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名教遗绪

唐弢

记不清几年前了,总之,是《新月》尚未停刊,正人君子们正哄做一堆的时候,南北刊物上对于宗教的研讨,很是热烈,但那结论,却又近于玄虚,据说中国是没有宗教的。因此胡适之先生在《新月》上,写了一篇文章,说是儒教虽已倒霉,佛教、道教虽已衰落,但中国却的确还有一个宗教。

这所谓还有一个,胡先生郑重其事地说了出来,叫做名教。

名教浸渍人心,是由来已久了。它迷信文字,崇拜特权,及到现在,也还能博得遗老、遗少以及木铎文人们的拥护。

不过那时候的胡适之先生,的确还站在反对名教的阵线里。所以他嘲笑了“对我生财”的大红春帖,嘲笑了“活埋田中义一”的标语,嘲笑了赵乡绅,也嘲笑了豆腐店的张老板。然而他毕竟有点“新月”气,最后自己也写了“打倒名教”的标语,一脚踏在泥淖里了。

但的确还只是一脚。

胡先生把全身投入泥淖,那是近几年来的事,名教毒发,现在是泥土淤塞了五官,呜呼大吉了。不过那嘲笑却还

存在着,所以当读经运动风起的时候,他也还能搅动舌尖,给几句批评,算是从泥土里检出来的一点沙石。

沙石的击力虽然微薄,然而它却是大建筑的基础。

最近商务印书馆出版的《教育杂志》读经专号里,有人主张把经书当作宗教的宝典,和《佛经》、《可兰经》、《新旧约》相提并论——主张人人要读,小学生尤其应该读——他的迷信文字,崇拜特权,只不过是名教馀绪,久已落在胡适之先生的嘲笑里了。

贴一张“对我生财”,生意未必就兴隆起来;写几条“活埋田中义一”,田中义一也未必就呜呼哀哉。这缘由,是因为生意在于经营,而活埋却还须有铲锸和锄头的。教育的意义也在于教和育,念几句四维八德,便以为从此可以做好人,这虽然称得起名教信徒,但事实上是不会有这样的好人的,更何况具备了四维八德,也未必便是好人。

这例子多得很,我不想举。

不过我还要说几句。孩子们所需要的是新鲜活泼的知识,近代的道德;只要他明白怎样在生存的道上求进步,那倒不妨傲做名教的罪人。我说这话,我知道自己是会有子孙的,提倡读经的先生们,大概也会想到自己是有子孙的吧!

让名教的遗毒就止于我们这一代吧,不要再安排陷阱似的泥淖,陷害自己的子孙了。

一九三五年六月五日

原载:《唐弢杂文集•海天集》,三联书店,1984年出版
收藏文章

阅读数[5032]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