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学者风采

画皮式的人物——论《围城》中的苏文纨博士

邹丹
内容提要 《围城》作为讽刺文学的代表作,是一部探讨人的孤立和彼此间的无法沟通的小说。此作品呈现了一幅人物画廊图:苏文纨博士是个重要角色,是作为包装后的新派大家闺秀展现在读者面前的,她是“西学中用”的典型。
关键词 《围成》 苏文纨博士 新派大家闺秀 西学中用

  完成于一九四九年的《围城》,作为讽刺文学,它是中国近代文学中最有趣和最用心经营的小说,可能亦是最伟大的一部。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文学,一个时代也有一个时代的文学欣赏和文学评论。从“钱学热”的现状看,即便是其主题,仍时有新见提出,而就《围城》的人物而言,有人作过粗略的统计,总数在七十人左右,最有个性者在十余人。这些人物“个个有血有肉,传神阿堵,有时有些夸张,却都真实可信,和有些电影戏剧上定型话的人物大异其趣”。剧中主人翁方鸿渐以多余人形象向我们展示了“围城=入城+出城”的人生讽刺法则,人生是围城,婚姻是围城,冲进去了,就被生存的种种烦愁包围。提及主人翁方鸿渐,他善良并无用处,但自然就联想到与他一生有关的四位女性——放荡不羁的鲍小姐、矜持虚伪的苏小姐、纯洁可爱的唐小姐、心机甚重的孙小姐。在这场人物的画廊里,她们各自展现了人性真与伪,美与丑,善与恶,人性是复杂的,固来“人之初性本善”,受到后天环境等等各类因素的影响,人性变得难以捉摸了,正如西蒙·波伏娃《第二性》中言“女人不是天生的,而是变成的”。

        《围城》的作者安排人物出场的顺序很特别,与男主人翁第一个正面有纠葛的是放荡不羁的鲍小姐,而第一个登场于本部舞台的是苏文纨博士。这部作品虽展现了性格迥异的人物,苏博士与其他角色相比较而言,戏份较重,她的角色贯穿整部作品的始末。她的性格也颇为复杂,前后判若两人,促进了本部作品故事的向前发展。当鲍小姐与方鸿渐上演着难舍难分的爱恋,而恰巧地看中方鸿渐的苏博士在一旁咽着不为人知的酸醋,那味也只有苏博士自知了,其他人应是不了解的。正是苏博士以一个被卷入圈内的旁观者身份来评判着方、鲍两人的行为,无疑又给读者一个参照物,不仅使人物鲜活了,也使得理解文本如鱼得水般轻松了。从此,苏文纨便在“城内”、“城外”穿梭了。

        苏文纨不像鲍小姐那般卖弄风情,她还很有点文雅矜持;也不像晓芙那样超尘脱俗,她还很有点世俗功力;更不像柔嘉那般娇气袭袭,她还有点女强人味。给她扣上“新派大家闺秀”的称谓是再合适不过的了。可她是个虚伪做作,工于心计的新派大家闺秀。即使年龄有一些过时了,她的出场仍不失典雅端庄,摘下墨镜,眉清目秀,只是嘴唇闲薄,擦了口红还不够丰厚,但脸蛋光洁得月光泼上去就会滑下来,眼睛里也像闪烁着月光。她的典雅端庄、眉清目秀让人想起了中国自封建社会以来就着力培养的大家闺秀,那是温柔、贤淑的典范,又把博士的头衔给她扣上去,这可了不得,我想大多数的中国人会这样认为的。这是位新派的大家闺秀,这是她给人的第一印象。苏以知识女性的身份展示在读者面前之后,她与孙太太对话一番后,以及她对小孩的“关爱”后,美好的形象便开始出现裂纹,她虚伪做作的一面便一点一滴地泄露出来。

        回国的船上是热闹非凡的,也许在船上或更早苏小姐就倾心于方鸿渐了。可她先前自恃才貌出众而目中无人:那时候苏小姐把自己的爱情看得太珍贵了,不肯随便施予。现在呢,宛如做了好衣服,舍不得穿,锁在箱里,过一两年突然发现这衣服的样子和花色都不时髦了,有些自怅自悔。

        如今人老珠黄,门前冷落车马稀,正待降价相迎她昔日看不上的方鸿渐,居然被同船的鲍小姐占了先。在船上,鲍、苏、方似乎站在同一平衡木上,他们之间的疏远与亲近始终在变化着,直至后来鲍小姐由秃头未婚夫接走,方、苏开始一点点靠近。大概是鲍小姐有她的风骚,苏小姐有她的雅致,也许男人们总敌不过女人们的文雅与温柔。船上旅行很快就结束了,宴席终会散,人也有分离时,船靠岸,一船人散了, 散了船上的风景。在家的日子一天一天过,方鸿渐出于在家待的无聊,便奔赴苏文纨家,也好让那个随口说出的约定画上句号。两人见面的起初并不那么愉快,至少苏博士给人的印象是那样的。她表现很怠慢,一句“苏小姐才出来”已经表露无遗了,苏博士的清高与虚伪在此刻如岩浆从火山体喷发出来。除了简短与随意的几句寒暄外,苏博士的话题直指“吃喜酒”、“洞房花烛”,可想而知,苏博士的小心眼可非同一般,在她的字典里,似乎只有两个单身男女才可以打开心扉,倾心而谈。这次谈话正如帕拉达斯所言“女人虽刻毒,亦曾两度美;一度新婚床,二度亡命鬼”。那个年代里,女人总要把自己手中的绳子一头系在婚姻上,自从人们发明了婚姻这种机器,即使它不断地出现各种新毛病,但人们对它还是情有独钟。苏博士虽然是留洋归来的新派大家闺秀,也继承着中国女人被牵着的几千年的封建传统。一个封建社会中的女人,总会被社会牵着走,总会被婆家牵着走,总会被丈夫牵着走,无形中,女人也习惯了被牵……苏博士当然不能免俗,这也就引起她对婚姻的看法。

        苏博士主动追求自己倾心的方鸿渐,却又矜持谨慎。她手中的红丝线一头牵着“大胆”,一头牵着“含蓄”。她主动提出要给方鸿渐洗手帕和钉纽扣,在茶会上特意把鸿渐留下,只因他今天没有跟“自己”亲近,带有西欧女性大胆追求的影子。此刻让人体会到了一点新思潮的冲击,而茶会走廊的分别又只是短短的一句“再见”而已。如海潮的涨落,是那样的变化多端,沙滩上的人还来不及体味海水亲吻脚丫的快乐,海水早已离去。苏博士对于自己倾心的方鸿渐,又设法亲近,又不自觉地躲藏,那是“西学中用”,在中国半殖民地半封建的社会里,西学是不能很淋漓尽致展现的。在苏博士想进入自己理想爱情的围城中,她又显示了虚伪,玩弄爱情,故意引起方、辛两方的争执来玄弄自己的那点爱情渣滓。当她的爱情理想幻灭,又充当了饭中沙或鱼中刺的角色,自己得不到的就毁灭它,打去电话试探表妹晓芙及后来的挑拨离间,使晓芙、鸿渐原本幸福的爱情一下子走向结束的边缘,也许姐妹间的竞争是最隐晦的,留洋后的苏博士也就沾染了更多的利己主义,国内的温柔倒是展现得更胜一筹,只是敦厚的影子渐渐模糊了。

        在国难当头,苏博士是个“精明”、“能干”的女“走资派”。她“不到一年,挟公走私,倒卖外汇等悉数精通”;动乱年代,她却能在飞机上飞来飞去五六次,讲起自己的经历来还那样的炫耀。她的能干是可想的,她以走私赚钱,发国难财,她已没有苏博士的影子。还有她“旗袍掺合西式,紧俏伶俐,袍上的花纹是浅绿色横条子间着白条子,花得像欧洲大陆上小国的国旗,手边茶几上搁一顶阔边大草帽”的穿戴,更是把知识女性的影子抹杀掉。见了面,还不忘挖苦方鸿渐与孙柔嘉,对孙柔嘉的视而不见,对方鸿渐的冷嘲热讽,使方、孙二人陷入无比尴尬的境地,苏博士的小心眼与势利眼一同迸发,使她的个人形象萎缩到了极点。她很“精明”,却“精明”得不合众人及社会的眼,起初那个连衣服都极斯文讲究的苏博士也随岁月给消磨掉了,现仅存她坏女人的一面,对她也就没有什么可以言论的了。她用留洋得来的博士头衔打掩护,在战乱的中国发着昧良心的国难财,可谓“西学中用”,披着洋博士的外衣,做危害国人的走私活动。

        有人认为汪太太是苏文纨的后半生写照,的确有它的道理。汪太太始终有点侍儿扶起娇无力的柔弱,这种娇弱的身影,见了谁人会不怜悯呢!这种娇羞的声音,听了谁人不怜惜呢!也是这种撒娇的本领让汪太太备受宠爱。她却也精明能干,能用巧妙的手法化解三个男人与自己的纠葛。汪太太的这种撒娇与能干,在苏的一言一行中也得到了很好的体现。因为这种撒娇,方一再的不忍心拒绝苏的热情;因为这种能干,苏在战乱中走私货而发国难财。

        苏文纨博士几乎是“中体西用”社会文化氛围的具体体现,她出身名门,打扮也讲究,但实际上她的身上少了一点中国大家闺秀式的温柔敦厚,沾染上了巴黎上流社会交际圈贵妇人矜持自负、卖弄风情与盛气凌人的习气,她是以博士身份为粉饰的新派大家闺秀。在战乱的历史洪流中,她美丽外衣下藏着铜臭与阴险,她是画皮式的人物。因为苏文纨的一句话语或是一个动作都已经夹杂很多的不可说的秘密,秘密一旦揭穿了,那张美丽人皮外衣下包裹着什么稀奇古怪的事物,虽可以看透几分,但还有几分是要我们每个人去猜想的……

 

[参考文献]

[1]()菲利斯·切斯勒.女性的负面[M].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2006.

[2]夏志清.中国现代小说史[M].复旦大学出版社, 2005.

[3]柯灵.喜《围城》上屏幕[J].文汇月刊, 1990(6).

[4]钱锺书.围城[M].人民文学出版社, 1994.

 

[作者简介]邹丹,女,湖北荆州人,长江大学文学院学生,长江大学《长大青年》(季刊)主编,长江大学文联理事。湖北长江大学文学院,湖北 武汉 434000)

原载:《语文学刊》2009年第6期
收藏文章

阅读数[5002]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