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从江湖到洋场

唐弢

江湖是隐士豪客的出处。

鼎革以后,一般遗老遗少,明知大势已去,不能再替主子尽力,于是附庸风雅,相率做起隐士来。今天写几首诗,明天填一阕词,养笼鸟,种盆花,这个是“烟霞旧侣”,那个是“江湖散人”。便是二十几岁小伙子,只要哼得上几句,也便“道人”“居士”,亲加诰封;好象一辈子要和烟水为伍,其实只是闹市寓公,洋场阔少,连一点江湖气息都没有的。

然而谁敢说这些不是隐士!

其实,如今不但隐士要遁迹洋场,便是豪客,也还要脱离江湖的。上海就有许多替人代抱不平的“英雄”。如果乡下有甚么姑娘羡慕都市繁华,独个儿到上海来,就有“仗义疏财”的豪客们,自愿出来陪着看戏,吃点心,开栈房,最后还得来一下“千里送蛾眉”,一送就送进火坑去。

万一家里派人来寻,那就更好。于是又有一批豪客挺身而出,帮着分头去找;照例总是找着的,但不能见面,先得使用些银钱。等到钱一到手,于是推托几句,好象是“功败垂成”,再不然便“鸿飞冥冥”。

但也未必飞到江湖上去。

捉奸,打诨,寻隙头,讲吃茶,也总有这些洋场豪客们的份。

洋场自然是热闹了。隐士豪客以外,看相、算命、变戏法、卖街拳、玩西洋镜,早已应有尽有。从前是走江湖,现在是坐洋场。

这里好象要安适得多,江湖大概是冷落了吧!

一九三三年十二月三十日

原载:《唐弢杂文集•推背集》,三联书店,1984年出版
收藏文章

阅读数[5087]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