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关于《狸猫换太子》

唐弢

一提起民众艺术,便有人想到《狸猫换太子》,在目前,这是很自然的。被排到二十几本的这出戏,近七八年来,单就上海一处,几乎每天有人在演唱,而且看客总是出乎意外的多,可见它是怎样打动了小市民的心了。

在乡村,戏是不大做的。倘遇《狸猫换太子》,那就人山人海,特别受欢迎。

《狸猫换太子》所以能够卖座,能够号召,据某先生的“发现”,是因为这出戏的“构成份子”是“善和恶的斗争”,而这“正是最足以诉诸于民众的感情”的缘故。随后他说:

“中国人素来最不肯放松君子和小人之分界,我起初还以为仅仅限于士大夫阶级,现在却感悟到一般小市民和劳动者也都有着这种成见。因此,为原始的正义观扬眉吐气的《狸猫换太子》剧本,便刚巧在这种成见上建立了它的地位了。”

把君子和小人来代替善和恶,是很不切当的。而所谓“原始的正义观’’也实在并非君子的产物。小市民和劳动者知道有是非,也知道有善恶,那是一点不错的。然而并不曾有过什么“君子和小人的成见”,倒也是事实。

小市民和劳动者相信“善”,却不相信“君子”;痛恨“恶”,却不痛恨“小人”。因为君子未必不恶,而小人却也有好的。他们肚里比谁都明白。

即使所说的是善恶吧,也未必便是《狸猫换太子》所以受欢迎的原因。凡是戏,大概总包含一些“善和恶的斗争”的,有奸臣也有忠臣,有强盗也有侠客,有良民也有贪官污吏。然而能够卖座或号召的,却只是《狸猫换太子》。可见善恶的斗争,不一定能够建立一出戏的地位,而《狸猫换太子》所以受欢迎,是另有原因的。

要寻求这原因,我以为最好常到茶馆里去坐坐,那儿有小市民,有劳动者,他们并不是专为喝茶,也来谈谈闲事,听听说书的。上海几家有名的书场,每天所说的,不是《双珠凤》,便是《三笑姻缘》,这些书的听客,是姨太太,小白脸;连说书先生也是天字第一号的苏州哥儿,文绉绉的。但在茶馆里,那就不同了,《双珠凤》和《三笑姻缘》并没有地位,小市民和劳动者所要听的,是《水浒传》、《七侠五义》、《包公案》一类。前一种书里人物的出处、性格,和他们很相近,听起来自然极起劲;后两种里也有一个使他们忘不了的人物,那就是龙图阁大学士包拯。

所谓龙图阁大学士包拯,是一向被叫做“包青天”的。他的所以受平民爱戴,并不是仅仅因为他是忠臣,是好人,是善士,而实在因为他不怕大官,不欺平民,所谓“铁面无私”。平民是喜欢这一种硬骨头的,何况这硬骨头的所以硬,多少有点为着他们这一群。

被编成京剧的《狸猫换太子》,主角也是“包青天”,这就可见这出戏所以受小市民和劳动者欢迎的缘故了。中状元,招驸马,穿短衣裳的工人和小伙计,自知是没有份的,却也希望在“纱帽蟒袍”堆里找到一些同情。在这点上,《狸猫换太子》有使他们满意的地方。包公打銮驾,不怕权势;亲顾破窑,不摆架子;铡斩胞侄,(后来才发现是冒充的,)不徇私情;平民所喜欢的是这一套。而况还有南侠北侠的穿插,那也是不怕大官,不欺平民的。

如果《狸猫换太子》也有地位的话,那么,它是建立在这上面。

但也并不是健全的建立。

《狸猫换太子》所教给小市民和劳动者的,是依赖、懦弱、屈服和定命论。

使小市民和劳动者奔向演唱着《狸猫换太子》的戏场,那并不是该戏编者小达子的成功,而是十几年来主持新剧和电影者的失败。这好比,现在还有人提倡文言文,并不是文言文的完善,而是“五四”以来白话文有缺点,应加改正。但这是有待于大家的努力的。眼红红地看着文言文的猖獗,《狸猫换太子》卖座的兴隆,在小达子、汪懋祖等的头上加几个“伟大”“伟大”,这光景,未免近于无聊。

民众艺术的提倡者,应该准确地明白《狸猫换太子》所以得到广大观众的缘故,然后再加以整理,分析,改删,创造。

我希望而且相信,这并不是“高调”。

一九三四年八月二十七日

原载:《唐弢杂文集•推背集》,三联书店,1984年出版
收藏文章

阅读数[5064]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