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农民的娱乐

唐弢

故乡人来,谈起农村的近况,先是一声长叹,接着满口牢骚,据说连可以寻些快乐的事情也没有了。

前几年,遇到收成较好,演几场戏,赛一次会,用来舒舒精神,畅畅胸怀,也还常有的。而且每次总是人山人海,争着看热闹。似乎用自己的汗血,来悦自己的耳目,比较更为有味。

赛会和演戏,终于也有人来干涉了。干涉的原因,在先听说是要破除迷信,但每次会场或戏场上,比菩萨更多的是人,比菩萨更懂快乐的也是人,大概到了干涉者的眼里,这些人都变了菩萨,演戏赛会给他们看就近乎迷信,非加以阻遏不可吧!

近年凭空来了个国难,原因也就随着改变了。除了可以救国的跳舞外,苟属娱乐,都该废止。然而这“都该”二字,到如今业已证明,是只对乡僻农村而言的。

从前吾乡还有举行龙灯会一类的勾当,一来是点缀升平,二来是表示“与民同乐”。现在却因为国难方殷,大人先生们忧心未已,虽是乡僻的农民,也得哭丧着脸了。

但不久以前据说又可以通融了,这大概是官办或商办的。名目是宣传什么救国,门票小洋二角,而所演的戏呢,则大都是《刁刘氏》、《杀子报》之类。

可惜生意并不怎样兴隆。

被干涉之后,接着又要门票小洋二角,农民们寂寞的心里,再也不会想到什么娱乐了。

一九三三年十一月一日

原载:《唐弢杂文集•推背集》,三联书店,1984年出版
收藏文章

阅读数[5985]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