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学者风采

从《围城》的比喻解读隐喻的主观性

程瑾涛
内容提要 文章以《围城》中的隐喻为例探讨隐喻的主观性。语言的主观性是指语言的这样一种特性,即在话语中多少总是包含有说话人“自我”的表现成分。近年来,语言学家开始对语言的主观性给予充分的关注。具有体验性的隐喻是人类认识世界的一种基本认知方法,必然具有主观性。隐喻的主观性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隐喻表达说话人的视角、情感和认识。
关键词 围城 隐喻 主观性

   “主观性”(subjectivity)是指语言的一种特性,即说话人的语言表达含有说话人“自我”的表现成分。也就是说,说话人在说话时表明自己的立场、态度和感情等,从而在话语中留下自我的印记。[1](p268~275)这是因为,语言表达作为一种叙述文本,是叙述者加工后的产物。主体加工这一环节的存在,使得用于表达的语言不能不带上非命题性特征——主观色彩,反映出表达者的主观感知、认识、判断、见解等等。近年来,随着功能语言学、认知语法的兴起,与表达主体有密切关联的语言的“主观性”逐渐引起了语言学界的重视。本文试图以小说《围城》为例,从语言的主观性视角,讨论隐喻与语言的主观性相关联的特征。

 

一、比喻的相似性与主观性

 

       作为运用最为广泛的修辞格之一,比喻成为古往今来众多修辞学家争相研究的对象。而相似性被学界普遍厘定为比喻建立的基础。文军教授在其主编的《英语写作修辞》一书中归纳了主体、喻体间常见的七种相似关系:形状相似、性质(习性)相似、原理相似、功用相似、动作相似、声音相似、颜色相似。事实上,大千世界,万物纷呈,比喻的要旨在于把主体事物某一方面的特质通过喻体加以具象化,从而使人对主体事物的这一方面的特质有深刻的了解并在心中留下鲜明的印象。[2](p80)主喻体间的相似性并非客观内在的相似性,更多的是一种偶然的、外部的“认知的相似性”。在这一点上,莱可夫和约翰逊也指出“隐喻的主要功能是用另一种经验去部分地理解一种经验。这样,相似点既可以是预先存在的孤立的相似点,也可以是新创的。”[3](p79)既然是新创的相似点,这其中必定包含了隐喻构筑者主观的经验、联想和认知的努力。我国当代著名学者钱鍾书在《管锥编》中提出了“比喻多边”的思想。他认为,“比喻”复具多边,盖事物一而已,然非止一性一能,遂不限于一功一效。取譬者用心有别,着眼因殊,指同而旨则异……[4](p39)钱先生还谈到比喻多边的极端情况——“比喻之两柄”:“同此事物,援为比喻,或以褒,或以贬,或示喜,或示恶,词气迥异。”[4](p37)这些论述都已经涉及到了隐喻的主观性问题。本文将对隐喻的主观性与主观化进行论述。

 

二、隐喻的主观性

 

       从认识的角度来看,认识本身就是主客观相统一的。心理学家研究发现,即使从同一扇窗户看同一个广场,不同的人看到的景象也会有所不同。当今语言学特别是国外隐喻学研究逐步意识到客观相似不足以解释语言中大量存在的超常比喻。功能语言学、语用学、认知语言学等新兴学派都强调:在指称功能和表述功能之外,语言还具有表情功能。语言不仅仅客观地表达命题式的思想,还要表达言语的主体即说话人的观念、感情和态度,即语言是具有“主观性”的。对比喻而言,相似性不必预先存在,也不必是客观的存在。试看下例:

       (1)别来春半,触目愁肠断。砌下落梅如雪乱,拂了一身还满。雁来音信无凭,路遥归梦难成。离恨恰如春草,更行更远还生。(李煜《清平乐》)

       南唐后主李煜书画诗词都有很高的造诣,尤以词著称,是文学史上著名的词人。《清平乐》这首词中,词人运用了两个比喻,上阕以乱雪喻落梅,下阕以春草比离恨;如果说雪(本体)与落梅(喻体)之间在客观上有形状、颜色、动态的相似的话,那么下阕中春草(喻体)与离恨(本体)之间,本身并没有明显的外在相似,但是正是由于这种陌生化的手法,不可触摸的离愁别绪在词人的笔下变得有形,虚景实写,含蓄地表达了不尽的离恨,同时使读者钝化的自动化感觉方式活跃起来,重新以一种不同的新眼光去认识感知事物,提高了审美体验。可见,普通的比喻以相似性为基础,而绝妙的比喻在于寻找一个切入点,即在原本没有相似点的两事物间,通过创意的想像,构建两者的相似点。世间万物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这种联系往往是不清晰的,是原始的,是隐喻的;这种隐喻关系只有通过人们自我的主观意识去发现,去构建。[3](p220)理论上讲,任何两个物体之间都具备构建比喻的潜在可能,关键在于合适的语境激发,这往往依赖语言使用者的认知能力。

亚里士多德曾说,创造隐喻的天赋依赖从不同的事物中发现相同。根据马克思的唯物主义观点,“一切感觉或知觉作用都是主体与客体的交互作用;赤裸裸的客体离开了主体的知觉活动,只是原材料,这原材料在被认识到的过程中发生转变。”也就是说,人类对世界的认识受到主观作用的干预,人类使用语言也受到主观作用的影响。[5](p101)人类隐喻式的感知也由于认识主体的情感、态度、视角等使人类开阔了对客体的认识。

隐喻不仅是一种语言活动,而且是人类能动的认识世界、感知世界的文化心理活动,而认知者的观念系统是建立在日常经验基础上的,它把同范畴和不同范畴、熟悉和不熟悉的事物作不寻常的并列,从而加深了我们对不同范畴和不熟悉的事物的认识。由于隐喻是在经验、在对客观世界的认识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非常规的语言形式,而不是在常规的语义结合规则上建立起来的语言形式,所以隐喻的产生是以认知者的特定民族文化的认知经验为背景的。同时,由于个体认知能力及水平的差异和观察角度的不同,面对同一事物,不同的认知者也会产生不同的感悟,进而产生“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个人创见,这也说明了隐喻具有主观性的。

魏在江认为隐喻除了有如下特点:1)规约性(conventionality):有些隐喻已经石化了,或者已经变成了死喻,如my spirits rose 2)系统性(systematicity):目标域和源域紧密相连,隐喻可扩张,都有自己的内部逻辑; 3)非对称性(asymmetry):为了在两个概念之间建立起相似点,隐喻不可能在两个概念之间建立对称性的比较;4)抽象性(abstraction):典型的隐喻总是使用具体的源域来描述一个抽象的目标域,应该再加上一个特点;5)主观性。即a.隐喻表达说话人的视角,b.隐喻表达说话人的情感,c.隐喻表达说话人的认识。[6](p8)下面,笔者将以《围城》中的隐喻为例从三个方面论述隐喻的主观性。

 

三、《围城》中的隐喻

 

       “比喻是文学语言的根本。”[7](p36)作为一位学贯中西的大学者,钱鍾书先生对于比喻有自己的一套理论。“比喻包含相反相成的两个因素,所比的事物有相同之处,否则彼此无法合拢;又有不同之处,否则彼此无法分辨。两者不合,不能相比;两者不分,无须相比。不同处愈多愈大,则相同处愈有烘托;分得愈开,则合得愈出意外,比喻就愈新奇,效果欲高。”[7](p37)这相反相成的两个因素,就是本体和喻体。这段文字论述了本体和喻体的关系以及这种关系与比喻效果的关系,而作为钱鍾书唯一一部长篇小说,《围城》可以说是他的理论的身体力行。钱鍾书的文学比喻通过奇特的联想把本来不相干的事物,巧妙组合到一起,因而不落窠臼,新颖奇特,给人耳目一新的美妙之感。这种新奇的隐喻体现了作者的主观性。

1.说话人的视角

       视角就是说话人观察客观情状的角度以及对其加以叙说的出发点。对于要反映的客观事物、情状,人们可以作为旁观者,对其进行纯客观的再现;也可以以自我为观照点,甚至参与到客观事物、情状中去,将自我的成分渗透于其中,并使表达本身带上明显的主观色彩,前者即为客观视角,后者则是主观视角。感知反映感知者特殊的视角,感知报道是主观的,是因为一个情景是从感知者的角度来感知的,这种范畴表明了一种特殊的视角。视角要么以报道者要么以参与者为中心的表达法来传递,可以是直接的、间接的或推理性的。[6](P9)如:

       (2)a.The hill falls gently to the bank of theriver.

       b.The hill rises gently from the bank of theriver.

       赵艳芳指出以上两句在表达上的对立说明了观察角度的不同,这种观察角度可以是实际的观察角度,也可以是说话者心目中的主观视角,于是也产生了主观运动的方向不同。[6](p139)   视角不同,事物在大脑中的成像也就不同。隐喻是两个义域在概念上的映现,隐喻的成立在于对相似点从一定视角作了比较。[3](p25)《围城》中的比喻内容丰富、形式多样,为了全面透彻地揭示事物的本质特征,作者往往多角度、多侧面地反复设喻,形成喻中有喻、环环相扣的复杂局面,从而使人物形象和环境气氛得到充分的渲染。如:

       (3)这吻的分量很轻,范围很小,只仿佛清朝官场端茶送客时的把嘴唇抹一抹茶碗边,或者从前西洋法庭见证人宣誓时的把嘴唇碰一碰《圣经》,至多像那些信女们吻西藏活佛或罗马教皇的大脚趾,……[8](P107)

       上例中同样是方鸿渐给苏小姐的一吻,却因作者不同的心理视角折射出了三种不同的感观体验。“仿佛清朝官场端茶送客时的把嘴唇抹一抹茶碗边”用主人“端茶”不经意的动作谢客来比喻吻者的不经意中的婉拒推却;用“西洋法庭见证人宣誓时的把嘴唇碰一碰《圣经》”比喻吻者神圣庄严的心态,“至多像那些信女们吻西藏活佛或罗马教皇的大脚趾”来比喻吻者既想亲近又惧畏的心态。这个例子充分说明同一说话人的不同视角体现不同的认知情感和主观感悟。由于人们的认识建立于客观世界基础之上,所以人们对客观世界的感知有相同的一面;另一方面,人们在认识客观世界的同时,又渗透着主观因素,这就给认识的差异提供了可能,因而不同的人对同一事物的认识也会有一定的差异。

2.说话人的情感

       人在说话时,不仅在描写客观事物或陈述客观事实,同时也在表达自己的情感、态度和立场。这不仅是一种能力,也是一种需要,因而语言也就具有相应的辅助机制以帮助说话人体现这种能力,实现这种需要。主观性在语言中的体现呈多样性是因为主观性不仅可以通过语气、语调或面部表情等身体语言来体现,也能在词汇和句法层面上体现。语言中的韵律变化、语气词、词缀、代词、副词、时体标记、情态动词、词序、重复、称谓等等手段都可以用来表达情感,涉及语音、构词、语法、篇章结构等各个方面。[1](p272)

       在围城序中钱鍾书自称是在一种忧世伤生”的心境中,写出了这部“包涵对人生的讽刺和感伤”的小说。[8](p376)“忧伤”“感伤”和悲剧意识是这部作品的一大主体意蕴,讽刺则是其另一重大内涵,也是贯穿整部小说的情感主题。比喻能使深奥的道理浅显化、抽象的事物具体化、概括的东西形象化,但运用比喻要注意思想感情,因为选用什么事物打比方往往表现出个人特定的思想感情。《围城》将比喻和讽刺有机结合,一大特点即是常以卑贱低下、邪恶丑陋、荒诞可笑、令人憎厌的意象作比喻来表达作者的主观情感。

《围城》反复使用的主要有虫子意象、狗意象、肉食意象、乞丐意象、疾病意象。例如:

       (4)a.两个人在一起,人家就要造谣言,正如两根树枝相接近,蜘蛛就要结网。[8](P264)

       b.满脸雀斑像面饼上苍蝇下的粪。[8](P221)

       c.贫民区逐渐蔓延,像市容上生的一块癣。[8](P339)

       d.辛楣倒替他出汗,自己的白衬衫像在害黄热病。[8](P136)

       e.张太太的上海话比丈夫讲的好,可是时时流露本乡土音,仿佛罩褂太小,遮不了里面的袍子。[8](P46)

       f.看她们有说有笑,不容许自己插口,把话压扁了都挤不进去;自觉没趣丢脸,像赶在洋车后面的叫花子,跑了好些路,没讨到手一个小钱,要停下来却不甘心。[8](P22)

       g.沈太太生得怪样,打扮得妖气。她眼睛下两个黑袋,像圆壳行军热水壶,想是储蓄着多情的热泪,嘴唇涂得浓胭脂给唾沫带进了嘴,把黯黄崎岖的牙齿染道红痕,血淋淋的像侦探小说里谋杀案的线索。[8](P62)

       h.他们倒宁可睡稻草,胜于旅馆里那些床,或像凹凸地图,或像肺病人的前胸。[8](P198)

       《围城》所讽刺、揶揄的对象简直无所不包:社会的、政治的、外交的、文化的、教育的、哲学的、伦理的、宗教的乃至于心理的、心态的、人情的等等,五光十色,包罗万象。《围城》中贬低式比喻的喻体都是当时的现实生活中常见的、普通的事物(爬虫、苍蝇、叫花子、洋车夫、痘子、麻子、肺病、黄热病、前清遗老、贪官、政客等),看似漫不经心的比喻,实质包含着作家对乱世之中的社会的、政治的、外交的、文化的、教育的、伦理的、宗教的乃至于心理的、人情的各各社会阶层的无情地鞭挞和批判,使人在频频发笑的同时认识了深刻的道理正是透过这些邪恶丑陋荒诞可笑、令人憎厌的意象作比喻,作者表达了自己强烈的主观情感和批判意识。

3.说话人的认识

       语言的主观性还表现在说话人对客观事物的“认识”上。陈英认为,“认识”指的是对客观事物、情状所涉及到的时间、空间、层级、因果、取舍等因素的关照。如若这种观照体现的是事物、情状超越主体意识而形成的客观态势,那么就属于客观性认识;如若这种观照体现的是主体意识渗透、干预、影响后的自觉性态势,那么则属于主观性认识了。实际上,说话人的主观性视角、情感、认识这三个方面是密切关联的,很难将其割裂开来孤立地进行讨论。因此,所谓主观性认识就是对客观事物、情状的主观视角的带有主观情感的认识。[9](P129)     就语言的“主观性”而言,“认识”主要跟情态动词和情态副词有关,也数这方面的研究最为深入。例如:通过描述和分析英语“promisethreaten andrefuse”和荷兰语“blelovendreigen and weigeren”的客观描述意义与主观评判意义在句法和语用中的差别,Verhagen指出了主观化与句法和言语交际的关系,徐学萍、尚军和吴爱芝曾针对“保证”一词,从语义、句法和语用三个方面来研究它的主观化特征[10](p16-19)例如:

       (5)a.我保证帮助张三。

    b.报告保证精彩。

    作者指出“保证”在例句a里是词典里的意思,即客观描述句子主语“我”做的允诺:帮助张三。在例句b中,由于词义选择的限制,主语“报告”不可能做出允诺行为,因而“保证”是来表达说话者关于“报告精彩”这一主观评判的。换句话说,没有在句子中“现身”的说话者借助“保证”一词,表达了自己的主观判断。因而“保证”在意义上已经发生了主观化。换一个角度说,a句的我是“句子主语”或“语法主语”,b句除了这个语法主语,还隐含一个高层次的“言者主语”,是说话人认定“报告精彩”。显然,b句的主观性比a句强。

    那么,隐喻的主观性在认识方面又是如何体现的呢?

       我们知道世界万物具有自然的辨证的联系,这是隐喻得以存在的理据,但是许多隐喻联系不是很容易被发现的,它需要个体思维的努力,以反映说话人主观上对本体喻体之间的相似性的推理判断以及对其所涉及的层级性的认知判断。隐喻必定体现了说话人的认识,这是不言而喻的。

    (6)两个人在一起,人家就要造谣言,正如两根树枝相接近,蜘蛛就要结网。[8](P264)比喻词“像,宛如,正如,仿佛,赛过,是”等的出现本身便隐含了说话人的主观认知,并非客观的陈述。

    在《围城》隐喻中,更多的比喻词引起了笔者的注意。:

       (7)a.张小姐是十八岁的高大女孩子,着色鲜明,穿衣紧俏,身材将来准会跟她老太爷那洋行的资本一样雄厚。[8](P46)

       b.四个人脱下鞋子来,上面的泥就抵得贪官刮的地皮。[8](P154)

       c.幸亏年轻女人的眼泪还不是秋冬的雨点,不致把自己的脸摧毁的衰败,只像清明时节的梦雨,浸肿了地面,添了些泥。

    d.一切图书馆本来像死用功人大考时的头脑,是学问的坟墓;这图书馆倒像个敬惜字纸的老式慈善机关,若是天道有知,办事人今世决不遭雷打,来生一定个个聪明,人人博士。[8](P211)   比喻词“准会跟……一样,抵得,只像,倒像”表明了说话人对命题的主观态度和主观信念,隐喻性有程度之分,但隐喻性程度的判断是主观的。说话人在言语交际过程中总是想把自己说话的目的和动机传递给对方,同时听话人也会根据客观情景对说话人的意义进行主观性的识解。对事物的主观感知,都必然转移到语言的构造和使用上来,一切客观的感知都不可避免地混杂有主观成分。因此,隐喻也存在两层主语、两层表述,除了句表的语法主语,还必定隐含着更高一层的体现最终表达意图的言者主语。同时还包含了两层表述,表层是表达所承载的客观世界的客体性信息;深层则是表达所承载的主体性信息。

      

四、结束语

 

       语言与认知存在着紧密的关系。语言是人们通过感觉器官在体验世界的基础上经过认知加工逐步形成的,是主客观互动的结果。具有体验性的隐喻是人类认识世界的一种基本认知方法,是通过心智活动将对客观世界的经验进行组织,将其概念化、结构化的过程,它必然具有说话人的主观性。本文以《围城》中的比喻就隐喻的主观性做了粗略的论述,从隐喻表达说话人的视角、隐喻表达说话人的情感、隐喻表达说话人的认识等几个方面对隐喻的主观性进行了初步论述。主观性是隐喻的基本特性,研究隐喻的主观性可加深对隐喻本质的认识。

 

参考文献:

[1]沈家煊.语言的“主观性”和“主观化”[J].外语教学与研究,2001(4)268-275.

[2]李鑫华.英语修辞格详论[M].上海: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2000.

[3]胡壮麟.认知隐喻学[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4.

[4].管锥编(第一册)[M].北京:中华书局,1979.

[5]赵艳芳.认知语言学概论[M].上海: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2001.

[6]魏在江.隐喻的主观性与主观化[J].解放军外国语学院学报,2007(2)6-11.

[7].旧文四篇·读拉奥孔[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79.

[8].围城[M].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2.

[9] .递进复句与语言的主观性[J].新疆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4(4)127-130.

[10]徐学萍,尚 军,吴爱芝.语言主观化、句法表现和话语交际功能[J].燕山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6(1)16-19.

 

[作者简介:程瑾涛(1978-),女,陕西西乡人,西北农林科技大学讲师,硕士,研究方向为英汉对比研究,认知语言学等。 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外语系,陕西杨凌712100]

原载:《太原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08年9月第26卷 第3期
收藏文章

阅读数[3992]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