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偶感二章

唐弢

(一)传记文学


前几天,看到郁达夫先生的《传记文学》,不能无感,写出来,以求教于几位正在写自传和评传的专家。

郁先生对于目前文坛没有较好的传记出现,颇以为憾,其实这是当然的事。传记所需要的是透彻的全部的事迹,冷静的旁观的头脑,所以特别适宜于身后。

新文学流行到现在,充其量不过十几年工夫。那些首创的学者,大都健在,而且有的正在转变方向,从新打起精神做人。早先讥讽指谪,现在歌颂拥戴;早先舍大道而不由,现在走上了康庄大道,由异端变成正端;将来是否尚有变化,便是刘伯温再世,也难预料。如果这时候便去替他们写传作记,抹煞了前因后果,这就有点使人不大放心。

至于近来市上流行的传记,大都是那里人,有几个兄弟,每餐吃几碗饭,鼻子是否生在两眼中间等等。此外也就毫无生气,完全一样:进得山门来,抬头一望,个个都是菩萨面孔。

本来,拉上几个朋友,互相吹捧,或者把名家捧得高一些,自己借此进身,这便是许多评传的由来。万一没有人代写评传,或者评传里说的不利于己,于是挺笔而起,雄纠纠的,亲自来吹一下,这就是自传。

朋友们怕伤交情,无名作家想拉关系,自己则是乘间吹吹,都是因为人还活着的关系。

所以,要有真正好的传记出现,看起来,只得巴望局面稳定,也就是那些善变的名家早些盖棺论定。

(二)斯文丧尽

据说从十月一日起,各省市政府的公文,都要采用新式标点了,便是律师撰状和法院判决书,也要改用白话;这一来,在存心世道之士的笔底,不免又要多了一些呜呼文章。

这真是没有办法的事,“天之将丧斯文也”,这真是没有办法的事!

从“五四”到现在,国货八股连跌带爬,紧紧的跟在新文学后面,已经心力交瘁,奄奄欲绝了。可是今年毕竟是一个可纪念的年头,“贤圣之君六七作”,既有人主张读经,又有人提倡复古;政余多暇,结社吟诗,文治盛世,仿佛如此。一般儒门之后,莫不额手称庆,以为先圣之道学,将复见于今日。

不料时隔不久,“的了呢么”的新文学竟然当选了。这一个倒栽筋斗,直跌得叫苦连天。

于是乎:“呜呼,斯文丧尽矣!”

一九三三年九月十九日

原载:《唐弢杂文集•推背集》,三联书店,1984年出版
收藏文章

阅读数[4553]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