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西谛藏书与西谛书目

李葆华

西谛(1898——1958),是我国著名学者、闻名中外的藏书家郑振铎先生。他以毕生精力辛勤收藏中外文图书共达一万七千二百二十四部,九万四千四百四十一册,其中主要的、数量最多的是古籍文献的线装书。这在我国现代私人藏书家中屈指可数的。他在目录学领域也做过不少工作,为我们留下了宝贵的财富。

 

 

郑振铎先生热心搜求中国的古籍,考定各种珍贵的版本,这是他一生的特殊爱好。在搜求过程中,凡遇珍品,他不惜倾囊借资,定要收购到手,一方面是为了自己的研究之用,一方面也为了不至使一代国宝流落海外。他在谈到自己的藏书时曾说:“余聚书二十余载,所得近万种。搜访所至,近自沪洪,远逮巴黎、伦敦、爱丁堡。凡一书出,为余所欲得者,苟力所能及,无不竭力以赴之,必得及已。典衣节食不顾也。故常囊无一文,而积书盈室充栋,”(《劫中得书记》序)

纵观西谛藏书,除外文书及通行常见的新旧版图书外,其所藏古籍线装书的主要类别有历代诗文别集、总集、词集、戏曲、小说、弹词、宝卷、版画和各种社会经济史料等,范围十分广泛。先生收集古籍,与一般藏书家不同,并非出自猎奇,而是和他的研究工作分不开的。他藏书不尚古本、善本,唯以应用与稀见为主。我们知道,先生对中国文学史的研究成绩卓著,曾写了《插图本中国文学史》和《中国俗文学史》。因此西谛收藏的历代文学作品,从《诗经》、《楚辞》、各代作家别集和总集,到戏曲小说,应有尽有。其中宋、元、明、清各代刻版俱有,而以明、清版居多,手写本次之。

郑振铎对于历代文学作品,总是按照中国文学的发展过程,大力搜求的。他不但重视作家的别集,还特别强调总集和地方艺文类书籍所起的作用。他认为总集类书籍不但可以和各家别集相互比勘,而且还可从而看出各个历史时期文学流派的特色。除收藏汉魏六朝各家别集和唐代文学别集,他还兼收明清人选编的总集,并特别留意地方艺文类书籍,所收书中不少是长期被人们忽视的。

西谛收藏的明清人诗文集,数量也相当可观,而且大部分是僻书。他很早就开始收集唐宋以来词人的著作,其中元遗山编明嘉靖九峰书院刻本《中州乐府》字大如钱,镌刻于粗犷中寓质朴气息,与明代右村书屋兰格本《宋元明三十三家词》,是他词藏中的两朵奇葩。

郑振铎对戏曲、小说书籍的收集开始很早,在二十年代和三十年代,是很少有人注意及此的。而且他对散曲和俗曲的提倡搜集也是不遗余力的,对这些“不登大雅之堂”的书,西谛是提倡搜集和研究的第一人。

由于郑振铎侧重于研究戏曲,因此在西谛藏书中,戏曲书占的比重最大,尤其是明版插图本的戏曲,更是出色,其中珍本不在少数、如明刘龙田刻本《西厢记》、明万历玩虎轩刻本《琵琶记》及明代后期刻印的汤显祖《紫萧记》等,在西谛藏书中都有很少见的本子。他对清代戏曲的搜集,也是超越前人的。建国后,在先生的倡导和主持下,从五三年起,开始印行《古本戏曲丛刊》,共印出了四集,其中收入的很多书都是据西谛藏书影印的。这套丛书的刊行,为古典戏曲的发掘整理提供了宝贵的资料。

西谛对于散曲的搜集也非常努力。其所收嘉靖间刊本秦世雍的《秦词正讹》虽不全,也是难得罕见之书。因秦时雍所作曲,只见于明人选本,此为其曲集,西谛称之为未见之奇书。另有天一阁旧藏明抄本《张小山乐府》、嘉靖刊本杨廷和的《乐府余音》、嘉靖间杨慎的《陶情乐府》和嘉靖王九思的《碧山乐府》等,不但是很有名的,也是非常罕见的。

西谛所藏俗曲有徽州出现的明刻本冯梦龙选编《山歌》,这是中国俗曲宝藏中一个新奇的发现。他又从周氏言言斋发现华广生编选的《白雪遗音》,从中抄出了一些内容比较清新健康的作品,出版了《白雪遗音选》一书,为我国俗文学增添了光辉的篇章。

西谛很早就开始研究三言、二拍等平话体小说和三国志、水浒传、西游记、岳传等故事源流,历代小说成为西谛藏书中一个比较系统的专藏。其中明版《忠义水浒传》最负盛名。这部书基西谛先生费尽心力从一九三一年至一九五八年分三次购全的,历几十年而愿望终于实现。

西谛在青年时代就对宝卷、弹词和鼓词等讲唱文学发生了浓厚的兴趣。他曾经编了一个自藏的弹词目录,还编了宝卷和鼓词的目录。“一二八”松沪之役,这些书被炸毁了一部分。宝卷中有明抄彩绘本《目连救母出离地狱生天宝卷》和嘉靖本《茱师本愿功德宝卷》,都是流传最早的本子。弹词中名作尤多;流传在南方的吴语文学《三笑姻缘》、《玉蜻蜓》《珍珠塔》等,西谛都有藏本。这些以描写人物形象和性格见长的弹词,深受群众的欢迎。弹词女作家的作品中最有名的如清陶贞怀的《天雨花》、邱心如的《笔生花》等,对妇女所遭受的封建压迫,提出了强烈的控诉。这些民间艺人的文学创作,如果没有他的大力搜访和发掘,恐怕早就湮没无闻了。

西谛藏书的另一重点是版画。他对于历代版画书籍有丰富的收藏和深邃的研究,这反映了他学识和兴趣的广博。最初他只是注意搜集小说、戏曲中的插图,后来推广到画谱以及佛道经中的宗教画。他所收的精品多是流传极少的珍本。如明万历时由画家丁云鹏为徽州黄氏刻工提供画稿刻成的《程氏墨苑》,是明代版画中的杰作,西谛藏的一部彩色印本,非常少见。此外还有彩印的《花史》一书,和《墨苑》一样,代表了早期彩色版画面貌。他还藏有明崇贞胡正言编印的《十竹斋画谱》和《笺谱》,这是中国古代版画艺术中举世闻名的杰出作品。此外,清康熙时刻印的《芥子园画传》等也有十分精美的藏本。

西谛藏书中还有一部分政治经济史料书籍。如刘锡玄的《黔牍偶存》,是明万历末年统治阶级残酷镇压贵州少数民族农民起义的血泪记录。程任卿的《丝绢全书》,是反映明代上层统治者对徽州地区农民进行剥削压榨的宝贵文献。再如明崇贞朝《绪绅便览》、《北新商关税则例》、《闽海关则例》、《淮盐分类新编》等,都是研究我国政治经济史的珍贵资料。

郑振铎先牛一生节衣缩食、孜孜不倦地搜集古籍,保存了我国吉籍文献中的珍品。其中的甘苦是一言难尽的,如对脉望馆钞校本《古今杂剧》的搜求,即足资证明。

从前研究元剧的,多赖臧晋叔所存《元曲选》,其所选杂剧几百种。后西谛又发现了《元刊杂剧三十种》,这是黄荛圃藏,经王国维、罗振玉的发现而流传于世的。在这三十种里便有未见收於臧选及他选的元剧十七种。后经西谛先生苦心搜求,终于又发现了一个更大的元明杂剧的宝库,即脉望馆钞校本《古今杂剧》。这部书共收元、明杂剧二百四十二种,包括元关汉卿、王实甫、马志远,明贾仲名、朱有燉、杨文奎等著名戏曲家的作品和元明商代佚名作家的剧作多种,其中多半是未经流传的仅存之本。这部书虽因其财力不足,未能成为个人私藏,收得后终于成为国家财富,然郑振铎先生为此所付出的心力,却远远超过了他自己收藏的任何一种书。在收求《元明杂剧》过程中,西谛先生曾数日夜不寐。他在回忆求得《古今杂剧》后的兴奋心情时曾写道:“我在劫中所见、所得书,实实在在应该以这部《元明杂剧》最为重要,且也是我得书的最高峰。想想看,一时而得到了二百多种从未见到过的元、明二代的杂剧,这不该是一种‘发现’么?肯定的,是极重要的一个‘发现’。不仅在中国戏剧史和中国文李史的研究者们说来是一个极重要的消息,而且,在中国文学宝库里,或中国的历史文献资料里,也是一个大大的收获。”(《劫中得书记》新序)他又说:“这发见,在近五十年来,其重要歹恐怕是仅次于敦煌石室与西陲的汉简的出世的。”(《跋脉望馆钞校本古今杂剧》)当收得这部《古今杂剧》后虑及国宝外流的重大责任时,他说:“史在他邦,文归海外,奇耻大辱,百世莫涤。”(《劫中得书记》序)

收得《芥子园画传三集》时,他为此书作跋说:“收异书于兵荒马乱之世,守文献于秦火鲁壁之际,其责至重,却亦书生至乐之事也。”(《西谛题跋》)从中我们可以看到郑振铎先生以保护祖国文化遗产为已任而受到的煎熬,以及得书后的苦尽甘来、乐在其中之趣。

郑振铎先生的藏书,是他一生心血的结晶。一九五八年郑振铎先生在出国访问途中殉职。夫人君箴,根据其遗愿将全部藏书献给国家,经文化部转北京图书馆庋藏。这批藏书的古籍文献部分,后经北京图书馆编成《西谛书目》,于一九六三年由文物出版社出版。《西谛书目》凡六卷(其中一至五卷是书目,卷六为题跋),总计收书达七千七百四十种。西谛藏书的重点部分,尽在其中了。

 

 

郑振铎先生一生不仅专心志致地藏书,而且也喜欢整理书籍,为自己丰富的藏书进行统计,编制目录,使其藏书分类编目科学而有条理,便于学术研究、查阅利用,在他逝世前,西谛藏书已编目的有一万零八百四十五种,占其藏书的三分之二。他更结合自己的学术研究活动,编制了各种形式的多种专题书目,在目录学领域做出了杰出的贡献。郑振铎生前曾任文化部副部长,工作相当繁忙,而在书目编制工作方面又做出了显著的成绩。

西谛编制的书目可分两种:一是整理自藏图书编制的专题书目,二是结合自己的研究活动而编写的专题书目。由于他主要从事文学领域的研究活动,他给后人留下的多是文学方面的专题目录。

西谛编制的自藏书目主要是戏曲方面的。其中有《西谛所藏善本戏曲目录》、《西谛的所藏弹词目录》及《西谛所藏散曲目录》,还编了宝卷和鼓词目录。由于他所收藏的戏曲方面的图书数量多、质量高,因此这些书目为专题研究提供了珍贵的资料。

西谛结合自己的研究工作而编制的专题书目不仅数量多,而且形式多种多样,十分丰富。在文学史和文学理论方面,西谛曾写过《中国俗文学史》、《插图本中国文学史》、《文学大纲》、《三十年来中国文学新资料发现记》、《中国文学研究》、《关于文学理论的重要书籍介绍》及《文探》等,这些书大都附有参考目录。其中在《小说月报》上发表的《关于文学原理的重要书籍介绍》共列举了一百五十种参考书,并有内容提要,给研究文学的读者指引了门径。《三十年来中国文学新资料发现记》综述了二十世纪初期早十年间发现的宋元词集、敦煌文献、宝卷、弹词、鼓词、民歌、散曲、诸宫调等文献资料。

一九二三年,西谛在《小说月报》发表的《关于诗经研究的重要书籍介绍》对研究诗经提供了较为全面的资料。这一目录编得十分详细,共分四个部分,即“关于《诗经》的注释及见解的书”、“关于《诗经》的音韵名物的研究及异文的校勘的书”、“关于《诗经》书籍的辑佚的书”以及“附录”.每一部分又分若干小类。每一部分末又附有短语,介绍这部分著述的渊源流派及重要的版本。每书条目下也有简短的说明,介绍此书的性质和待点。这样详尽的专题书目对于《诗经》的研究者和爱好者是极为可贵的。

郑振铎编制的关于小说、戏曲方面的专题书目较多,大部是专题文献述评及知见书目。

《中国小说提要》是系统地评介中国小说的专题目录。《抄本百种传奇的发现》叙述所发现的一百零四种传奇和杂剧的钞本;《明清二代的平话集》著录了明清话本二十三种,并列举一些改名换目的伪本,不仅介绍,更有校勘、正讹,十分可贵。《中国戏曲史资料的新损失与新发现》报道了抗战时期所损失的一些名贵的世间孤本,介绍了一些新发现的资料。《中国戏曲的选本》所收的文献有《纳书楹》、《缀白裘》一类曲谱和说唱本,其中有不少是传抄本。这个目录把有关中国戏曲的各种重要剧本的华推荐给读者,记录和保存了戏曲研究方面的文献资料。佛曲是流传在我国南方的较古老的一种民间叙事诗,《佛曲叙录》是西谛为研究民间通俗文学而编制的专题书目,它评述了一组传奇的版本和内容。

西谛撰写的人物介绍文章里,也注意将人物的著作加以介绍,如在《林琴南先生》一文里,列举了林琴南翻译的《巴黎茶花女轶事》等数十种名著,在《泰戈尔传》里,也附列有被传者的著述目录。

郑振铎先生不仅是一位著名的文学家,而且对文物考古也有新的开拓,建国后曾任第一任考古研究所所长。他在考古研究方面写了《近百年古城古墓发掘史》、《记一九三三年间的古籍发见》等专愈书目。后者记述了山西赵城县广胜寺金刻藏经、明人所刊元曲、明刊传奇以及弹词、宝卷、鼓词、影词等客献的发现情况。

郑振铎在目录学上的另一成就,是他亲启编制了一些索引工具书。他在写《词林摘艳》里的戏剧作家及散曲作家考时,为帮助读者查考所遇到的问题,又将所编的作者姓氏索引作为附录等放在了该文的后面。他还编过《清代文集目录》、《巴黎国家图书馆中之中国小说》、《日本最近发见之中国小说》等,这些索引,是他在从事研究工作的同时,为着读者的需要而编制的。

郑振铎在目录学上的另一显著的成就,是编写了既有学术价值而又妙趣横生的藏书题跋。我们见到的西谛藏书题跋,首先是《西谛书目》内所收录的题跋一卷,共一百七十三则及《西谛藏书题跋选录》二十余则。《劫中得书记》一书则是收集郑振铎在抗战期间抢救祖国珍贵古籍文献时所写题跋的专辑,其中包括《劫中得书记》、《劫中得书续记》、《跋脉望馆钞校本<古今杂剧>》、《<清代文集目录>序》、《<清代文集目录>跋》等数篇文章。另外,郑振铎所写的关于藏书题跋一类的文章,尚有散见于其它报刊上的,如《<西厢记>的本来面目是怎样的》、《<水浒传>的演化》、《<三国志演义>的演化》、《<西游记>的演化》、《<岳传>的演化》、《嘉靖本<三国志演义>的发见》等。西谛题跋,一般是根据自己求访图书的亲身经历和自己鉴别图书时的见解写出的。他的题跋从形式到内容往往都写得很详细,多从书名、著者或编者、卷、册数、版式、行款、字体、纸墨颜色、插图等著录起,里面记述了他废寝忘食搜集整理图书文献的过程,有的介绍了有关古籍版本的流传及校勘情况,有的推荐了他费尽心力发掘出来的好本子和珍贵的资料并记述了得书后的喜悦心情,读后使人们既增长了知识,又使精神受到陶冶。

郑振铎之所以重视书目工作和题跋撰写、并在目录学上做出了有益的贡献,是与他热爱和钻研目录学理论分不开的。郑振铎致力于书目工作由来已久,.早在五十年前他就提倡编制专题目录和参考目录,并大声疾呼编制索引的重要与必要。他对新出版的目录书十分关注,曾为《丛书书目汇编》、《书目长编》等作过评语,还曾在《人民日报》上以《漫步书林》为总标题,连续发表了多篇目录学方面的短文。由于郑振铎重视目录学理论和方法的研究,他很早就注意收藏目录学方面的书籍。在西谛藏书中,目录学方面的书籍占有一定的份量。其中有《七录》、《目录学发微》、《清学部善本目录》、《赵定守书目》、《医藏目录》、《文渊阁书目》、《苏州府艺文志》、《陕西经籍志》、《安徽艺文志》、《贵州府艺文志》等约三百余种,并对其中的许多目录学书籍作了题跋,发表了对这些著作的看法和研究心得。他还结合学术研究,讨论了我国古代优秀的目录学遗产,对《别录》和《七略》、《汉书艺文志》、《隋书经籍志》、《直斋书录题解》、《通志·校雠略》、《文献通考·经籍考》、《四库全书总目题要》等都做过专门的研究。对我国古代目录学家刘向、刘歆及其著作也做过研究和评论。

综上所述,我们看到郑振铎先生所从事的书目工作的内容是非常丰富的,取得的成果也是丰硕的。郑振铎对目录学的一些课题作了较为深刻的讨论,为丰富月录学的研究作了一定的贡献。

 

主要参考文献

1,《西谛书目》(1963年文献出版社出版》

2、《劫中得书记》(1956年上海古典文学出版社)

3、郑振铎《日记》手稿(文献19804辑)

4、郑振铎自励(人物19816期)

5、《西谛书目》和《西谛题跋》(文献19791辑)

6、郑振铎在目录学上的成就和贡献(武汉大学学报19832期)

 

作者工作单位:齐齐哈尔市图书馆

原载:《图书馆建设》1984年02期
收藏文章

阅读数[3315]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