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言志篇

唐弢

从我懂得看《水浒》的时候起,便对公孙胜的法术着了迷。常常把竹片当做宝剑,望着沙石“疾”“疾”地喊,但沙石没有飞起来,我虽然有点失望,肚里倒也明白,知道这是因为没有学会公孙胜口里“念念有辞”的辞——也就是这法术里的秘诀。

没有秘诀,法术便不灵。

从我懂得中国人的衣裳分别着长短的时候起,对于那些穿长衣的读书人,又着了迷。这回是把童谣当经句,把小朋友当诗侣,穿着祖母的外套,摇摇摆摆地学雅相。但这也还是学不象,为的是我没有秘诀。

随后几年,我又羡慕英雄,崇仰伟大,觉得他们是人世间有数的人物,值得做模范。然而我自己却一点也不想学。

这似乎就是世故,但在志士们看来却是没出息。

不过现在的有出息者,也的确有点不同了。今年的旱灾,居然打动了龙虎山张真人的道心,翩然跑到洋场里来作法。大家以为他要“呼风唤雨”了,然而结果是“祈风祷雨”;大家以为他要敕“太上老君急急如令”了,结果又偏是喊“阿弥陀佛救苦救难”。为什么这样的古倨今恭呢?或曰:“这便是秘诀”。于是我又多了一点世故。

自然,我也格外没出息。

做英雄和伟人却必须是有出息的。他要会挺枪跃马,又要有千方百计,不但博古,兼且通今,把自己造成人类中的少数,然后再去控驭他本身以外的多数的人类。

我始终是这多数人类中的一个。

还能有什么出息呢?这个我不想做,那个我不能做,看来只好抱住书本,做一回读书人了。然而我虽然穿上长衣,却还是没有雅相。

这便是我向着自己愿望走去的最好的成绩。

一九三四年十一月十九日

原载:《唐弢杂文集•推背集》,三联书店,1984年出版
收藏文章

阅读数[5193]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