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杂谈礼教

唐弢

汉高祖既登大位,因为群臣放肆,便觉得坐龙廷的滋味未必比住凉亭好,等到叔孙通把朝仪一定,才恍然于做皇帝的高贵,感到礼教的需要。

可见需要礼教的是皇帝。倡导礼教的人,常是只替帝王着想。每每让大众戴上镣铐,使人与人之间隔着高墙,而仅仅给予少许野心家以特权。如果有人摆脱了镣铐,爬过高墙,甚而至于使野心家的特权发生动摇,那就是背叛礼教,成为“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了。

然而这也并不是甚么不易的定律。

“乱臣贼子”如果能够做上帝王,倡导礼教的先生们也就立刻背着礼教的招牌光临了。这回自然也还是替为帝为王者着想。乱臣贼子一坐龙廷,不免就生野心,镣铐既锁不着自己,而况还有许多好处,落得做个人情。所以几千年来,诸子百家,被斥为邪说异端,散佚殆尽,而孔二先生却能巍然独存。

孔二先生巍然独存,也便是礼教的不落伍。何况读书人还要拿来当作看家本领,努力宣传。于是男人制服女人,礼也;主子压迫奴才,礼也;上司驱策下官,礼也;至于帝王治国,当然更非礼教不可。这见解越来越深,就弄到虽非“乱臣贼子”,但“君要臣死”,也就“不得不死”了。

这上面便产生了“莫须有”。

但结果最惨的,却要算死守睢阳这一幕了。据《唐书·忠义传》载:

“张巡守睢阳城,尹子奇攻围既久,城中粮尽,易子而食,拆骸而爨。巡乃出其妾,对三军杀之,以飨军士;曰:‘请公等为国家戮力守城,一心无二。巡不能自割肌肤,以啖将士,岂可惜此妇人!’将士皆泣下,不忍食。巡强令食之。括城中妇女既尽。以男夫老小继之,所食人口二三万。”

这回是弄到夫要妻死,官要民死,也都不得不死了。因为要保全自己对主子的一点忠心,去完成礼教,便不惜牺牲无辜。所谓礼教也者,在这里便显出了它的吃人的真面目!

一九二四年一月二十五日

原载:《唐弢杂文集•海天集》,三联书店,1984年出版
收藏文章

阅读数[7470]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