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学者风采

鬼趣图

唐弢

清人罗两峰有几幅《鬼趣图》,慕名已久,可是无从得见。去年沪战以后,偶从旧书店里买得两册文明书局玻璃版本,为顺德辛氏芋花盒所藏,才知坊间已有印行。

画共八帧,也许是因为绢本的缘故,除了第二第三第八帧外,其余都很模糊。诗文题识,乾嘉以后,代有名手,多到八十余人。大都借题发挥,牢骚多端,颇合我这个“也被揶擒半世来”者的脾胃。

全集第一帧,在模糊里辨认得出的,是两个面目狰狞的半身鬼,站在黑雾浓烟里。有始无终,原是鬼国惯例,至于放些空气掩住马脚,也似乎不足为奇。张问陶旬云:“莫骇泥犁多变相,须怜鬼国少完人。”这种说法,至少在我看来,还是有些绅士们所谓“存心忠厚”之意的。

第二帧画一个赢奴,跟在胖主人后面,赤身跣足,戴了顶缀着残缨的破帽,使出腐儒摇摆的架子,仿佛在暮夜奔走。“冠狗随人空跳舞”,便是在夜台,也还忘不了施展钻营的伎俩。

除了一男一女外,第三帧里还有个白衣无常,宽袖高帽,拿着扇子和雨伞,与《玉历钞本》所画的颇有出入。第四帧里看得清的,是一个拿着藜杖,状如弥勒佛然而却哭丧着脸的矮胖子。蒋士铨七古开篇云:“侏儒饱死肥而俗,身是行尸魂走肉。”看来这位矮先生,生前惯做歌颂圣德的妙文,和三角式的肉感小说,颇曾发过一番财的。

第五帧是一个瘦长的鬼物,在云端里奔驰,头发披散得象“大师”“艺术家”之流。这个鬼物既能上达天听,要不是诡计多端,想必终有些吹牛拍马的秘诀。第六帧是一个头大过身的怪鬼,吓跑了两个鬼子鬼孙。第七帧只看得清一顶伞和几个鬼头。第八帧在全书里最清楚,是两个骷髅。在枯木乱石,蔓草荒烟里对语。张问陶题旬云:“对面不知人有骨,到死方信鬼无皮。”如果拿来移赠当今的无耻文人,却是绝妙好联!

这八帧画的含义,和这个社会实在太稔熟了。古人以为画人难于画鬼,所以颇有人替两峰担忧,原因是:“却愁他日生天去,鬼向先生乞画人。”其实这也并不是难以解决的问题,两峰只要带着这八帧画去见鬼,同时告诉他们说:

“这便是人!”

一九三三年八月二十三日

原载:《唐弢杂文集•推背集》,三联书店,1984年出版
收藏文章

阅读数[4433]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