了辛亥革命失败的一面。

我们要说明辛亥革命失败和阿Q性格的关系,也不妨就{阿Q正传》里所表现的来分析。辛亥革命失败的原因,表现在<阿Q正传》里的大致有下列三点:

(一)是“咸与维新”。赵秀才将辫子盘在顶上,拜访了历来不相宁的钱洋鬼子,他们立刻成了同志,相约去革命。“知县大老爷还是原官,不过改称了什么,而且举人老爷也做了什么一一这些名目,未庄人都说不明白一一官,带兵的也还是先前的老把总”。

(二)是表面的改革。知县不过改称了什么名字。废除跪,却依然示众游街杀头。未庄的改革是“将辫盘在顶上的逐渐增加起来了”,并且上面那两位英雄相约革命之后,果然革掉了静修庵里的一块“皇帝万岁万万岁”的龙牌。

(三)是不忘自私自利。两位革命同志革掉龙牌之后,还顺手牵羊去了“观音娘娘座前的一个宣德炉”。至于阿Q的“神往”于革命只是想“直走进去打箱子来:元宝,洋钱、洋纱衫……”“我要什么就是什么”。

这里所反映的虽然是辛亥革命的阴暗面,然不能不说是真实的一面。辛亥革命失败虽然尚有许多原因,然而这三点不能不说是主要原因。而这些原因背后的基本原因是什么呢?便是革命主力的小资产阶层分子对革命没有真正的认识,对于现实没有正确的把握,不知道如何去贯彻他们的反抗的意图。在这里我们也可以看出。这一批没落的小资产阶层的进步分子,并不是和阿Q完全没有关系。

可知阿O性格的特征,是现代中国没落的小资产阶层分子普遍地具有的。然而是不是现代中国的没落的小资产阶级所特有的呢?这个问题便关联到第三项。

第三,据从来许多批评家的话来说:“在中国旧社会到处可以碰到像阿Q的人”,这里所说的“像阿Q”,当然不是指生活方面。而是指性格方面;所谓到处包括农村或都市生活区域,也包括上层或下层各社会关系。又据“当《阿Q正传》一段一段发表的时候,有许多人都慄慄畏惧了,恐怕以后要骂到他的头上”。这里所说的许多人,当然是论著(高一涵)所知道的范围之内的,即士大夫阶层分子,至少是没有贫农,因为他们是不能够天天看当时的晨报。即如今天我们批评别人,哪怕对方并不是小资产阶层分子,也往往用阿Q这个名子来代替许多要说而不能详说的话。所以说,阿Q是现代中国人、现代中国全民族的典型,这个意思决不是牵强附会。

可是这里又发生了问题,即是不同阶层的社会的人不能施行艺术的概括,这也是前人说过了的。在阶层社会之中,现实的人虽然有动摇于不同阶层之间的,或由一个阶层过渡到另一阶层去的,然而他还是有他的阶层基础。阿Q虽然不是现实的社会里的活人,但他确实是根据现实社会的人群创造出来的,那么阿Q也就和现实社会的人一样不能是超阶层关系的。当然我承认阿Q不是超阶层关系的,而是现代中国的没落的小资产阶层的典型,这是我们上面说过了的。不过这不能否认阿Q也可能成为现代中国全民族的典型。典型本来有高级和低级之分,而且这是艺术评价的一切正确的基础。一个伟大作品的人物是可以成为全民族的典型,这是没有问题的。不但可以成为全民族的典型,而且可以成为全人类的典型。屠格涅夫很早便曾强调指出,哈姆雷特和堂.吉诃德是人类的某种相反性格的伟大典型。而我们至今也不否认哈姆雷特和堂.吉诃德是人类的典型,是最伟大的高级的典型。

那么一个阶层的典型怎么能够成为全民族的典型呢?这要他所代表的阶层又是可以代表全民族的阶层。能代表全民族的阶层的代表者,便能代表民族。现代中国的社会是枣子核一样,两头小中间大,这是大家都知道的,这就说明了小资产阶层是代表全民族的。而且现代中国的小资产阶层的所以能够成为代表全民族的阶层,第一是由于民族资本主义的不发达,因此一方面资产阶层不能成长,同时无产阶层也不能强大起来。国内资本主义的不发达,就是由于国外资本主义的压迫。外国资本主义使中国无论在政治方面,或经济方面,陷于半殖民地的地位,所以资产阶层也是受着它庞大的压力,使他们在现实上失败又失败,几乎无时不有沦为小资产阶层的可能,加以民族历史的重载,他们也一样不能不负担。无产阶层在中国虽然较之资产阶层发达得早,但多数无产者还不是现代的无产者,他们和小资产者的距离是非常之近的。因此小资产阶层是代表全民族的阶层,也因此全民族的各阶层都分有了阿。性格的特征。

但是阿Q性格的特征,是否也是资产阶层和无产阶层的性格中最本质的特征呢?对于这点,可惜我们没有其他可提出的当时的典型来比较。但在以后却有两个资产阶层方面的代表。一个是《子夜》里的吴荪甫。他应当是民国十八九年时期的人物.却敢于和买办阶层的代表者赵伯韬斗争,失败了,他玩弄舞女,以求精神上的安慰。这里不难看出阿Q性格的另一面。另一个是《日出》里的潘月亭四爷。他应当是民国二十一二年的人物,也敢于和买办阶层的代表者金八斗争,而失败了则干脆是自杀,在他身上阿Q性格的特征已可说不是最性格特征了吧。

所以我们最后可以这样说:阿Q性格的特征,是现代中国没落的小资产阶级最性格的特征,而这种特征在现代中国资产阶层及无产阶层都是有的,却未必是最性格的特征。因此严格地说,阿O是现代中国没落的小资产阶层的典型,但也可以广泛地说,阿Q是现代中国人的典型。犹如哈姆雷特,严格地说:“是体现着封建制度和封建的世界崩溃的天才形象”(高尔基语),但广泛地说,他确是人类的典型。

原载:1943年11月11、16日重庆《新蜀报》
收藏文章

阅读数[11502]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