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莫斯科的市场

唐弢

在我们文艺作品里很少关于苏联商品市场的报道,我的同行都不喜欢这一门。有一次,一个作家和我谈到红场四周的环境,我告诉他,在克里姆林宫城墙的对面,朝着庄严的列宁、斯大林的陵墓,就是莫斯科国营百货公司的大楼。这位作家睁大了眼睛,抱着惊奇的神情反问道。

“是这样吗?”

仿佛这是一件很难令人相信的事情。

我了解我的这个同行的意思。在他想来,这里应该是一个革命博物馆,或者是一个文化机关,至少也得是政府的办公大楼,现在却安上一个百货公司,使这块神圣的场地染上了商业气味,看过去很碍眼,听起来自然也不免有点刺耳。他是用资本主义的眼光来看待苏联的市场的,不知道百货公司在这个国度里实际上已经起了本质的变化,它的忙碌的营业说明了人民生活的丰裕,标志着社会主义社会的繁荣与幸福。

多么具体的事实呵!每次当我走过红场,面对着百货公司门前潮水一样人群的时候,我的心里总是想:三十八年英勇斗争的收获摆在眼前,这是革命的果实。我仿佛看到了静静地躺着的列宁、斯大林脸上的微笑。

苏联人民的生活到处鼓舞着我,即使在商品市场里也并不例外。

莫斯科有许多百货公司。除了街道两旁一排排商店以外,还有一种由各类不同的铺子组合起来的商场,这是另一种形式的百货公司,离我们旅馆不远就有一个“彼特罗夫基市场”,代表团团员习惯地戏呼它为“东安市场”,我们逛过“市场”,也参观了好几个百货公司。

人们川流不息地走动着,挑选着自己需要的东西。妇女们在剪购各种色彩的花布,或者站在试衣镜前,试着不同形式的帽子,青年工人三五成群地拥在五金柜前,议论着一种新出品的自行车,服务员耐心地为他们解释新车的性能,另一个柜子前面排着很长的队伍,人们接到了通知,三个月前预订的新式收音机已经到货,正在那里挨着次序付款领取,每张脸孔流露出满意的喜悦,说明他们对日益提高的文化生活的感受。

为了进一步了解我们看到的一切,五月二十三日,我们去访问了莫斯科市苏维埃副主席列昂诺夫。

谈话是从商品的供应开始的。我们都有这样的印象;在莫斯科,各个铺子出售的同一性质的货品,往往具备不同的形式和花样。如果人们在这个百货公司里买到一种新式收音机,他在别一个商店里可以买到另一种,一个做父亲的不满意街头铺子里的玩具,在“商场”里可能会有他认为适合于自己孩子的东西。这个问题引起了我们很大的兴趣。

“每个工厂的出品必须保持自己的特色。”市苏维埃副主席精神焕发地说, “但也有别的原因,譬如,货品的来源不一。为了满足居民日益增长的物质需要,除去强大的共和国国营工业不算,莫斯科还有地方国营工业和合作社工业两个系统,保证着全市的供应。”

副主席顿了一下,又马上接下去说,

“地方国营工业和共和国国营工业的分工,主要以品种为根据,凡是原料具有地方性的,产品属于当地居民需要的,就划归地方国营。在市苏维埃地方工业局领导下,莫斯科全市有二百二十五个地方国营工业企业,分属于裁缝、纺织,鞋着、家具、杂具、金属加工、化学、塑料、玩具、帽子、文具纸张、乐器等十五个托辣斯,拥有七万多个工人,从包谷播种机一直到衣服上的扣子,都能够生产,工业生产合作总社领导了三百三十个合作社工业,分属于纺织、化学、金属加工、家具、裁缝、皮革及皮革品修理、衣服修理,建筑、生活服务、商业等十五个联盟,社员有十二万人。此外,还有一个生活服务局,专门掌握各机关的定货事务,直接管辖着一百二十个工厂和作坊。”

列昂诺夫扫了我们一眼,仿佛是在征询我们有没有问题,当他看到大家屏息倾听着的时候,又继续了自己的谈话。

“合作社工业是社员集体所有制,他们除了每月取得工资以外,年终结账时还有分红。合作社的盈余在纳税之后,以百分之二十五作为资金积累,余下的就在社员间分配。每一社员每年可以分得相当于一两个月工资的红利,工作成绩优良的,还要多一点。产品按照规定,绝大部分通过商业系统出售,只有百分之八左右在合作社门市部供应。可是,加上地方国营工业的产品,这个数量远远地不能满足居民的需要。如果连郊区算在内,莫斯科有八百万人口,人民的购买力很高,两个系统的全部产品只占市苏维埃商业总局贸易额百分之十五,其余的八十五,要依靠共和国国营工业供应。也有从别的地方调拨过来的货物。在莫斯科,你可以买到列宁格勒出品的铅笔,罗斯托夫的钢琴,撒马尔罕的丝织品,也有来自埃里温的葡萄酒。你们到过那个地方,一定知道苏联人民怎样欢迎这种品质优良的好酒。”

副主席笑了。接着他谈到商业部门的工作。

“生产部门和商业部门紧密地联系着,他们合作得很好。莫斯科的商业总局领导着六个部门:工业品、食品、通用品、水果蔬菜、市场管理,还有一个是运输。”

我们一面听,一面记入笔记簿。当列昂诺夫谈到“通用品”的时候,我对这个名词的含义不十分清楚,抬起头来望了他一眼。这位敏感的市苏维埃副主席在说完之后,主动地作了解释,

“通用品管理局的任务是管理饭馆、咖啡馆和小食堂,莫斯科有许多这类铺子。”

“那么市场管理局呢?”

“市场管理局管理着集体农庄市场,”列昂诺夫接下去说, “莫斯科全市有三十二个集体农庄市场。管理局并不干涉市场的价格,价格是由集体农庄自己规定的,当然,这不是一种主观的规定,它必然要受到产品供求律的节制。市场管理局掌管的只是他们的供应计划,譬如供应什么农产品,数量多少,什么时候供应。有些集体农庄有工业副产品,市场管理局也掌管它的品种和数量。至于运输局呢,……”

我认为运输局的任务很清楚,不需要什么说明,没有再去仔细倾听。脑海里这时涌进了一些别的事情,首先是这样的一点:我觉得苏联人很爱吃冰淇淋,即使在下雪的日子里,街头仍然有妇女推着白色的小车,出售汽水和冰淇淋,第二点是:贩卖书报杂志的特别多,在苏联,几乎所有的剧场、电影院、美术馆、饭店、旅馆的入口处,都有书摊,街道上也有书亭,经常拥满着顾客,还有,我在莫斯科街头也看到过擦皮鞋和卖鞋带的工人。这究竟属于哪一种职业,他们是不是小商小贩呢?这个疑问在我肚子里盘旋了很久,当列昂诺夫讲完运输局的任务之后,我便把问题提出来。

“他们是合作社工业和国营经济文化机关的工作人员。”市苏维埃副主席回答说: “擦皮鞋工人是皮革修理联盟的合作社员,贩卖书籍的属于文化部系统,出售汽水和冰淇淋的妇女,是冷藏库和食品公司的工作人员。莫斯科全市有两万多个这样的工人,不过他们领的并不是固定工资,而是手续费。手续费的多少按地区划分,有的地区很热闹,容易销售,手续费就低些,有的地区比较冷僻,销售得少,手续费就高些,一般是在百分之二到百分之三左右。如果平均计算起来,贩卖汽水和冰淇淋的妇女,每月的收入大概有八百个到一千个卢布。”

我们对这个数字感到吃惊。列昂诺夫继续说,

“她们的就业要经过市苏维埃主管部门严格的审查,并且经常接受这个部门的监督。所有的小摊都按照规划。你们知道,在莫斯科,国营商业贸易站有如星罗棋布,我们为什么还要在街头摆设这些小摊呢?一句话,是为了居民购买的方便。”

列昂诺夫的最后一句话说得特别响,从这里,我能够感染到一股为人民服务的热力,这是新的商业道德。市苏维埃副主席的谈话,不仅使我获得了这方面的知识,同时,也给了我一把钥匙,去开启社会主义社会商品市场的精神之门。我一面记,一面在心里想:

——对了!苏维埃政权下的工作都有一个灵魂,它的名字叫:共产主义!

一九五五年十一月二十七日追记

原载:《生命册上》
收藏文章

阅读数[5282]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