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学者风采

“天才的鲜明标志”——浅谈钱鍾书作品中的比喻

心文
内容提要 比喻是一种最常见的修辞方法,在口头和笔上,几乎无人不用,无人不会用,但要创造出一个脍炙人口的新鲜比喻,却非常不易。而钱鍾书先生凭借其深厚的学养、广博的社会知识和丰富的想象力,却创造了大量令人称绝的比喻,并且使比喻这一历史悠久的修辞方法在许多地方别开生面。本文归纳了钱著中比喻的四大特点,并分析了若干实例,供写作和修辞的授课教师及学生欣赏、借鉴。
关键词 比喻;特点;深厚基础

  

 

 

在中国当代著名的文人学者之中,大概没有比钱鍾书先生更偏爱也更擅长比喻的了。翻开他的长篇小说《围城》、短篇小说集《人兽鬼》和散文集《写在人生边上》,就象进入了一座比喻之花盛开怒放的大花园:长长短短、形形色色、功能不同又各具魅力的新鲜比喻触目皆是,争奇斗艳,令人眼花缭乱、应接不暇。比喻,虽然只是一种常见的修辞方法,但能够得心应手地大量运用,却绝非易事。因比,分析一下《围城》等三书中的比喻,对于认识其“学人加才人”之作的风格特性,将会很好地起到管中窥豹的作用。

 

先生作品中比喻的第一个特点是功能多。

关于比喻的功能,一般谈修辞的书中都是这样规定的(只是词句小有出入):运用比喻的目的是为了使抽象的事物具体化,深奥的道理浅显化,即为了使被喻者(本体)借助喻者(喻体)而显得更形象、更生动、更具感染力和说服力。这就意味着,在一个比喻之中,本体是主,喻体是从,喻体要为本体服务,而不能“主从颠倒”,使本体服务于喻体。

对此,先生并不反对,他的不少比喻就是这种结构。但是,他显然又不满足于比喻的功能仅止于此,请看下面几例。

[1]虽然是高山一重重裹绕着的城市,春天,好象空袭的敌机,毫无阻碍地进来了。

《人兽鬼·纪念》

[2]颐谷指着桌上抓得千疮百孔的稿子,字句流离散失得象大轰炸后的市民……

[3]颐谷还不敢正眼看爱默,爱默的笑,恰如胜利祈祷、慈善捐款等好心好意的施与,对方并未受到好处。

《人兽鬼·猫》

[4]在调味里……也有前定的不可妥协,譬如胡椒和煮虾蟹、糖醋和炒牛羊肉,正如古音乐里,商角不相协,徵羽不相配。

《写在人生边上·吃饭》

[5]有志之士被压迫得慢慢像西洋大都市的交通路线,向地下发展……

《围城》

[6]李太太对养育儿女的态度,正象苏联官立打胎机关的标语:“第一次光顾我们欢迎,可是请您别再来。”

《人兽鬼·猫》

在例[1][2][3]中,很难说“喻体”(划“~~~~”部分)对“本体”(划“——”部分,后均同)有什么明显的作用,似乎“多此一喻”。但是,这些“喻体”本身却具有深刻含义,能够引发读者的联想和沉思,独立于比喻之外而产生了新的功能。在例[4][5][6]中,“喻体”比“本体”更陌生,它们不但不能服务于“本体”,反倒只能依靠“本体”作对照,读者才可从“喻体”中自然而然地学到了知识(例[4])、获得了信息(例[5])或增广了见闻(例[6]),有了意外的收获。

先生这样选择“喻体”,就大大增多了比喻的功能。

 

先生作品中比喻的第二个特点是手法新。

由于一般谈修辞的书中对比喻的目的作了如前所述的规定,就必然导出了采用比喻必须遵守的一条重要原则:要以实喻虚、以浅喻深、以熟喻生,如“祖国就象母亲”、“时间就是金钱”之类比喻的模式。如果有中小学生做出了“他就爱吻布拉尼城堡的石头”(喻此人善于阿谀奉承)或“这里不过是波将金村”(喻这里是虚假繁荣)之类的比喻,恐怕要被某些严格的老师作为“不合要求”或“卖弄学问”吧。但是,先生既要使比喻具有更多的功能,就不能不打破常规、标新立异,采用新的手法来构造比喻了。前面所举的[4][5][6]三例其实就是如此。为了便于进一步说明,兹再举几例:

[7]四个人脱下鞋子来,上面的泥就抵得贪官刮的地皮

[8]下身的裤管,肥粗圆满,毫无折痕,可以无需人腿而卓立地上,象一对空心的国家柱石……

[9]褚哲学家害馋痨地看着苏小姐,大眼珠仿佛哲学家谢林的“绝对观念”……

《围城》

[10]你进前门,先要经门房通知,再要等主人出现,还得寒暄几句,方能说明来意,既费心思,又费时间,那象从后窗进来的直捷痛快?好象学问的捷径,在于书背后的引得,若从前面正文看起,反见得迂远了。

《写在人生边上·窗》

[11]对任何人发脾气,都不能够像对太太那样痛块……太太荷马史诗里风神的皮袋,受气的容量最大……

《围城》

[12]那些南方人对于他们侨居的北平的得意,仿佛犹太人爱他们入籍归化的国家,不住的挂在口头上。

《人兽鬼·猫》

再贪婪的贪官,何曾真的刮过地皮?谁又见过“国家柱石”长短粗细,况且还是“空心的”?所以,例[7][8]当属“以虚喻实”。但这两个比喻,不但同样使读者对其本体有了形象、生动的认识,同时这对当时遍及全国的贪官污吏和把国家搞得近于崩溃的“国家柱石”给予了辛辣讽刺,大有借题发挥,旁敲侧击之妙。有多少人懂得“哲学家谢林的‘绝对观念’”是怎么回事?“书背后的引得”又是什么东西?所以,例[9][10]当属“以深喻浅”。但这两个比喻的本体并未因此变得不可理解,读者却可以从喻体中长了知识。有多少人读过荷马史诗,并且清楚记得其中有位风神,风神还有个皮袋?又有多少人知道犹太人没有祖国,并且“爱他们入籍归化的国家”到了“不住的挂在口头上”的程度?所以,例[11][12]当属“以生喻熟”。但这两个比喻,也是在不影响应起的作用的基础上,给了读者新的东西,有了新的功能。

先生的比喻所以具有浓烈的韵味和强烈的魅力,耐人反复咀嚼和欣赏,与他常常采用“以虚喻实”、“以深喻浅”和“以生喻熟”等新的手法来构成比喻有很大关系。当然,这三者往往混在一起,“以虚喻实”同时就既可以是“以深喻浅”,又是“以生喻熟”。所以要划分一下,只是为了说明的方便。

再有,一般谈修辞的书中还强调运用比喻要注意感情色彩,即刘肯定的“本体”使用肯定性的“喻体”,对否定的“本体”使用否定性的“喻体”。说“这个姑娘象鲜花那样可爱”没错;而改说“这个姑娘象金钱那样可爱”就差劲,尽管世间爱金钱者远比爱鲜花者多得多。对于这点,先生却往往故意反其道而用之,请看下面的例子:

[13]那女人……忽然发现顾先生的注意,便对他一笑,满嘴鲜红的牙根肉,块垒不平像侠客的胸襟……

《围城》

[14]他……觉得这些追求真善美的名人,本身也应有真善美的标志,仿佛屠夫长一身肥肉,珠宝商戴着两三个大戒指。

《人兽鬼·猫》

[15]白煮蟹和醋,烤鸭和甜酱,或如西菜里烤猪肉和苹果泥、渗鳘鱼和柠檬片,原来是天涯地角、全不相干的东西,而偏偏有注定的缘分,象佳人和才子、母猪和癞象,结成了天造地设的配偶,相得益彰的眷属。

《写在人生边上》

[13]中“侠客的胸襟”对于妓女“满嘴鲜红的牙根肉”,是以美喻丑,即以肯定喻否定;例[14]中的“屠夫”、“珠宝商”对于“追求真善美的名人”是以俗喻雅,又是以否定喻肯定;例[15]中把“佳人和才子”、“母猪和癫象”这一美一丑、一肯定一否定的两对放在一起使用,来比喻搭配合理的菜肴与其佐料。这些比喻,不但没有把读者的好恶引向相反的一面,反倒具有极强的讽刺色彩和诙谐情趣。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先生还善于借助其他的修辞方法来构成比喻,例如:

[16]除掉向日葵以外,天下怕没有象陆伯麟那样亲日的人或东西。

《人兽鬼·猫》

本来,以向日葵对太阳的关系来比喻某一事物对另一事物的仰慕依赖,紧追不舍很形象、很准确,但并不新鲜了。而在这里,先生巧妙地利用了“日”字既可解作“太阳”义可解作,“日本”的双关义,同时又让人联想到日本的太阳旗,就使这个很平常的比喻顿时新鲜起来,具有了极强的讽刺性。

[17]他认为中国旧文明的代表,就是小玩意、小聪明、帮闲凑趣的清客,所以他的宗旨仿佛义和团的“扶清灭洋”,高搁起洋教的大道理,而提倡陈眉公、王百谷等的清客作风。

《人兽鬼·猫》

在这里,先生也是利用了“清”字可作“清朝”和“清客”二解,“洋”字可作“洋人”和“洋教”二解这两字的双关义,使“他的宗旨”和“义和团的(主张)”在“扶清灭洋”这点上的巧妙地建立起比喻关系,给了读者难以想象的比喻。

 

先生作品中比喻的第三个特点是品种全。

比喻这种修辞方法,还有几个不同的品种,这在先生的作品中都可以找到。例如:

[18]科学家,愈老愈可贵,而科学女人,老了便不值钱。

《围城》

这是明喻的样式,有“本体”、“喻体”和比喻词“像”(改成“如”、“似”、“若”等一样)。

[19]假道学家提倡道德,倒往往弄假成真,习惯转化为自然,真正地改进了一点品行。调情可成恋爱,模仿引起创造,附庸风雅会养成内行的鉴赏,世界上不少真货色都是从冒牌起的。

《写在人生边上·读教训》

这是明喻的略式,有“本体”、“喻体”而无比喻词。

[20]李梅亭多喝了几杯酒,人全活过来,适才不过是立春时的爬虫,现在竟是端午左右的爬虫了

《围城》

这是暗喻,有“本体”和“喻体”,但比喻词不用“象”、“仿佛”之类,而用“是”、“等于”之类。

[21]人生的,就在这里,留恋着不肯快走的,偏是你所不留恋的东西。

《写在人生边上·论决乐》

这是借喻,以“刺”喻“难受痛苦之处”,但“本体”不出现,也没有比喻词。

[22]西洋赶驴子的人,每逢驴子不肯走,鞭子没有用,就把一串胡萝卜挂在眼睛之前、唇吻之上。这笨驴子以为走前一步,萝卜就能到嘴,于是一步再一步继续向前,嘴愈要咬,脚愈会赶,不知不觉又走了一站。那时候它是否吃得到这串萝卜,得看驴夫的高兴。一切机关里,上司驾驶下属,全用这种技巧。

《围城》

这是讽喻,喻体往往是个有头有尾的小故事,因而篇幅较长。

还有一种比喻,或一个“本体”几个“喻体”,象“一夫多妻”的皇帝,或一个事物的几个方面分别做为“本体”而各有一个“喻体”,象遍体珠翠的后妃,这就是“博喻”了。“博喻”比“一夫一妻式”的比喻效果更好,当然也更难。但先生会者不难,运用“博喻”同样得心应手、驾轻就熟,在作品中常常从容容地来上一个,给读者以吃点心忽然嚼到了瓜子仁或葡萄干的感觉,精神为之一振,前面例[19]就是“博喻”,下面再举几个精彩的例子。

[23]这吻的分量很轻,范围很小,只仿佛清朝官场端茶送客时的把嘴唇抹一抹茶碗边,或者从前西洋法庭见证人宣誓时的把嘴唇碰一碰《圣经》,至多像那些信女们吻西藏活佛或罗马教皇的大脚指,一种敬而远之的亲近。

《围城》

[24]这伴侣的作用就为满足自己的虚荣心。该对自己无休歇地,不分皂白地颂赞,象富人养的清客,被收买的政治家,受津贴的报纸编辑

《人兽鬼·上帝的梦》

[25]你的笔刀笔你的墨水等于死水你的纸赛得阎罗王出的拘票

《人兽鬼·灵感》

另外,先生还善于这样运用比喻:

[26]倒也不错;精神轻松,仿佛在身体燥热时,脱去了一件厚重的外衣身上本有的病痛,也象衣缝寄生的蚤虱,随同衣服解除。

《人兽鬼·灵感》

[27]回国时的游历,至少象林黛玉初入荣国府,而出国时的游历呢,怕免不了象刘姥姥一进大观园

《人兽鬼·猫》

这两个例子,每两个比喻的“本体”都有直接而密切的关系,“喻体”也有直接而密切的关系;后一个比喻或因前一个比喻的存在才能存在(例[26]),或因前一个比喻的存在更显得恰当(例[27])。两个比喻密不可分,相得益彰,但笔者不知其是否有原名,故臆称之为“矫喻”了。

 

先生作品中比喻的第四个特点是数量大。

光是《围城》一书中的比喻就近三百个,《人兽鬼》中的《猫》和《写在人生边上》的几篇散文可以说通篇都是比喻,而连《围城》和《猫》这样的题目本身也是比喻,钱作中比喻的数量之大,堪称罕有其匹。从前三节的分析中可以看出,这固然和钱先生对比喻情有独钟,能以新旧种种手法构成比喻,并且用足了比喻的所有形式有关,但“其深厚的基础是人情世态、人物心理的熟知深察,知识庋藏、艺术涵养的充裕储备,加上丰富的想像力、思想和哲理的闪光。”(柯灵:《钱鍾书创作浅尝》,《随笔》,1990年第一期。)

众所周知,任何比喻,都必须首先满足下面两个条件才能成立:“第一,譬喻和被譬喻的两个事物必须有一点极其相类似;第二,譬喻和被譬喻的两个事物又必须在其整体上极其不相同。”(陈望道:《修辞学发凡》,《陈望道文集(第二卷)》,上海人民出版社,1980)进一步说,比喻的“本体”和“喻体”的不同点越多,越明显,而相似点越少、越不易发现,构成的比喻就越新鲜,越巧妙,越有效果。新鲜,是比喻的活的灵魂,而失去新鲜感的比喻只能算模仿或抄袭,算不得创作了。正如巴尔札克所说:第一个把姑娘比喻为花的是天才,第二个再这样比喻的是庸才,第三个还这样比喻的则是蠢才了。因此,计算比喻的数量,只能让那些新鲜的比喻人选,不新鲜的比喻再多,也不能包括在内。

从理论上说,世间应该没有不可被喻的事物,也没有不可为喻的事物,这就为创造新鲜比喻提供了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源泉。但是,古往今来,成千上万的人早已创造出成千上万新鲜精妙的比喻,不同事物之间的相似之处一个又一个被发现出来,这就使创造一个新鲜精妙的比喻越来越困难了。而先生却象独具慧眼的月下老人高踞于昆仑山上,目光可以纵横万里、往来古今,穿破时间和空间的阻隔然后随手抛出“相似点”这条红线,把似乎毫无缘份的一对事物,联成了天造地设的比喻“佳偶”;又象技艺超群的能工巧匠,经过三着两式的切磋琢磨,就使并非天然具有某个“相似点”的一对事物,按照创造某个比喻需要,出现了那个“相似点”。比如,关于春天的比喻不知有多少,先生仍能创造出象“空袭的敌机”这样新鲜的比喻;(见例l)关于眼睛瞪大的比喻也不知有多少,先生仍能创造出“仿佛哲学家谢林的‘绝对观念’”这样新鲜的比喻。(见例9)可以说,在先生笔下,真是达到了无物不可被喻,无物不可为喻的程度。仅仅品味一下本文所举的例子,就不难得出结论:如果没有柯灵先生所说的那几方面“深厚的基础”,先生绝不可能创造出这么多又这么好的比喻来。

 

 

原载:《天津市财贸管理干部学院学报》2000年第3期
收藏文章

阅读数[5192]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