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老话

唐弢

中国是很多预言的,《推背图》、《烧饼歌》之外,每当乱离,在从前有童谣,到如今有贴在电线木上的纸条儿。其措辞命意虽不一样,但费解的程度,却大都差不多。

预言的费解,似乎是因为天机不能泄漏,其实并不然的。一来是要扮演得象天机;二呢,是替自己留退路,准备好“脱身之计”。因为预言终究是预言,谁也保不定真的会灵验,所以只有含混,模糊,隐约,或人日:“中国若不迎头赶上去,十年内必亡国。”现在是:中国既不曾“迎头赶上去”,然而也到底还没有“亡国”。

那么,是这预言错了吗?不,毛病是在太肯定。这证明“或人”并不是预言家。

据说当秦始皇的时候,有人在孔子墓壁里,发现了类似预言的东西,说道:“秦始皇,何强梁!开吾户,据吾床;饮吾酒,唾吾浆;飨吾钵,以为粮;张吾弓,射东墙。前至沙丘当必亡。”如果这真是仲尼的手笔,或者是别人的,而写在始皇东巡以前,甚至在秦得天下以前,那么,这是预言,而且言中了的。但究竟是不是写在秦得天下或始皇东巡以前呢?这,但看他历数惨劫,毫不模糊,末后还这么“必”了一下,泄尽天机,大背含混隐约的信条,可见并非先知的预言,倒是始皇死后,那些曾经身受苛暴者的老话吧!

但老话为什么托做预言呢?这却有待于发掘。

说是发掘,索性自己来动手吧。二世嗣位,秦室未亡,这时候,骂固然想骂,但如果仿效英雄行径,大书“骂人者,×××也。”却的确有点不敢,于是只好借死人出气。加以腐儒附会,把仲尼当做“万能博士”,除了提倡王道,捧捧国君屁股外,居然还会刻算阴阳,来一个“预卜先知”。有了这二层,老话就套上了一件预言的外衣。

其实呢,即使不套外衣,老话也还可以当作预言的。就如上述刻在仲尼墓壁里的句子,只要把“秦始皇”“沙丘”等字铲去,剩余的句子,就将预言着每一个黑暗时代君王的淫威与命运,千准万确的。

但是,预言的范围当然不只这些,老话的应用也实在大得很。譬如现在吧,说明年还有“匪”要剿,还有人因“悲愤国事”而自杀,还有警士的枪弹要“自行出膛”,这些是老话,然而也将成为最准确的预言。

等到老话不再成为准确的预言时,中国大概有救了吧!

然而这可并不是老话。

一九三四年七月二日

原载:《唐弢杂文集•推背集》,三联书店,1984年出版
收藏文章

阅读数[6172]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