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新美学〈改写本〉》第一卷序

蔡仪

《新美学〈改写本〉》第一卷已整理定稿了。这是我长期想望要做而迟迟未能做,开始做来也迁延了四五年才得以完成的;虽说仍然担心其中还会有注意不到、考虑不周的地方,但是总算做完了一部分要做的工作,实现了一部分长期的愿望,因而还是叫我非常高兴的。

回想三十八年前《新美学》原书写成定稿时,也曾非常高兴过,所以原书的《序》一开始就说:“旧美学已完全暴露了它的矛盾,然而美学并不是不能成立的。因此我在相当困窘的情况下勉力写成了这本书。这是以新的方法建立的新的体系,对于美学的发展不会毫无寄与吧。”这些话就显然表现了自己毫不顾忌的高兴,不用说。这是高兴得太早了。在自己当时看来,现代西方美学的几种主要倾向,如思辨哲学的美学已经走到了它的穷途,而心理学的美学和艺术学的美学也不是找到了它的新路;从苏联1940年《在马克思主义旗帜下》发表敦尼克的美学论文[1]看来。它和西方艺术学派的倾向完全一样,实际上也是美学的否定。我就根据自己的粗浅的认识,试用唯物主义观点考察美学的基本理论问题,得到了一些初步的理解,形成了一些大体一致的论点。这是过去美学史上所没有的。并且私自认为美学若要成为科学的美学,必然是走唯物主义的道路。但是由于自己当时没有充分理会《新美学》原书还存在着不少的缺点和错误,二则根本没有想到人们对于唯物主义的看法竟然会如此的完全相反,我认为是唯物主义的美学论点,而有的批评者却说“《新美学》实际上是折衷德国唯心论各派美学的产物,从古典唯心论者到近代唯心论者。”并主张所谓“美是人的一种观念”,[2]且宣称这是根据“马克思列宁主义美学”一个又一个的基本原则提出来的。这样的所谓“马克思列宁主义美学”的基本原则,我何曾想到过呢?坦率地说,确是做梦也没有想到过的。

在这里我首先应该说,自己当时思想单纯,缺乏考虑,表现着“还未脱掉青年的稚气”。其次还应该说,正是由于这些意想不到的批评,使我对原书做了认真的检查,并打定主意改写全书。现在这一卷既改正了一些自己所能认识到的缺点和错误,也进一步阐述了自己认为尚须坚持的基本观点和主要论点,这就形成了改写的这一卷的现有面貌。因此,这些批评对我来说还是有好处的。

现在我虽然一方面也非常高兴,认为这一卷可以算是一本唯物主义的美学著作吧,但是另一方面也担心其中会有“注意不到、考虑不周的地方”,也就是说还会有缺点和错误。因此我诚恳地欢迎一切严正的批评。自然,我现在能够改写出这一卷并得以出版,首先要感谢党的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方针。我真诚地希望这一英明方针贯彻下去,使我国的文化学术得以无与伦比的繁荣昌盛。

当前全国人民响应党的号召,在努力建设社会主义的物质文明的同时,还要努力建设社会主义的精神文明,推进“五讲四美”运动,使人们的心灵得到美育,环境得到美化。我国高等院校的有关科系还要开设美学课程。当美学在全世界广大范围内陷入衰落和迷乱的时候,我们党和政府如此热烈地关心它、提倡它,这是我国美学得以发展的大好时机,而我作为一个美学工作者也应该奋力前进。现在虽然写出了这一卷,单就改写《新美学》整个要求来说,也还只是完成了较小的一部分。前面还有更多的工作要做,前途也定有更多的困难要遭遇,我只得勉力写下去。“东隅已逝,桑榆非晚”,一定勉力写下去。

还有重要的一点要说到,即我所说的“美学”,它的西文名称不是从来一般所谓的“Aesthetics”而是黑格尔曾一度拟称其“美学”讲义的“callistics”[3]这样才名实相符。黑格尔因为否认自然美,只论艺术美,终于放弃了这个名称。我是肯定自然美的。认为只有改用“callistics”这个名称,才是名正言顺的。关于这点在本卷《叙论》结尾时曾说明过,现在又在这里论到它,想让读者先能了解这点。

1983年2月20日


注释

[1]该文曾由焦敏之译成中文小册子出版,题为《马克思主义美学观》。

[2]《文艺报》,1953年第16期,第26页。

[3]“callisitics”系英文,德文为“kallistik”,源于希腊文“kallos”,义即“美”。

原载:《蔡仪文集》卷十,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
收藏文章

阅读数[5517]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