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文学中的刺激性

唐弢

有一位先生要写“漫话”,第一个便把我来开刀。他说:“周作人先生的所以会引起唐先生的不满,也许是为了周先生不肯说诳。”这句话的目的是在诬陷我也需要说诳。但他还故意把刀尖弯了一下,说我的不满是为了周作人先生,则是居心挑拨。

其实关于我个人的,也真可以不必“大惊小怪”,而问题就在于不只我个人。这回是把刺激当做说诳而痛诋之了,于是乎,我又得“大惊小怪”。

“刺激”二字出现在漫话家笔下的时候,如果不作另解,那么我说,一切的文学都有刺激性的。即使是描写最平凡人的最平凡生活,只要细心去读,便会找出他的特点,发觉和自己生活有不同的地方而有所感触。这种感触从那里来的呢?日:来自“刺激”。

使人看了以后而一无感触,看了等于不看,这还能算是文学吗?

即就周作人先生而论(不作我对他满或不满解),他的笔底也是富于刺激性的。他惯从细小的事情里写出社会的矛盾,他惯从日用的东西里写出今昔盛衰之感,他常把这些来刺激读者,如果刺激即是说诳,那么周先生不也说诳了吗?

然而据说他又是并不说诳的。

文学之有刺激性,不自今日始,也不自中国始。人们把生活思想搬到文字上来的时候,刺激也就随着存在了。如果要否认刺激,除非把文学完全推翻。

至于写些雪白的大腿,颤动的乳峰,骗几个钱来造洋房,是则不善用其刺激,斯流于麻醉,流于说诳欺骗,为害青年,而刺激不与也。

世乃有为人圆“诳”,而提倡没有刺激的文学者,我怎得不“奇怪”?

一九三三年十一月十八日

原载:《唐弢杂文集•推背集》,三联书店,1984年出版
收藏文章

阅读数[5165]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