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偶记所感

唐弢

说中国地大物博、人口多、年代古的,我一向以为只有中国人。现在却知道并不然,连外国的“英雄”和学者也会说。但如果是说给他们本国人听的,那大概是垂涎肥肉,修炼野心,做东征或者西征的准备。如果听众是中国人,那该是外国绅士们传统的恭维之辞,他们细细搜寻,觉得现在的中国,可供称道的,也还只有地大物博、人口多、年代古。

属于后者,这回又有艾迪博士的演辞。但他终究是有名的绅士,除了地大物博、人口多、年代古外,还能够加几句。他看清楚什么是病,却也不忘记怎样来捧,一方面他称颂:“各省长官,无不生气焕发,精神勃勃,予中国以莫大之希望。”一方面他又警告:“彻底禁毒,俾免破坏整个民族。”“减少贪污,使不为土匪造机会。”

禁毒既未彻底,贪污决不减少,这情形,在艾迪博士的肚里,是明白的,所以他要警告。但他的明白却使我们有点糊涂,因为禁毒如果没有彻底,生气也便无从焕发,贪污如果不曾减少,那么,精神愈是勃勃,在长期受着剥削的老百姓们看来,也就愈觉可怕了。然而他偏又称颂。

这实在很难解。

但我们是真有这样难解的国情的。不成问题的往往成了问题,绝端对立的却又能并行不悖,吸鸦片可以“生气焕发”,贪污而至于“精神勃勃”,据说也能够“予中国以莫大之希望”。我们有着这样的国情。

于是艾迪博士就大受欢迎了。他给老百姓们看他的警告,又给统治者看他的称颂,你说他矛盾吗?然而他是有名的博士,外国的。

一九三四年十月二日

原载:《唐弢杂文集•推背集》,三联书店,1984年出版
收藏文章

阅读数[4760]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