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学者风采

给钱鍾书拍照

邓伟

 

 

 

19岁那年,在父亲的建议和策划下,我开始利用课余时间为当时中国著名的文化人拍照。

1980年秋天,拍摄名单里出现了钱鍾书和杨绛的名字。一个周日,我背了装着相机的挎包,手里拿着三脚架,早早地赶到了三里河。

手敲在门上是轻飘的。“您找谁呀?有什么事吗?”开门的妇人个子不高,样子和善。说话慢条斯理,很客气。

“我是北京电影学院的学生,我叫邓伟……我想完成一本中国文化人的肖像摄影集,想给钱鍾书先生拍个照片……”

“噢,这个事挺好的……不过呢,先生是从来不喜欢拍照的,更不喜欢上什么书或者是画报,像您说的名人录,他就更不感兴趣了。非常谢谢您。”说完,妇人客气地关上了门。

于钱先生的淡泊我是早有耳闻的,所以并不因了这样的遭拒而灰心。我只是呆呆地立在钱家门口,等待着再次积聚起全部的勇气,第二次敲响了面前的这扇门。

开门的依然是刚才的那位妇人,“您怎么还没走呀?不是已经告诉您,先生不同意拍照吗?”她依然和颜悦色地说。妇人的平和多少缓解了一些我的忐忑,我忙说:“先生不同意拍摄,我想找一下杨绛女士,征求一下她的意见。她是翻译家和文学家,我也想为她拍照。”

妇人笑笑,说:“我是杨绛。小伙子,我也跟先生一样,不喜欢拍照。我们也不算什么名人,不想凑这个热闹。”

我忙请杨绛女士原谅我的冒昧,并再次说明经历了“文化大革命”之后,很多文化老人已经不在,健在的人很多都年高多病,我实在是希望做一点文化抢救工作。

杨绛女士点点头,“您的动机很好,我看您也是个很努力的青年。但是我已经跟您说得很清楚了,我们夫妇俩都不能接受您的这个邀请,再一次谢谢您。”门又紧紧地关闭了。

我仍然不想离开,静静地站在那里。不知过了多久,我面前的门又被打开了。杨绛女士好像是准备出门的样子。“哟,您怎么还站在这儿呀?”她吃惊地问。

我老实回答:“我还是在等……如果先生在家,我能不能跟钱先生本人见见面,跟他谈一谈,看看他有没有兴趣……”

这时,一个人从屋里走了出来,说道:“那好,我就跟你谈谈。”他戴着一副黑框的眼镜,气质沉稳。身上蓝色的对襟上衣已经洗得有些发白,脚上是一双布底鞋。“我就是钱鍾书。我从不愿意拍照,也不愿意见客人,我很感谢你的诚意,你请回吧。”

我说:“先生,今天能见到您,我觉得很高兴。我想再一次向您表达我的意思。我没有任何官方色彩,不受任何人指使,完全是我个人的想法,希望拍摄一些像您这样的为中国的文化事业做出了贡献的人物,现在大家都很想领略你们的风采……”

先生伸出一只手摆了摆,“不要说这些,不要说这些。我是不会让你拍照片的。你还是走吧。”

我不知道继续等待是为什么,只知道一旦离开,我将再也没有勇气重新叩响眼前这扇门。

这时候,面前这扇几开几合的门再一次敞开了,是钱鍾书先生走了出来。“我们商量一下吧。你已经在这里呆了一上午了。看样子,我是说服不了你的,你倒是要说服我了。”

我忙说:“这个不敢,这个不敢。我是摄影专业的学生,我只是想用我学到的技巧和对您的理解,为您拍摄一张肖像照片……照相机和三脚架我都带来了,现在就可以为您拍摄……”

先生点点头:“你既然有这么大的诚意,我也就破一回例。下个星期天,你来我家拍照,只拍一张,好吗?”我连声说行。这时,先生又请过妻子杨绛,让我跟她也商量商量。杨绛女士也破例地答应了我的拍照请求。

一周之后,我如约来到钱家。

 

 

原载:《新闻出版交流》2002年第3期摘自《文化报》】
收藏文章

阅读数[2465]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