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谈狐仙

唐弢

我忝生在中国,耳朵里听惯了狐仙的事迹,而且也确曾碰见过几只类似传说的狐仙。因此肚子里有些疙瘩,万一不吐,怕会害上忧郁病,跳进黄浦江去,有负“爱惜民命”者在江边钉立木牌的盛意。

但我所知道的终究有限。据说狐是狡猾的东西,种类甚繁,大别为二,即是华狐和洋狐。洋狐不一定是仙,虽然《伊索寓言》里的狐也会讲话,但这明明是寓言,是假托。华狐则不然,在中国,没有狐则已,一有狐,那就非仙不可!

狐仙的形成,由于苦心修炼的很少,大都是取法采补:化成油头滑脑的“洵美且都”的小白脸,身上洒些外国香水,掩去一身狐臭,再用国产宫粉把脸皮搽得厚厚的,尾巴藏在裤裆里,放出种种媚态,专向一般入世未深,青春的活力正在奔腾的贞男和处女进攻。为着在自己名下添一个仙字,不惜把青年们强奸得面黄肌瘦,形消骨立,终至一命呜呼,这便是狐仙的伎俩。

有些不肯相信狐仙的硬汉子,就往往受它的捉弄。它不顾事实,高兴玩就玩。放火烧去人家的眉毛,把马桶套在人家的头上等等,总之,幸灾乐祸,卑鄙龌龊,惟有它干得最巧妙。

附庸风雅,哼几句“我爱你爱”的肉麻诗,也是它的拿手,要是你明明白白的指出它不通,它就会恼羞成怒,老远的飞一块砖瓦过来,打得你头破血流。

仙人本来是六根清静的,但狐仙却喜欢挤在人丛里捣乱,一直到被人们捉住了尾巴。

这便是狐仙,由狡猾的狐狸变成的狐仙!

一九三三年八月二十八日

原载:《唐弢杂文集•推背集》,三联书店,1984年出版
收藏文章

阅读数[5441]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