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学者风采

关于唐弢"袭录"施蛰存

眉睫

  最近在报上读到龚明德先生指出唐弢"袭录"施蛰存的文章《〈邻二〉佚文考》,文章基本观点为:"幌以唐弢自己的对读为据,就冒充自己的发现,《〈邻二〉佚文》于是出笼""或许为了得一点儿稿费,唐弢不择方式地撰文卖稿",还认为唐弢的袭录之心"昭然若揭",进而推断出"'五四'以后中国现代书话写作的源头绝不仅仅是某一个具体的'名人',而是在自发的读书群体中自然而然产生出来的一个写作团队"。对此,我有些不同的意见。

  唐弢与施蛰存的着眼点并不相同。就施蛰存而言,是读到《茅盾散文集》,为其中《邻二》的佚文感到遗憾,于是翻出茅盾的来信,加以引录,为之补全。而在唐弢,则是《速写与随笔》出版后,读到补全的《邻二》,于是想起买过的《茅盾散文集》和读过的施蛰存《无相庵断残录》一文。可能恰是在《速写与随笔》出版之际,为了引起读者对施蛰存《无相庵断残录》一文对《邻二》补全的贡献的注意,于是根据《无相庵断残录》中一节《〈邻二〉的佚文》,写了一篇《〈邻二〉佚文》,聊存一记录。这样的小文,恐怕可以得到当时读者的宽容和理解。为了表示并非掠美,还在文中明确指出是由《无相庵断残录》写出的,有心读者自可按图索骥。若为存心抄袭,提到《无相庵断残录》,岂非"此地无银三百两"。施文着眼于《茅盾散文集》,而唐文着眼于《速写与随笔》,虽然说的是同一个事情,但系不同的书话也。唐弢的这种"文抄公"式转述的写法、态度,可谓见仁见智,值得今之书话作者把玩--当然,这在中国诗话、文话传统里是很常见的。

  至于龚先生由这个"袭录""发现",很快地上溯到"中国现代书话写作的源头",否认"名人"(暗指唐弢)的"现代书话之父"的地位,也许有点"醉翁之意不在酒"的意思吧!

  

原载:《中国社会科学报》 2010-6-22
收藏文章

阅读数[1840]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