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学者风采

钱鍾书为翻译学定位

李田心
内容提要 1986年钱鍾书将中国翻译工作者协会的刊物题为《中国翻译》。根据冯友兰哲学思想推断,中国翻译是人文社会科学。“科学”一词是模糊词,中西方学术界的界定有差异。受伍铁平《模糊语言学》启迪,本文从模糊语言学角度对“科学”的含义进行论述,力图解决译论界争论了十几年之久的一个重大理论问题———翻译学的性质及其定位。 
关键词 翻译;翻译学;定位

近些年,译界同行在大力构筑翻译学,译论家们辛勤耕耘大胆探索,力争使翻译学早日成为一门独立的学科(科学)

凡建立一门新的学科(科学),首先必须弄清楚该门学科的性质。换言之,必须首先给这门学科定位。只有准确的定位才能确定学科研究的范围、方法以及与其他学科之间的关系。翻译学能不能成为一门独立的学科?这门学科是什么性质?翻译学是科学还是艺术?或者翻译学既是科学又是艺术?翻译科学是寻找翻译过程中客观规律的科学?对这些重大问题译论家们进行了深入的探讨,大家各抒己见,言之成理。然而,到目前为止,译界同行对这些重大问题意见仍未统一,分歧依旧存在,争论还在继续。笔者经过一番研习,发现前辈学者钱鍾书对翻译学早已精确定位。

早在一九八六年,学界泰斗钱鍾书将翻译学定位为一门人文社会科学。

中国翻译工作者协会的机关刊物原名《翻译通讯》,一九八六年改名,钱鍾书将它题名为《中国翻译》。

《中国翻译》中的“翻译”二字是个多义词,在汉语中有六种含义: 1、翻译行为(translate……give the meaning of something said or written in another language ) 2、翻译过程(translating) 3、翻译结果(translation可指译本或译文) 4、翻译事业或工作(translation) 6、翻译学(translatology)

《中国翻译》作为一种刊物的名称,其中“翻译”不指翻译行为、翻译过程、翻译结果或翻译工作者,而应指翻译事业或翻译学。我国有许多刊物的名称之前冠以“中国”二字,比如《中国建设》、《中国旅游》、《中国金融》、《中国法学》、《中国音乐学》等,它们是指中国的某种事业或中国的某门科学。《中国建设》这一刊物反映中国解放以来各时期的建设事业。《中国法学》则直截了当地指中国的法学。《中国翻译》不是反映中国的翻译事业的刊物,而是反映中国翻译研究的刊物。《中国翻译》的宗旨是:“开展译学理论研究,交流翻译经验,评价翻译作品,传播译事知识,促进外语教学,介绍新、老翻译工作者,报道国内外译界思潮和动态,繁荣翻译事业。”从刊物的宗旨看《中国翻译》中的“翻译”指“翻译学”。

《中国翻译》有许多栏目,如“译学论坛、翻译理论与技巧、翻译教学、实用英语翻译、新书评介等,译学栏目正是现代翻译学包含的内容。Wolfram Wils参考James Holmes等人的学科框架,把他自己的翻译学分成(1)普通翻译学:研究翻译过程中的普遍原则。普通翻译学具有纯理论功能。(2)描写翻译学:研究两种语言互译过程中各种具体问题。(3)应用翻译学:研究翻译教学等。对照Wils翻译学框架,《中国翻译》中的有些栏目属于普通翻译的范畴,如:译学论坛,翻译理论;有些是描写翻译学的内容,如:翻译技巧等;有些则属于应用翻译学,如:翻译教学。因此将《中国翻译》各栏目与Wolfram Wils翻译学的内容对照判断,《中国翻译》中的“翻译”二字的意义应是“翻译学”。

在某一门学科或科学之前冠以国家或地区的名字这一问题,中国著名历史学家、哲学家冯友兰在《从中华民族的形成看儒家思想的历史作用》一文中有论述:“中国哲学史讲的是‘中国’的哲学的历史,或‘中国的’哲学的历史,不是‘哲学在中国’。我们可以写一部《中国数学史》。这个史,实际上是‘数学在中国’或‘数学在中国的发展’。因为‘数学就是数学’,没有‘中国的’数学。但哲学、文学则不同,确实是有‘中国的’哲学、‘中国的’文学……”

冯友兰先生这段话的意思是科学有自然科学和人文社会科学之分,自然科学无国界,人文社会科学有国界。自然科学之前不能冠以国家的名字,如不能说“中国的数学”;但人文社会科学之前可以冠以国名,如:“中国的哲学”、“中国的文学”。“中国翻译”等于“中国的”翻译学。翻译学之前冠以国名证明翻译学不是自然科学,是人文社会科学。钱鍾书大师的题字《中国翻译》,就是对翻译学的定位:翻译学是一门人文社会科学。

有人会说,钱大师的“化境”译论是典型的艺术论,不是科学论。因此推论,钱大师不会将翻译学定位为一门人文社会科学。

“科学”这个词是模糊词,中西学术界对这个模糊词的理解有差别,西方学术界对它的理解也不统一,中国的汉语词典对它的定义不一致。近年来中国社会科学界对“科学”的含义进行了许多研究和讨论。笔者认为翻译()至今不能定位,是因为“科学”一词的模糊性所致。

首先让我们比较一下中西方词典对历史学、美学、化学和物理学的定义。

史学:《现代汉语词典》:以人类历史为研究对象的科学。《牛津现代高级英汉双解词典》: history branch of knowledge dealing with the past events political economic of a country continent or the world .历史学,历史。

美学:《现代汉语词典》:研究自然界、社会和艺术领域中的美的规律与原则的科学。《牛津现代高级英汉双解词典》: branch of philosophy which tries to make clear laws and principles of beauty (哲学中的一门,研究美的法则及原理)

化学:《现代汉语词典》:研究物质的组成、结构、性质和变化规律的科学。《牛津》: branch of science that deals with how substances are made up how they (their elements ) combine how they act under different conditions [化学(科学的一门),研究物质之构成及其元素、其化合及其在不同情况下之作用]

物理学:《现代汉语词典》:自然科学中的一门基础学科,包括声学、热学、磁学、光学、原子物理学。《牛津》: group of sciences dealing with matter and energy (处理物质和能的科学)

从词典的定义可以看出,中西方学术界对“科学”一词理解不一样。中国学术界将史学、美学、化学和物理学都视为科学,而西方学术界将史学和美学不视为科学。西方一些人对科学的定义比中国学术界狭窄。他们认为一个学科只有达到了对象的可重复性,描述的客观化、形式化和定量化,知识的可积累性等一些自然科学的特征,才属于科学。

西方学术界对“科学”的定义也不一致。《牛津现代高级英语双解词典》对科学的定义有三个。其中第一个是: Knowledge arranged in an orderly manner esp. knowledge obtained by observation and testing pursuit of such knowledge .从这一定义看只要是Knowledge arranged in an orderly manner都是科学。但Knowledge arranged in an orderly manner中的Knowledge是否要成体系在这儿是模糊不清的,清楚的只是arranged in an orderly manner .至于后面的解释: esp knowledge obtained by observation and testing,则更增加了“科学”一词的模糊性:按照一定顺序排列的知识是“科学”,“特别是通过观察和试验获得的知识”是科学。因此,根据这一定义,科学存在着两种意义。一种是普通的科学,另一种是特殊的科学。“特殊科学”中的Knowledge一词的意义也是模糊的,“通过观察和实验获得的知识”是指其中哪些知识呢?这是个“上下均无明确界限”的词。由于定义的模糊,英语词典中具体到某门学科时,各种词典就出现差异。例如:《牛津英语词典》对pedagogy (教育学)的定义是science of teaching (教的科学)。《朗文英汉双解词典》对此词的定义是the study of ways of teaching (教的方法的研究)。《韦氏新大词典》的定义是the art science or profession of teaching (教的艺术,教的科学或教育工作)。《柯林斯英语词典》的定义是(教的原理,教学实践或教育工作)

汉语词典对科学的定义前后不一致。《现代汉语词典》对“科学”的定义是:反映自然、社会、思维等客观规律的分科的知识体系。根据这一定义,“科学”必须具备两个条件: 1、具有客观规律; 2、成为知识体系。由此得出,只有自然科学和少数人文社会科学才属于科学范畴,因为只有它们才是具有客观规律的知识体系。《现代汉语词典》对于“社会科学”的定义是:研究各种社会现象。这一定义与上面的定义不一致。上面的科学不管反映自然还是社会,都必须是客观规律的知识体系,而第二个定义既没有强调客观规律,又没有强调知识体系。按照第一个定义,“写作学”、“营销学”、“演讲学”等不是科学,因为它们不是客观规律的知识体系。然而按照第二条定义,它们是科学,因为它们是研究社会现象的。

翻译学是研究翻译这种社会实践(现象)的,按汉语词典第二条定义,是科学(社会科学)。按照第一条定义,不是科学,因为翻译过程是主观行为过程,在这一过程中,必须遵守原语和译语的客观规律,但这一主观行为过程本身不存在客观规律。“客观”意思是独立于主观之外,与“主观”相对。主观行为过程存在着客观规律这样的句子本身就自相矛盾。于是有些译论家认为,既然翻译过程不存在客观规律,不能成为客观规律的知识体系,翻译就不是科学,只能是艺术,翻译学是研究翻译理论的学科。

中国社会科学界对“科学”的定义,近年来进行了许多研究,学者们按照马克思主义观点对“科学”作出的解释是完全可以接受的,可以去掉是是非非。

《光明日报》学术版2000425刊登了李德顺《哲学和人文社会科学的定位》的文章。在谈到带有人文性质的研究和创作是否属于“科学”时,他说:“对于这个问题,国内外学术界一直有争论,关键是对科学的理解不同。”可见,“科学”一词是模糊的。他接着写道:“以西方一些人的标准,一门学科只有达到了对象的可重复性,描述的客观化、形式化和定量化,知识的可积累性等一些自然科学的特征,才属于科学。这种狭隘观点目前仅承认现代经济学、社会学等少数社会学科是科学,而把政治学、史学、法学等统统排除在外。”接着他介绍了马克思主义的科学观。他说:“按照另一种观点,特别是马克思主义的观点,科学的实质在于‘理性地处理感性材料’(马克思),在于通过‘实事求是’(罗素)的研究去追求真理,凡符合这一实质的研究活动及其成果,就属于科学范畴。”按照这一观点,政治学、史学、法学等都是科学。

马克思主义的科学观使用的词语是精确词。其中的“感性材料”是可以通过感官感觉到的实实在在的东西。

翻译是语际转换,涉及两种语言文字,语言文字是可以感知的材料,译者在翻译过程中,通过眼睛、耳朵、大脑感知到对象———语言文字,运用各种知识,经过周密思维,将其转换成另一种语言文字。这就是马克思所说的“理性地处理感性材料”。翻译的标准是信、达、雅,从一种语言文字变成另一种语言文字是求信、求实、求真,是“实事求是”,因此翻译是科学。

翻译学以翻译为研究对象,翻译是一种实实在在的实践,这一实践可以被感知,翻译实践的结果是翻译作品,翻译作品可以被感知,是可以感知的材料。劳陇先生说,翻译学的任务是研究解决翻译的why(为什么)what (是什么)how (怎么办)的基本问题,逐步建立起完整的翻译理论体系来。

作为科学必须有较完整的知识体系,我国的翻译实践活动已有几千年历史,翻译研究虽然起步较晚,也有百年历史。我们的前辈学者积累了丰富的翻译经验,总结了不少的翻译原理、方法和技巧,当代译论家继承和发展了前辈学者的研究成果和吸收国外新的理论和原理,足以使翻译()构成知识体系成为一门独立的学科(科学)

翻译()是人文社会科学。人文社会科学求真、求是,不追求所谓的客观规律。博士生导师劳凯声教授在《中国教育报》(2000614)发表的文章中说得很清楚:“社会科学的研究不追求所谓的客观规律。”因为“社会科学研究的对象大多数是无规律的非决定系统,在这里主体的选择作用活动起着决定作用。”

翻译和艺术是一对矛盾吗?有人认为一门学科要么是科学,要么是艺术;是科学的,不是艺术;是艺术的,不是科学。这也是科学和艺术的模糊性引起的是是非非。其实中西方学术界并没有将科学和艺术对立起来,也不将它们视为一对矛盾。

《牛津现代高级英汉双解词典》在解释art (艺术)时,第二个解释是: something in which imagination and personal taste are more important than exact measurement and calculation :想象及个人鉴赏力比精确计算更为重要的事情;人文学科: History and literature are among arts subjects (contrasted with science /science subjects).历史及文学均属于人文科学(人文学科) (别于科学或科学学科)Teaching /Public speaking is an art.教学(演说)是人文学科。……《牛津》词典里的science (科学)指的是自然科学和具有自然科学特征的少数社会科学,如经济学等。它将history (史学)literature (文学)teaching (教学)public speaking(演说)并列在一块,归于人文科学范畴,其中的literature (文学)teaching (教学)public speaking (演说)按中国传统划分属于艺术范畴。由此可见,西方学术界也将艺术视为科学———人文科学。

美国有科学协会(自然科学协会),还有人文与艺术科学协会。《海外文摘》191期一篇介绍加州大学柏克莱分校的文章说:“加州大学柏克莱分校教授中,有16位诺贝尔得主,有3位普利策得主,有104位美国高级科学协会会员,有196位人文与艺术科学学会会员……”可见,美国学术界也将艺术归入科学的范畴。

按照马克思的观点,科学和艺术不是对立的,科学和艺术是两个不同的术语,科学包含艺术,艺术属于科学,因此艺术也是科学。《现代汉语词典》对“艺术”的定义:“用形象来反映现实但比现实有典型性的社会意识形态,包括文学、绘画、雕塑、建筑……”艺术也是在“理性的处理感性材料”,也是在反映现实,在求实,“实事求是”地追求真理,因此是科学。李德顺在《哲学和人文社会科学的定位》的文章中的一段话也可以说明艺术是科学。他说:“哲学社会科学就有了双重的身份和意义:一方面它是科学,具有科学的本质和功能(经济学、史学、社会学、语言学等在这方面更突出)。在关于社会和人的问题上,自然科学不可能代替社会科学。另一方面,它又有人的价值观体系,有比自然科学更突出的人文性质和功能(伦理学、美学、政治学、法学、文学、艺术、宗教、教育学等更明显)。”在上面一段话中,李德顺先生将文学、艺术同伦理学、美学、政治学、法学等人文社会科学排列在一起,将文学、艺术划分在人文社会科学的范畴。

按照马克思主义的观点,科学一词的范围宽广,不会引起哪门学科是科学、或非科学这种是是非非的争论。马克思主义的观点同时认为艺术属于科学范畴。

钱大师的“化境”译论是艺术论,但他的“入于化境”是为了追求翻译的“信”,是实事求是,因此“化境”是求真、求是的方式,是科学的方式,“化境”论是科学论。我们不能因为某种理论是艺术理论,而将这种理论排斥在科学之外。例如:文艺学是关于文学和艺术的理论体系,包括文艺理论、文艺史和文艺批评。文艺理论体系是文艺学,文艺学是科学。因此,不能因为钱大师的“化境”译论被公认为艺术论而将其排除在科学论之外,进而推测钱大师不会将翻译学定位为科学———人文社会科学。

中国翻译学是人文社会科学,是研究中外语言互译这一翻译现象的人文社会科学。翻译研究属于质的研究,不追求一个完整的方法论体系。劳凯声教授在《寻觅新的表达的可能性———兼评〈质的研究方法与社会科学研究〉》(中国教育报, 2000614)一文指出:“质的研究不主张把科学方法、知识绝对化,看成是人类一切价值生活的决定者,而主张研究过程自我批评、学习、修正、补充、换位、分享等等,因为质的研究关注的是日常生活中的独特事件,这些独特事件的原因都是有各个不同的原始条件决定的,都有着自己的独特的境遇和逻辑,因此对于这种独特事件的研究本质上都是历史的。由此,质的研究反对以不变应万变,反对以一种先在的、不变的客观规律假说来解释社会规律。因此,就质的研究方法的含义而言,应是法无定法。”

钱大师为中国翻译工作者协会刊物题字为《中国翻译》有着深刻的含义,这不仅是刊物的名称,同时是对翻译学的定位。《中国翻译》被译为Chinese Translators Journal ,译文很好,无可非议。如果直译为Chinese Translatology () Translatology of China ,译文也是可以接受的,它反映出了钱大师题字的深刻寓意。

 

作者简介:李田心(1946),男,湖南祁东人,韩山师范学院外语系副教授。(韩山师范学院外语系,广东潮州 521041)

 

原载:【韩山师范学院学报2003年3月第24卷第1期】
收藏文章

阅读数[5081]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