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学者风采

《钱鍾书<谈艺录>读本》中的一条注释

俞明芳

 

 

 

当代著名学者钱鍾书早年最重要的学术著作当推1948年出版的《谈艺录》,后来作者对此书逐处加以订益,于1984年出版了《谈艺录(补订本)》,篇幅比原书增加了一倍。周振甫、冀勤编著的《钱鍾书<谈艺录>读本》(上海教育出版社19928月第1版,以下简称《读本》)便是此书的一本“辅导”读物,对读者读懂此书也是有助的,因此《读本》是一本值得一读的好书。当然,这也不是说《读本》已毫无缺点。这里仅就《读本》中的一条注释作些探讨,以就正于编著者和广大读者。《读本》第二类创作论(一三)行布(意为排行布置)中采了《谈艺录(补订本)》的这样一节原文:

贺子翼《诗筏》曰[20]:“诗有极寻常语,以作发句无味,倒用作结方妙者。如郑谷《淮上别故人》诗云[21]:‘扬子江头杨柳春,杨花愁杀渡江人;数声羌笛离亭晚,君向潇湘我向秦。’盖题中正意,只‘君向潇湘我向秦’七字而已。若开头便说,则浅直无味;此却倒用作结,悠然情深,令读者低徊流连,觉尚有数十句在后未竟者。”(第131页)

《读本》第136页对此作了这样的说明:

先生又结合绝句来发挥行布的作用……再像郑谷(晚唐诗人)诗,在傍晚的数声羌笛中,“君向潇湘我向秦”,写出客中作别,似有无限情意含蕴在内,所以好,倘把“君向潇湘我向秦”,跟首句对调一下,作“数声羌笛离亭晚,扬子江头杨柳春。”那末在离别的时候,看到满目的杨柳春光,变成在赞赏春光,没有什么离情别绪,情调完全不同了。

这个说明是符合钱先生原意的,也是通俗易懂的,因而是好的。但注[20]:“贺子翼《诗筏》:不详。”(第134页)这就值得商榷了。

查陆文虎编的《谈艺录·索引》知“补订本”共引贺贻孙(贺子翼)共十一次,引贺的《诗笺》八次、《激书》一次、《水田居存诗》和《水田居文集》各一次。(中华书局19903月第l版,第110111页)《读本》共引贺贻孙及其作品四次,另外三次依次是:

449页注[27]“贺子翼:明贺贻孙字。有《激书》二卷。”

520页注[12]“《诗筏》:清代作家贺贻孙(字子翼)撰一卷。”

595页注[16]“贺子翼:明贺贻孙字。有《诗筏》一卷。”

可见四次中有三次涉及贺的《诗筏》,另一次是《激书》:这里只说贺子翼《诗筏》的注:一次注“不详”,两次注一卷,这是一个矛盾。另外,关于贺贻孙是什么时代的人,一说是“清代作家”,又一说是“明”。这又是一个矛盾。这两个矛盾都是值得探究的。

在注释中是可以注“不详”的,但必须是真正的僻书、僻典之类,否则就不能注“不详”。《读本》中的这个“不详”之注就属于后者。周振甫先生在《读本》的“附记”中说:“简注部分,有的书名,在北京图书馆里也没有找到,注不出。”其实,贺贻孙的《诗筏》并不是什么僻书。证明之一就是《读本》第520页和595页的两个注。证明之二,《诗筏》一书收在郭绍虞编选、富寿荪校点的《清诗话续编》第一册(上海古籍出版社198312月第1版)。钱鍾书《谈艺录(补订本)》所引《诗筏》中的这一节就可在“续编”的185页上找到。证明之三,《中国丛书综录》第3册第55页也收有“贺贻孙撰《诗筏》一卷。”周振甫先生在《读本》的“前言”中还说;“前二类由周振甫起草,后四类由翼勤起草,并后互相传阅作些订补。”就这个注释看,我想这大约是先生一时疏忽所致,同时翼勤先生在互相传阅中也未发现,因此让它滑了过去。

至于贺贻孙是明人还是清人,这是翼勤先生注释的失误。查赵尔巽等撰的《清史稿》卷484有贺贻孙的传记,这篇传记不长,摘录如下:

同时笃志撰述,其学与(胡)承诺相上下者,又有贺贻孙,字子翼,永新人。

贻孙九岁能属文。明季(末)社事盛行,贻孙与万茂先、陈士业、徐巨源、曾尧臣辈结社豫章。及明亡,遂不仕。顺治初,学使者慕其名,特列贡榜,避不就。巡按御史笪重光欲举应鸿博,书至,贻孙愀然曰:‘吾逃世而不逃名,名之累人实甚。吾将从此逝矣!’乃剪发衣缁,结茅深山,无复能踪迹之者。晚年穷益甚。著有《易触》、《诗触》、《诗筏》、《骚筏》,又著《水田居激书》。《激书》者,备名物以寄兴,纪逸事以垂劝,援古鉴今,错绘比类。言之不足,故长言之,长言之不足,故危悚惕厉,必畅所欲言而后已,激浊扬清,始自《贵因》,终于《空明》,凡四十一篇。(中华书局版第44册第13334-13335页)

可见贺贻孙是明末清初的一个有名的文人学士,他因不愿为清统治者服务,所以到深山结茅而不愿出仕,晚年生活十分穷困。著有《诗筏》和《激书》等。

1979年版《辞海》也有“贺贻孙”条:“清初文学家……明亡隐居、康熙时以博学鸿词荐,削发逃入深山。能诗文。有《诗筏》、《骚筏》、《水田居士文集》等。”(缩影本第1435页)

据《清史稿》和1979年版《辞海》贺贻孙当列为清初文学家。钱鍾书《谈艺录(补订本)》对贺贻孙诗的评价是“才力窘薄”(第533页)。

至此我们可对这个“未详”的注释作如下的订正:

贺子翼《诗筏》:清初文学家贺贻孙字子翼。《清史稿》有传。《诗筏》是他所作的一部诗话之作,收在郭绍虞编选的《清诗话续编》第一册中。《谈艺录(补订本)》所引的这一节在第185页。还著有《激书》等。

这个注注得稍详细些,《读本》后面的三个注就可用参见法。参见法也是注释中常用方法之一,既可避免不必要的重复,又可防止不必要的自相矛盾。

 

 

原载:《上海师范大学学报》1997年第2期
收藏文章

阅读数[3230]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