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今与昔

唐弢

生物在进化,人类是由猿猴的亲族而转变到现在这样了。岩石记录中罗列着生物的遗迹,从人猿到曙人,到海德尔堡人,到罗地西亚人,到尼安得塔尔人,到真人,这其问的演变,也许是连续的,也许并没有直接的关系。史密斯教授(Prof.G.E11iot smith)曾经拟过一张图,把上述的人种比树干,以为是同根异枝的。每一个人种的产生有迟早,时间有久暂,好比桠枝有高低,有短长,看来很切合,然而却还是一种试验。

不过这试验,是比较可靠的。因为有着页岩、石版岩、石灰岩、砂岩等等的证明。时间不断地流去,一切历史的遗物和遗迹,隐示着人类的演变。

然而现在的绅士们,有几个肯承认是猴子的子孙呢?漫画家为便于比喻起见,把英雄画作狼,把绅士画作牛,原是无甚恶意的,然而犯了忌。因为这好象诋他们无行,骂他们野蛮,绅士们是看不起禽兽的,虽然骨子里更无行,更野蛮。

猴子也是禽兽之一,它是绅士们的祖宗。

这可见时间的威力了,禽兽被装成绅士,野蛮被装成文明;“名缰利锁”,“歌舞喧阗”,使他们忘记了山溪的本性;使他们板着面孔说:“达尔文,只有你才是猴子的子孙!”

今与昔已经有了这样的差异。

据说这中间经历了十万年,历史既已悠久得惊人,绅士们也大可放心了。中国古史上不是有个韦庄吗?他在穷愁落拓的时候,做过一首《秦妇吟》,可是一经显达,非但不肯承认,而且想设法毁灭人家的钞本了。但时隔不久,当日人们的心里,是明白的。

虽在同一个人身上,可是今与昔,依旧有着这样的差异。

“觉今是而昨非”,因而“不惜以今日之我,去反对昔日之我”,这精神是不错的。倘有人要试验,我可以送他一块“大义灭亲”的匾额。但糟糕的是并没有看清是非,今天赞成,明天反对,胸中毫无主意,仅仅为时势而旋转。这见解,和不肯承认是猴子的子孙的绅士们,不相上下。

然而,猴子终究是绅士们的祖宗。

一九三四年八月五日

原载:《唐弢杂文集•推背集》,三联书店,1984年出版
收藏文章

阅读数[4545]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