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关于建设新村

唐弢

近几年来,受着社会不安定的影响,人们都想逃避现实,崇奉自杀的以为一了百了,皈依佛法的也总把万事看成镜花水月。即使不是全无道理,但独善其身的结果,对于不安定非但无所补救,只有间接助其增长而已。

在这种消极的情形下,居然有一个努力于建设新村的团体出现,那是可喜的。

自从“五四”以后,旧的社会组织,已经不适合于一般需要。文艺界持其初步理想,对于建设新村,鼓吹不遗余力。这种理想表现到小说里的,也已数见不鲜。这几年,有好多从海外回来的知识阶级,到过新兴国的乡村,度过新鲜活泼的生活,一旦回到这二千年来轻易不曾改变的环境里,枯燥吵杂,沉闷落后,驱使他们走上要求改革的路途,在草草的经营下,新村的计划便付诸实践了。

然而紧接着这实践的,依旧是枯燥吵杂、沉闷落后的一片,他们是失败了。

失败的原因,除了中国政治不上轨道,永远给予社会改造者以莫大痛苦外,第二个缘故,则是内部组织的不完善:太多幻想,不合实际。

后人是没有重踏这个覆辙的理由的。

谁都知道,能够建设在大众心上的,才是健全的事业。而今日中自的大众,是劳苦的贫民。第一步急需改造的,是亭子间,阁楼,草棚,茅舍的生活。建设新村,应该从这一个阶级着手。至于拥有几万现款的小资产阶级,虽然能够造几幢新洋房,组一个新村庄,然而曾几何时,一切又随着他们的灵魂同趋没落了。

何况新村的计划不该是逃避,不能存丝毫世外桃源的妄想。新村的住户所过的不该是安闲享乐的日子,而是在同一目标下,在同一步伐下,更积极地和人生奋斗的日子。

一切舒齐美满的号召,在这里是多余的。

武者小路实笃说得好:“新村的目的是在营人的生活,走人的正路,解去衣食住的忧虑,发扬人的光荣,确立对于人的信仰。”这里所谓“人”,是应有正确的新的意义的。

所以,新村的责任,在使这个世界上没有非人的生活。非人的行为,非人的思想;新村的责任是前进,不是后退。

我不禁要问:在目前的中国,这做得到吗?

一九三三年十月十五日

原载:《唐弢杂文集•推背集》,三联书店,1984年出版
收藏文章

阅读数[4602]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