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杂谈读书

唐弢

《新语林》半月刊将出版,懋庸兄要我写一点,只要有话可说,能说,我是很高兴写一点的。

日来读了几本自己不喜欢读的书,结果一无所得。因此想到读书这问题,也实在值得讲究,何况《申报·读书问答》栏里,还有人在问怎么可以免做书呆子呢!

从前,读书的目的是要会写文章,会在经义里兜圈子,翻觔斗,但绝对不许跳出这范围。萤窗十年的工夫,大都是用在“正反虚实浅深扇合”的上面。论政事必举孔、孟,有所写作也总不离廊庙。肚子里装满“歌颂”圣明的大文章,于是就“不知马之几足”了。

“宰相须用读书人”的时代一过去,八股文接着就走上了末路。类似“不知马之几足”的学者也知道要务实学,看《科学原理》,把《天演论》、《地动说》一类的书籍放在案头了。这在读书界是一个大转变。虽然靠游词起家,因谀文升官的,还大有人在,然而这只是乘在浪头里的小鱼,转变却终于是转变。

随后几年,读书界又有了新觉悟,这回是要推开书本讲实行了。现象自然是好的,但也有一些怕用苦功的壮士,乘间把书本抛进毛坑去,却没法包括在好现象的里面。

不过这也是乘乘浪头的,转变却依旧是转变。

最近的新发明是:“读书不忘救国,救国不忘读书”,或“读书即是救国,救国即是读书”,除此以外,关连到读书的问题是很少的,有,怕只有要免做书呆子吧!书呆子知道不能再做书呆子,这问题的复杂,是远过于可以救国的“读书”的。然而大家都淡然。

裴中立云:“吾辈但可令文种勿绝。”黄山谷也说:“士大夫子弟不可令读书种子断绝。”从唐、宋迄今,读书种子之幸而不曾断绝,是应该归功于恪遵裴、黄遗训的士大夫的。贵族化的教育,地产似的书价,今日而欲使读书种子不断绝,这责任,也还在士大夫身上。

然而士大夫子弟的读书种子,对于大众的关系,也和书呆子差不了多少。书呆子知道不能再呆下去,士大夫子弟又将如何?

让我等着事实的回答。

一九三四年五月二十八日

原载:《唐弢杂文集•推背集》,三联书店,1984年出版
收藏文章

阅读数[6329]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