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怀乡病

唐弢

人们到了不如意的时候,下意识地会想起他所亲的人,所爱的事物来。沙漠的旅行者渴望着水草,海行的人渴望着陆原,同样地,在旅邸凄清,百无聊赖的当儿,会想起故乡,生起怀乡病来。

我从十二岁上离开家乡,到现在快近十年了。其间饱经忧患,差幸童心没有改变,有时依旧要讲几句呆头呆脑,为大人先生们所不喜欢的傻话。

最近几年,周遭所接触的社会渐渐大起来,阴险暴戾的印象刺得我胸口作痛。我没有畏缩和后退的心思,我准备好血肉的躯干,来承受时代的艰巨。但每当午夜梦回,想起故园的一切,我迷懵了!这是怀乡病。

岂明老人说他对于故乡的情分,是因为“钓于斯游于斯”的关系。在故乡虽然也有许多事使我依恋,但我可没有“不如归去,科头箕踞,高枕看山色”的念头。我的所以生怀乡病,实在有些和李尊客《貂裘换酒》写京邸被酒的心情差不多。他的词是:

“作计吾归矣!算长安衣冠物望,如斯而已。扰扰一群乌白颈,妄语便为名士。只君辈姓名难记;但觉逢人都不识,更天涯何处寻知己?我与我,周旋耳。 此间无地堪沈醉。便当年虎贲驺卒,至今余几?柴棘胸中三斗许,触处即生芒刺;总事事不如人意。绛灌无文隋陆武,要何如铜雀台前伎。谁健者,令公喜?”

逆境固然可以处置,暴力也还可以抵抗,只有白颈乌的丑态令人难受!雷公老爷打妖怪,打到粪坑里,终也不能不掩鼻而走吧!

至于说逢人都不识,那更是事实。都市里所有的,全是些陌生人。举动,言语,行为,全不是我能了解的。他们笑,笑我所并不以为可笑的事情;他们骂,骂我所并不以为可骂的人。要是把住时代的是他们,那么,我是背着时代在跑。

我倦于看这种丑态了。我需要真纯朴质的乡村生活来调节我的口味,洗去我满身的腥羶!

我生着怀乡病。

一九三三年八月五日

原载:《唐弢杂文集•推背集》,三联书店,1984年出版
收藏文章

阅读数[4757]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