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堕民

唐弢

浙东有一种被人轻视的民族,他们的声音笑貌,完全和当地居民一样;可是两者中间,却深深地隔着一条鸿沟。

他们叫做堕民。据《堕民猥编》所载,说是宋将焦光瓒的部落,因为背宋降金,为时人所不齿。明太祖定户籍的时候,匾其门日“丐户”。七百余年来,他们就在悲苦和被人轻蔑的环境下过日子。

清朝雍正的时候,诏许堕民自新,但似乎没有甚么效果。北伐成功,也有解放堕民运动,可是解放以后的生计问题却没有人计及,要享受自由就得挨饿,堕民对于这番盛意,还是不敢领情。

堕民和居民不通婚姻。除因职业关系偶尔接触外,在平素,他们另有自己的世界。

乡村的小市镇上,随处都有堕民开设的理发店。当我居乡的时候,每三星期终得去光顾一次。他们理发的手艺并不高妙,可是两只耳朵却扫得好,据说这是“支那”人的绝技,但上海理发匠决没有他们扫得俐落,轻快。

在婚丧宴会上服侍的人,叫做“值筵”,也是堕民副业的一种。他们手段灵敏,态度谦卑;丧事上祭的时候,每献一道祭菜,就有一个姿势,动作非常纯熟。看惯上海酒菜馆里侍者的人们,也许会觉得浙东的“值筵”有些殷勤小心得过份吧!

此外抬轿和吹打,也各有其艺术。至于妇女职业在堕民中间的发达,更非都市里“现代小姐”所能梦想,她们完全象男人一样,替妇孺们担任修面一类的工作,她们不用别的工具,只是一条棉纱线,用手和嘴牵住,缓缓地,象削草机一般在面上擦过,又简单,又爽利,真够原始艺术的意味。她们的消息很灵通,婚丧大事终瞒不过。进门照例是一大篇吉利话,领赏的时候,更要作无餍的唠叨,后者是“绅士先生”们最痛恶的,可是在她们面前,却也不好意思板起面孔。

辱国者的子孙做堕民,卖国的汉奸如果有子孙的话,至少也将是一种堕民吧,堕民在中国恐将“世代绵绵”的传下去了。

一九三三年六月二十九日

原载:《唐弢杂文集•推背集》,三联书店,1984年出版
收藏文章

阅读数[7149]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