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今文八弊》补

唐弢

语堂先生作《今文八弊》,于《人间世》连载三期,洋洋洒洒,大文章也。然而“东壁打倒西壁”,以世事的纷扰,文坛的零乱,虽然是大文章,也还不能尽发其弊。我这里且替他补上两条,凑足十数,以附合十大罪状之谱,这原是老例,也就是所谓“大国风度”。倘蒙不以“赶时行,趁热闹”视之,幸甚幸甚!

(一)卖烂膏药,死人招牌——江湖上有一种卖烂膏药的脚色,他手里捏着一点莫名其妙的东西,嘴里却说得天花乱坠,好象真是什么灵丹妙药,无论腰酸头疼,跌伤打破,以及无名肿毒,疑难杂症,只要贴上一张膏药,便可以立时痊愈,这种膏药并不是家传秘方,据说大都得诸仙人——其实是死人的亲授,这死人普通是吕纯阳,但文坛上却是袁中郎。招牌高竖,今天一句“中郎有言日”,明天一句“子才不云乎”,总之,他所出卖的是性灵这烂膏药。但奇怪的是:却又头头是道,百病可医,其实性灵那里管得着这许多。此种流风,其弊在吹,救之之道,在于戮穿其西洋镜。

(二)绅士风度,猢狲气味——又是一弊。开口英国,闭口英国,看不起新大陆,也讨厌法兰西。他之所以这样的推

崇英国,是因为英国人富于绅士气,爱保守,喜欢说自己的好话。这类人既自拟于辜鸿铭,以为有蛮劲:又钟爱到萧伯纳,因为他是英国人,可又忘记了萧伯纳其实是反对那些英国人的。这好象有点矛盾,但实在是糊涂,是做作,是假。可不是吗?幽默也会发火,闲适尤善骂人,这真象猢猴做戏,自喜是山林逸品,其实早已戴好面具,骑上羊背,在热闹场中奔走了。此种流风,其弊在伪,救之之道,在返于真。

以上两弊,合语堂先生八弊,一共十条。可惜我语录写得不好,只能夹些成语,算是“文中之白,白中之文”,好在意存箴失,从此“收拾归来”,让他“水连天碧”吧。

一九三五年六月十九日

原载:《唐弢杂文集•海天集》,三联书店,1984年出版
收藏文章

阅读数[5056]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