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学者风采

掷与江潮万古鸣——试论吴世昌先生的学术思想、方法和意义

王学海
内容提要 吴世昌是一位文史通才,其学术思想可从“质疑师说”的新锐思想,“词辩”中的以声出情、以情圆境、以义设境、以音证境,“评判”的当代意义,“新论”中的极富个性与创建,“立场”的真实而非媚俗上滋生的丰富性等中去考察。其学术方法又拟可分为“基础甄别的科学选择性”、“多层分析的深入连贯性”、“多元询问的主动碰撞性”,并可从中找到闪光点。其学术意义在于不被尘世俗土所埋的精神境界,是学术界中升华的人性,是学术工作者个体在更大更崇高的系统中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并自觉顺位,是发前人所未发之所见,是扬弃人性之私的一种超越后的生命新基点,是使我们最终看到了人性一一追求一一价值的一个直观的审美对象。
关键词 吴世昌:学术思想:方法:意义:反向建构

吴世昌的名字和他的学术成就就像“明天”和“天明”这两个词一样,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值得人们去重新再认识的。“明天”意义上的吴世昌就像在一般国人乃至学者的心目中仅是个“红学家”的单义重复,而事实上他在古文字学、音韵学、史学、词学等领域都成就斐然却鲜为人知。这固然跟我们对他的宣传研究不够是分不开的,但更重要的还在“天明”一一对他全方位地进行宣传和研究,准确地提示他的全貌,通过分析评论了解他被尘土埋没的思想和科研方法,并重新确立他在20世纪中国文学界和学术界的地位,此才是“天明”的实质性含义。特别是在今天人们对“西方中心论”和“东方主义”争执不下之时,回顾吴世昌先生在牛津大学以东方的文明影响西方,在西方处于强势以压制东方之形势下,作着一种不再屈从于被西方文化所建构出来的“他者”的地位,且又不是把东方文化当作西方先进文化的对立物,而是把它作为世界文化中的先进文明部分去影响西方,并在其中表现出东方文化所特有的源远流长、博大精深,又极富现实意义的确定性来。这个历史的存在与历史的现象,于今看来,对我们的文化建构和发展,对中外比较文学和比较文化的研究,仍有着极大的研究价值和战略意义。

一、思想

日本学者竹内好曾经说过:“所谓思想,总是要对现实有所触动,总是那种变革现实(也包括精神)的东西吧。如果是这样,那么思想之为思想,总是要对现实有所触动,总是那种变革现实(也包括精神)的从维持现状的立场上看,它总是危险的。”[1](p72)吴世昌先生一生治学,其思想正若竹内好所云,时时对现实有所触动,并呈其危险性。现分“质疑师说”、“词辨”、“评判”、“新论”、“立场”五个方面试释之。

“质疑师说”是指胡适在20世纪初的中国乃鼎鼎大名的留洋博士,是石昌辈们的先生辈。当吴世昌还是燕京大学一名普通的学生时,一篇《释<书><诗>之“诞”》被破例在《燕京学报》第八期上刊发后,胡适读到之后竟拍案叫绝,还为此专门写了《我们还不配读经》一文加以赞叹和阐述。而当“九一八”日寇侵华由此引出学生抗日运动时,胡适劝大学生们交心学习,并在《独立评论》上撰文说“我们可以等候五十年”。针对这不抵抗主义的谬论,吴世昌秉笔自书,直接致信胡适予以质问:“你说这话,有一个假定的大前提,即在此五十年中,敌人任凭你体养生急、生聚教训、练兵磨刀,等你去报仇,他在这五十年中丝毫不来干涉你,然而天下有这样的人前提吗?”当胡适复信指出“但是你错了”,要吴世昌不要把事情“看得太容易”这样教训他时,吴世昌面对昔日尊敬并曾提携他的恩师,坚持吾爱吾师但吾更爱真理,继续驳斥胡的偏狭之见,喊出“唤起民众,组织民众,训练民众”的大音。从政治上讲,这是一种爱国之声,从哲学上讲,却正是一种辩证哲理。由于吴世昌先生有着这一种思想,才会使他成为燕京大学第一个贴出《告全体同学书》的人,才会被全体学生推举为抗日会主席,领导学生罢课游行并影响了整个北京的高校乃至全国的大中学校。以释一“诞”字名震海内外,受到著名老师的赞赏并确立其在学术界的地位,又以一纸书信和一张告示对不抵抗的现实进行有力的触动,并以实际行动试图去变革这一现状,其危险性从其时的政府出发和自身的安危出发是不言而喻的。然吴世昌先生之独立思想,恰在此生命进程中双向地形成。

……

点击附件浏览全文!

请下载: 附件1
原载:《韩山师范学院学报》第24卷02期
收藏文章

阅读数[5193]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