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我们的孩子

唐弢

去年是儿童年,我们记得的,今年除了学生国货年外,据说也还是儿童年,孩子们真是幸福呵!

由于这幸福,他们总该有良好的环境了吧。

如果住在上海,而又不拘于华夷之分,则看看绅士子弟所表演的童稚跳舞会,参观教会所设立的小学校,伶俐,安静,“听话”,对于那些孩子,我们也的确会觉得是幸福的。然而可惜的是:铁匠店里还有被虐待的学徒,马路上也少不了未成年的“小瘪三”。

就是襁褓中的婴儿,也有因贫穷而被弃,因不育而被分尸的,何况阴阳胎还可以锻炼成灰,专治一切痨疾呢!

乡村里的孩子似乎更不幸。连年灾荒,他们久已成为大人们的食料,或者买卖上的商品了。但尤其凄惨的是去年和今年,为了灾区的扩大,这情形也越来越普遍。被“易子而食”的且不说吧,就是被卖的,也并非真的去做了大户人家的少爷与小姐,他们或流为奴隶,或变做娼妓,和幸福永别了。

不过可以快快乐乐地做人,舒舒齐齐地读书的孩子,也并非完全没有。但是又落在另一命运中了。他们被逼着哼一通“诗云子日”的烂调,做几句“词藻典雅”的古文,我们这社会,正在制造这样的孩子。

然而人家怎样呢?二月十三日《申报》载塔斯社莫斯科通讯:

“此间举行全联邦儿童机械工程制造品展览,内有儿童发明品二千种,如列宁格拉亚克亚维特,年仅十五,发明电力煤气炉一种;儿童发明家中,以杜拉地方之伊略欣司基弟兄最为有名,其中有一小兄弟,年十一,已发明街灯自动开关机;其兄年十二,发明电气爆干底片机。他如巴希基利亚之拉美夫,年十五,发明无线电火车,现苏联全国设有儿童技术站六四七所,以令儿童增强对于技术之兴趣,乡村中复设儿童农业站,儿童参加者甚多云。”

这是一个例证。

又譬如:在电影界里,我们有了一个童星,他的确是许多孩子中极有表演才能的一个,然而他表演了一点什么呢?他会装笑,装哭;他会拉着男人喊爸爸,偎着女人叫妈妈:亲嘴,撒娇。使观客们觉得有趣,伤心,甚而至于落下眼泪来。

然而别人家的童星却在表演活泼,冒险,创造。

这又是一个例证。

难道我们的孩子都是低能儿吗?我想:这是决不会的。

地球不会让父亲辈带进棺材里去,它永远是孩子们的家产,请替后一辈想想吧!

一九三五年三月二十日

原载:《唐弢杂文集•推背集》,三联书店,1984年出版
收藏文章

阅读数[4831]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