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读《研山斋杂记》漫记

唐弢

去年六月,政府里有几位关心文化的名公,和商务印书馆商量,要选印《四库全书》里不曾刊行的珍本,消息传开以后,舆论颇曾热闹了一通。有的怀疑选择的标准;有的责难选者的识见;有的根本看不起《四库全书》,以为那是正统书,只配高高地束之御阁。我曾经为这些话想了一想,觉得凡所指摘,都属事实,而且既称文化事业,理该有这种怀疑、质问和商榷。

但赞成和拥护的,自然也不少。

选本的不足为训,早已有人指出了。大家知道《四库全书》收集的时候,先经过乾隆和他的大臣们的检查,而后再定去取,所以这其实也是选本,并非“全书”。而且乾隆比其庀的选家还要坏,他胸怀成见,排斥异端,将有碍于自己“特权”的思想,一律撕以抹煞。他不容许别人说不满自己的话,出版不利自己的文章,因为他是皇帝,而皇帝照例是尊严的,任何人不得冒犯。

经过乾隆和他的大臣们检查的《四库全书》,因为是钦定的,似乎也很尊严,却并不伟大。它宣传忠君勤王,成了清室的帮手。我们可以在里面看到雍容揖让,却看不到凌厉峭拔,因为它是“敷张文教”的,因此又成为笼络汉族士子的罗网,使他们就范,入瓮。

到现在已经一百六十年了。

不过,话说回来,《四库全书》除了忠君勤王的大著,就一无所有了吗?那也并不尽然。只要对于皇帝的“特权”没有直接妨碍,玩玩骨董,评评书画,是可以的。因为乾隆还没有象有些人那样头脑僵化。只知四维八德,天地君亲,他还要附庸风雅,学做骚人的样子。这就是《四库全书》里还保存着《研山斋杂记》这一类书的原因。

《研山斋杂记》四卷,我新近在一家图书馆里看到,那当然是商务印书馆的翻印本。选者所以选这部书的缘故,如果除了“(一)外间绝无存留之古本;(二)只有抄本而从未刻过;(三)宋、元间虽有刻本,而至今已散佚,无从查考。”的三项理由外,还有一点为书本内容着想的话,那么,大概是为要便利考古家、收藏家和骨董商的稽考才选的吧。据纪昀《编首提要》所记,这部书原本不著撰人名氏,因为研山是孙承泽的斋名,疑为承泽所著,“然引查慎行《敬业堂诗》,王士祯《居易录》等书,皆在承泽以后,则必不出承泽手。考承泽之孙炯,有《砚山斋珍玩集览》,此书或亦炯所撰欤!”照此看来,似乎又该是孙炯的著作了,可是这回翻印出来的四库本,在《研山斋杂记》的书名下,却明明刻著“北平孙承泽编”,我不知当时是怎样翻过案来的。

书里首论六书,附以玺印、刊板、告身、表文之属,次说墨谱,附以眼镜;又次为铜器窑器考。六书一节,篇幅最长,对于碑帖字画,多所阐发。可是使我感到兴趣的,并不是王羲之、米元章辈的遗闻轶事,倒是这书里对于日常用品的稽考,如押字的起源,眼镜的初用等等。其关于押字云:

“法书题名首尾纸缝间,日押缝;又日押尾。后人以草记自书,日押字。《孙公谈圃》:先朝书状简册,多用押字,非自专,从简省,代名也。刘莘老、苏子容得张安道书,但著押字,不称名。毕文简与莱公帖,尾用押字,下加拜启。皆以押字代名。按《东观余论》:唐文皇令群臣上奏,任用真草,惟名不得草。遂于草名为花押。”

又关于眼镜云:

“眼镜初入中国,名曰叆叆。惟一镜之贵,价准匹马,今则三五分可得,然不过山东米汁烧料;玻璃者贵矣,水晶尤贵,水晶之墨色者,贵至七八金,余值以渐而减,真读书之一助也。西洋天主教人,神奇其说,云自万历年中,彼教入中国,始有者,非也。偶见吴匏翁集中,有《谢屠公送西域眼镜》篇日:眼镜从何来?异者不可诘。圆与笑钱同,净与云母匹;又若台星然,两比半天出。持之近眼眶,偏宜对书帙,蝇头琐细字,明莹类椽笔。余生抱书淫,视短苦目疾;及兹佐吏曹,文案夕未毕。太宰定知我,投赠不待乞,一朝忽得此,旧病觉顿失。谢却拨云膏,生白讶虚室。扁鹊见五脏,未必有奇术,随身或得此,遂使目光溢。世传离娄明,双睛不能没,千年黄壤间,化此直百镒。闻之西域产,其名殊不一,博物有张华。吾当从彼质。观此镜之形模毕具,又知文定公目近视。所云产西域,则文定之为吏侍,当在弘治、正德间,彼时中国久有此镜矣。何待天主教始能造也!

《留青日札》:提学副使潮阳林公,有二物,如大钱形,质薄而透明,如硝子石,如玻璃;色如云母。每目力昏倦,不辨细书,以此掩目,精神不散,笔画培明,中用绫绢联之,缚于脑后。人皆不识,举以问余,余日:此叆叆也,出于西域满刺国。或问公,得自南海胡贾。后见张公《方洲杂录》云:宣庙赐胡宗伯物,即此。以金相轮廓而衍之,为柄纽制其末,合则为一,歧则为二,如市肆中等子匣。又孙参政景章,亦有一具,云以良马易得于西域。似闻其名为叆叆,则其二字之讹也。盖谖越乃轻云貌。言如轻云之 笼日月,不掩其明也。若作叆叆亦可。”

在这里,我们知道当天主教传入中国以前,已经有了眼镜,不过并不普遍。但看当时大家对于这东西的大惊小怪,足见传入还不很久,而且式样是不相同的。

研山斋主人孙承泽,是有名的收藏家。孙炯承其余绪,观览必多,所以他能够旁征博引。而这一部书的好处,也就在于它有许多类似的资料。

一九三四年十二月十九日

原载:《唐弢杂文集•推背集》,三联书店,1984年出版
收藏文章

阅读数[4667]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