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学者风采

《管锥编》札记六则

宋钢

钱鍾书《管锥编》融贯古今,沟通东西,汪洋姿肆,蔚为大观。兹撮其中有体会者,略作生发。

 

一、反象以征

这是一种解释词意的辨证而灵活的方法。反,即相反;象,即相象。以相反而又相象这种表面似乎矛盾和对立的现象,参照具体语境来阐说词义,才不至犯只顾顺求而不懂逆揣的错误,才能细致而深微地挖掘相同的词在不同语境的或相象或相反的意义。反象以征实含如下两义:

()是辨证析理,不可拘泥,相反相成,贯通词义,从而了解和掌握正话反说、反话正说的真谛,理会并运用相克相生、彼此发明的哲理。如英国文学家赠女友酸辣泡菜一器,并非助其更加尖酸泼辣,实乃劝其温柔谦和,这种用法其实已含“讽谏”之意。

()是反象以征并不意味着任何情境下都一律求相反相成,而是应透过现象准确把握何种为曲示,何种为直指。反象以征固然多为曲示,但又并非全为曲示,也有直指。如阮氏赠杜宗石斧一事,即为直指而不可牵强为曲示。

 

二、企慕情境

企为企盼,慕为艳慕。企盼与艳慕本身已含有想要得到实际却仍未得到的距离之感。此种距离并非全指物理空间,其侧重在心理空间,或日物理空间是虚,心理空间是实,亦即化虚为实。质言之,这种距离在诗文中的表现,似乎常以物理空间的阻隔来述说心理和精神的阻隔,如《兼蔑》和《汉广》皆如是。

企慕情境其实表述的是一种“美在距离”或曰“距离生成美”的理念。所谓可望而不可及,极类雾里看花、手中望月之朦胧美,也就是形不能至而神向往之的境界。朦胧美作为美学范畴的一个要素,所传达的正是这种企慕情境。

正如钱鍾书先生所析,“在水一方”寓慕悦之情,示向往之境。顺流逆流反复追寻,即是慕悦之情;不因时间推移而始终不渝地追寻,即是向往之境。

 

三、情感价值

情感价值是指文学艺术作品的借物抒情或借景言情,说的更通俗些就是所谓托物寄情。这个概念涵盖了审美创造和美学欣赏两个层面的意义。

就审美创造言,“情感价值”不应也不等同于“观感价值”,也即应源于生活而又高于生活,可以是现实,也可以是理想、幻想、想象、联想,但绝不是纯粹而呆板的写实(即如照相机一般简单照录生活原样)

就美学欣赏言,如钱氏所述,审美创造本可“引彼喻此”,而美学欣赏自然就不能坐实当真。所谓“寸寸而度,至丈必爽矣”。文学艺术尽可以是现实的,但欣赏却不可按图索骥,对号人坐。正确的做法是区别文学艺术的审美创造与生活原样,明白“诗文刻划风貌,假喻设臂,约略仿佛,无大刺谬即中”的道理。

 

四、同时反衬现象

同时反衬现象是指在语言运用过程中那种“言在此而意在彼”的现象,又是那种“即微见著”“以曲为直”不露声色,类似顺口说出的常见而又为人忽略又极易被人误解曲解的表述手法。词语或句子或语段的安排往往会呈现出烘托和陪衬的现象,问题的关键是,读者在破译其内蕴时,应把握好谁烘托谁,淮陪衬谁,亦即务必分清何者为主,何者为宾,将陪衬烘托的双方作为一个整体来对待和审视,找出作者所要表达的中心意思。此类现象不仅如钱氏所举,即在日常生活中亦为多见。如热恋中的人说’。我痛苦死了”,其实反衬的恰是“我幸福死了”。又如夫妻间常说“我恨死你了”,其实反衬的恰是“我爱死你了”。中国古老的词汇中更有一个词,最深切形象地证明了“同时反衬现象”的存在,那就是把恩爱夫妻说成“冤家”。推展开,又把成家叫做“不是冤家不聚头”。这种以有声托无声、以恨达爱、以爱传恨、由表及里、声东击西的写法,貌似漫不经心,实则匠心独运。再如“苦乐年华”,实以乐衬苦,其意在说人生乐少苦多;“悲喜人生”,也是以喜衬悲,其意在说人间悲多喜少。

 

五、背出分训而又同时合训

作为汉语的一种训话释义的方法,“背出分训而又同时合训”,虽不一定由钱氏首倡,但在钱氏手中,此一方法确实得到了广泛而坚实的印证。

“背出分训”是言不同的词分开可有不同之义,“同时合训”则言不同的词合在一起又可有相同之义。怎么使不同成为同,怎样融合区别而又联系的词之义,这不仅仅是训话释义的仅限于特定字词的做法,也是贯通所有文字现象乃至文化现象的重要原则。钱氏所述“衣”字“隐身适成引目之具,自障偏有自彰之效,相反相成,同体歧用”的事实证明了一字多义、分训合训相得益彰的道理。而钱氏由“诗”之不同释义所推出的“之”“持”字异而义同的结论,更是石破天惊,新人耳目。因此,钱氏理论至少可给我们如下启迪:

(l)要用辨证思维灵活地理解和运用一字多义现象;

(2)要从联系、发展的立场出发,认识和把握异字同义现象;

(3)为同音互训提供了借鉴。如由“诗”、“之”、“持”,导出“之”、“持”为“背出分训而又同时合训”;

(4)启发我们明白“诗广譬喻,托物寓志”之理,即透过字词的表面义而沟通其实质。

 

六、“物一无文”和“物无一则无文”

《周易·系辞》曰:“物相杂,故曰文。”其中“杂”指交错,亦即“多”义;‘。文”指纹彰,亦即“茂’‘义“显”义。从字面看,这六个字是说“事物相互交错纠合,所以才显出其繁茂之象”。但引伸来说,“物”、“文”不能局限在事物和事物所呈现的形态上,“物”可指一切,“文”也可指所有的形态。

“物一无文”是说一“物”不能成其“文”,即任何事物如果单一了,它的“文”即形态就显现不出来,所以要想成“文”,就应该“强弱相成,刚柔相形”。

“物无一则无文”则言物虽多但如无一统领,势必杂乱无序,也不会产生影响,这就叫做以一串多,方可以少总多,以多托少。以文章为例,引述材料越多,越不能以材料代替观点,而应始终以一个主旨、一个主脑,或一个主题、一条主线贯穿。反之,“无一”则“无文”,文章则会是“下笔千言,离题万里”。

因此,正确处理少与多、一与繁的关系,对于文章构思和表情达意具有重要的意义。即不能因一少而显单薄,也不能因众多而生滋漫,所谓“一与不一相辅成文”,才会达到“一贯寓于万殊”,遵循“文章无定法”的原则,创作出“一在其中,用夫不一”的精美作品。

钱氏谈艺,常能举一隅而以三隅反,进而能以常人之心得意外之获。其思维之填密而阂阔,析理之精到而中微,正是不待安排而自然流出,确是振聋发聩,启人良多,值得借鉴和深研。

 

作者:内蒙古师范大学中文系讲师 邮编 010010

 

原载:《内蒙古教育学院学报》1999年第3期
收藏文章

阅读数[1951]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