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学者风采

浅谈《围城》方鸿渐的爱情

钟巍
内容提要 《围城》是钱鍾书先生唯一的一部长篇小说,同时也是中国现代小说中的一部杰出作品之一。其中关于爱情的经典理解:婚姻像是一座城堡,外面的人想攻进去,里面的人想冲出去。令大家拍案叫绝。面对这样一个现实问题,我们不得不重新思考一下,难道爱情、婚姻注定是一首哀挽之歌,难道真的我们真的都不得不置身于这样一座伤心之城吗?
关键词 爱情 伤心 现实抗争 希望

 

       《围城》里的爱情,我看到的更多是悲情的氛围,是伤心的色彩。不得不佩服钱鍾书先生的眼光与视角。《围城》外的爱情,我们现在看来,更多的也无非是伤心之痛,大凡经典的爱情,多数轰轰烈烈,当然也多数短暂。就像的罗密欧与茱力叶,就像梁山泊与祝英台,就像贾宝玉与林黛玉的爱情……但是,这一切的短暂都敌不过他们相爱的绚烂光彩,纵然在这样的爱情中,看起来是伤心的,是悲情的,但我们却可以清楚地看到他们在抗争,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现实抗争背后的希望。

        我们通常认为,在《围城》中,方鸿渐为我们诠释了三段爱情,而在船上与鲍小姐的那一段并不能叫做爱情,那只不过是在你无聊我空虚的情况之下双方的一个玩笑也好,一次游戏也好。

        方鸿渐真正意义上的3段爱情,分别是和苏文纨、唐晓芙,还有孙柔嘉。3段爱情各有各的形式,最后却不得不面对同样的结果,那就是分手,一拍两散,留给双方的都是伤心和悲哀。从这里面,我们看到了深陷爱情旋涡的恋人的苦闷,也看到步入婚姻殿堂的爱人之间的彷徨!

 

一,方鸿渐与苏文纨、唐晓芙

 

       每个人都有七情六欲,更何况正值青春盛年的方鸿渐。刚刚回国的方鸿渐,生活是如此的乏味和空虚无聊,在这样的生活之下,他当然会萌发找一个女朋友,来打发寂寞生活的想法。而当时的他,还没有体味过爱情的伤痛与情路的挫折。他要追求的是眼前的舒适。于是他找到了在船上相遇的大学同学、留法博士、官家千金苏文纨,这时他来不及去顾及从此多事这一严重问题,因为他并不爱苏文纨,只是“现成的女朋友太缺乏了!好比睡不着的人,顾不得安眠药的害处,先要图眼前的舒服。”在与苏文纨的交往中,他认识的苏的表妹唐晓芙,一个纯真而又甜美的少女。他暗中追求唐晓芙,却没有勇气拒绝竭力追求他且朝夕等待着他向自己表白、求婚的苏文纨。其间又无辜地被赵辛楣当作情敌来对付,待他最后摊牌时,专横、愤怒、嫉妒的苏小姐恶意地挑拨方与唐之间的关系,造成了两人间一连串的误会。这时的方鸿渐已经深陷围城之中,但是他还是奋力抗争,他本想向唐小姐解释清楚,两人重修旧好,可补救是不及时,两人终在后悔中分手。

        所爱的人追求不到,不爱的人自己不要。因此,在这一围城中方鸿渐是彻彻底底的失败了。他在突围的过程中可谓是伤痕累累,不但要应付工于心计、善于伪装作态的苏小姐,还要应酬故弄玄虚、欺世盗名的董斜川、褚慎明之流,更甚的是还要抵挡所谓情敌赵辛楣的无形攻击。他被这些围困得措手不及,最后他不但得不到唐晓芙,还得罪了他吃住所依的周家,只有选择离开上海。他的爱情人生便在此终结。“昨天给情人甩了,今天给丈人撵了,失恋继以失业。”正是主人公方鸿渐情场上“围城”争斗中失败的鲜明写照。

        方鸿渐这样的人生处境,使他对爱情(唐晓芙)的追求不能如愿,因为他们之间存在难以打破的隔阂,难以互通的情绪。因此,方鸿渐的围城人生揭示了现代人难于把握自己人生,主宰自身命运的困境,这是一种复原,以缺乏爱情萌生为起点,其间经历了追求最后又以幻灭为终点,才到无起点即是终点的过程。

 

二,方鸿渐与孙柔嘉

 

       叔本华认为:“欲望得不到满足就产生痛苦,得到满足就感到无聊。”《围城》的主人公方鸿渐在追求爱情上接二连三碰壁和幻灭。欲望的无法满足使他痛苦。受伤的他只剩下家庭这一道防线,婚姻这一救命草了,于是为了填被空虚、抚慰伤痛,他轻率地踏入了婚姻阶段地人生。

        婚姻是现实的社会生活,所以方鸿渐的婚姻之旅遵循了现实原则,他在事业失败,本不打算结婚的情况下,糊里糊涂地和同校助教孙柔嘉结了婚,一结婚方鸿渐便进入了“金漆的鸟笼”,掉入了婚姻的围城。小说的后部分用了大约七分之一的篇幅描写方鸿渐家庭关系的矛在盾,形象地表现了方鸿渐被家庭所围困的痛苦,这正与前文人物口中说的:“结婚就象金漆鸟笼,笼外的鸟想进去,笼内的鸟想出来,所以结而离,离而结没有结局”(褚慎明)“法国也有这么一句格言:不过不是说鸟笼,说是被围困的城堡,城外的人想冲进去,城里的人想冲出来。”(苏文纨)前后呼应。主人公方鸿渐婚姻阶段的人生又是在围城中跌爬滚打,以失败告终。

        在当时那种社会环境下的中国可以说是豪无出路。因此,生活在其中的普通大众也不可能有能力去抗争,找到自己的出路。所以,《围城》的主人公方他再次冲出一个“围城”,又来到一个“围城”的入口──他打算投奔在重庆当官的赵辛楣谋取职业,这肯定也是一条前途未卜的坎坷不平的道路。小说在一阵老式自鸣钟的“当、当……”声中结束。像过去一切杰出的现实主义作品一样,它没有提供什么关于社会和人生出路的明确结论,但他描写的生活本身,“深于一切语言,一切啼笑”。

        这一切,无疑是令人伤心的,在这座伤心之城,不仅仅是方鸿渐深陷其中不能自拔,小说中的其他的人物同样是这样的命运。而且后来的人们也在不断的重新演绎着这样的悲惨的命运。

 

三,抗争中的希望

 

       我们看到,《围城》中的爱情确实是伤心的。但是,也可以看到其中的希望。爱情是“两情若在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的超然、平淡,还是“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的坚守、刻骨,亦或是“赠君明珠双泪垂,恨不相逢未嫁时”的无奈、惋惜?或许是“春蚕到死丝方尽”的执著,或许是“蜡炬有心还惜别”的眷念,或许是“碧海青天夜夜心”的牵挂;或许是“过尽千帆皆不是”的守望。我佩服方鸿渐的追求,也因他而提醒自己,爱情甚至婚姻都不能让人失去追求,只有有追求的人生才充实!也许,在这座爱情之城中,早就为我们谱写好了曲调,只是在于我们用什么样的心情,用什么样的追求去聆听!

 

参考文献:

[1]杨绛《记钱书与<围城>[M]三联出版社香港分店1987

[2]陶大镛《现代资本主义论》[M]江苏人民出版社1996

[3]《小说鉴赏文库·中国现代卷》[M]陕西人民出版社1986

[4]书《围城》[M]人民文学出版社1991

[5]陆文虎编《钱书研究采辑》[J]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1992.111

 

[作者简介]:钟巍,姓别:男,出生年月:198512月,学校(单位):四川省西华大学人文学院2006级中文系1班。四川省西华大学人文学院2006级中文系1班四川成都610039

原载:《青年文学家》2009年第12期
收藏文章

阅读数[14027]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