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学者风采

谈《未央歌》与《围城》中的知识分子形象

郭林红
内容提要 一个时代的文学中出现的知识分子形象,在一定程度上就是这一时代文化的自我反省和自我塑造。《未央歌》与《围城》是两部现代文学史上影响深远的著作,它们在抗战的烽火中酝酿成型,以烽火连天的抗战为背景,反映了知识分子的不同精神层面和人格特点。
关键词 《未央歌》;《围城》;精神困境;完善人格;价值取向

         鹿桥先生的《未央歌》大陆(繁体)版于20081月正式发行了,该书被称为“海外华人的青春典籍和校园圣经”,被誉为台湾版《围城》。小说以抗战时期西南联大为背景,描写了一批青年学子的求知之路,反映了他们在追求过程中的喜怒哀乐和人生思考,歌颂了纯美的友情和爱情。无独有偶,在鹿桥先生完成《未央歌》创作的第二年(1946年),鹿桥先生在西南联大时的老师———钱钟书先生,也以南方某大学为背景而创作了《围城》,描写了三闾大学中一群知识分子在抗战时期的生活和精神状态。 两部作品以其不同的叙事视角和叙事风格,反映了在抗战时期中国知识分子不同精神面貌和价值取向。

        

         一个时代的文学中出现的知识分子形象,在一定程度上就是这一时代文化的自我反省和自我塑造。知识分子是文化的自觉创造者和主动承受者,文化内部的破裂解体、外部文化的冲击、内外文化的交融与对抗,这些矛盾冲突无不在知识分子形象及其“形象史”中打上了鲜明的烙印。

        《围城》塑造了以方鸿渐为代表的知识分子群体。在这一群体中,有的是接受了西方教育的知识分子,如方鸿渐;有的是接受传统文化教育旧知识分子如方鸿渐的父亲,还有就是以方文纨、孙柔嘉为代表的女性知识分子群体。在对以上形象审视中,作者更多的是对知识分子的精神危机和精神苦闷给予揭示,剖析了他们在人生路上的探求和抉择,以及迷惘、空虚的心灵,对知识分子劣根性进行了无情的揶揄和嘲讽。作者提出了这样的困惑:一是在中西思想的激烈冲突下,知识分子的价值趋向的问题;二是在抗战的大背景下,知识分子的生存困境和精神状态;三是作者关注到了五四以后一批新型的女性知识分子群体,她们思想转型后在爱情、婚姻、事业上的“围城”困境及出路问题。在本文中,着重要探讨的是第二个方面的问题,并将之与《未央歌》中的知识分子形象进行比照。

        我们来看《未央歌》中的知识分子形象。作者描写的人物,是以抗日战争爆发以后由南开、北大、清华三所大学南下而组成的西南联大作为背景,作者关注了这样两个群体:一是以余孟勤、蔺燕梅、伍宝笙、童孝贤为代表的学生群体;二是以陆先生、金先生、顾先生、赵先生为代表的教师群体。反映了他们在抗战期间的学习和生活,描写了师生情、学友情和男女情,展示了抗战时期中国知识分子尤其是青年知识分子的生活追求和精神状态。但与《围城》不同的是,作者是在建构一种完美的知识分子形象,在他们的身上寄寓着作者理想化的诗意追求,作者更多的是以一种青春激情去发现西南联大师生身上熔铸了中国儒道精神的完善的人格和精神追求与谐和的人际关系。这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安贫乐道与重学轻商的价值取向

         作者用儒家的思想作为一种观照体系和评价标准。在价值取向上,作者赞赏儒家思想中安贫乐道的精神,而这一精神在《未央歌》中得到了精彩的阐释。在空袭的警报声中,西南联大的师生们,在新建的“草顶或铁皮顶”的“最廉价的土房”里,满心喜悦的,又毫不挑剔地完成他们的学业。设备简陋,学生们就“把图书馆、实验室放在校外山野、市尘中去”【113,在躲警报的时候躺在山上学习法文等。这一群学子大部分面临着经济上的窘境,却以探求真知为乐。朱石樵卖了长衫支付生活费,因买不起蜡烛,经常在嘈杂的茶馆中不知疲倦地做他的学问;小童的荷兰鼠遗传实验一做就是三年;这群异乡的学子们在“米线大王”的家中度过了快乐的大年夜……学习环境艰苦,物质生活贫乏,而精神世界却极度丰富和快乐。这也正是孔子称赞颜回的“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论语》)的安贫乐道的精神。

        在《未央歌》中,透射出一种重学轻商的价值取向。在作品中,联大有位叫宋捷军的学生无心学习,功课一塌糊涂,去缅甸经营贸易,后来弄得很不错,自己有点钱,就带了一些礼物回学校来分发给他的同学们,但同学们并没有露出艳羡的神色,认为这是一种变节,极为鄙夷和痛恨。对那些疯狂的发国难财的商人给予了抨击。金先生对宋捷军的这种弃学经商的做法也极不赞成,告诫同学们在国难当头时,应努力学习,“莫忘自家脚跟下大事”。而这种重学轻商的价值取向是与涌动在这些年轻的学子们心中的爱国激情分不开的,就像余孟勤说得那样,“我们消极地成功是没有冻死,或者饿死,我们并且积极地工作,求学。”“学校里各方面全显出不停的努力,似乎是对外界大压力的一种反抗。”【1119在联大的师生们看来,以高涨的热情,坚毅执着地去探索真知,就是另一种形式的爱国,是在做着“自家脚跟下的大事”。“国家兴亡,匹夫有责”,日军的炮火,并没有让中国人民屈服,而是让这个民族变得更团结,变得更奋进,对于这个时代的知识分子而言,战火的硝烟催生了他们前所未有的民族使命感和文化责任感,应该说,在抗战的背景下,《未央歌》中的知识分子继承并丰富了儒家的完善人格和价值取向。而在《围城》中,作者更多的是在解剖知识分子身上的劣根性,以及他们可怜、可悲的生存困境,可笑、可耻的精神状态。我们所看到的三闾大学的那群教师———李梅亭、高松年、韩学愈、汪处厚等,在他们身上,作者极尽揶揄讽刺之能事,展示了这群知识分子身上的市侩气和世俗气等人格缺陷,更主要的是,在烽火连天的抗战岁月里,在他们身上,我们看不到作为一个知识分子的民族使命感和文化责任感,他们没有信念,也谈不上操守,他们无所适从、迷惘空虚。在生计面前,他们互相轻视、互相猜忌、互相倾扎;在名利场中,他们玩弄着权术、手段,他们势利、阴险、奸诈。如果说《未央歌》的作者是在建构知识分子的完善人格,那么《围城》就是在展示知识分子的人格缺陷。

        2、真诚友爱,平等谐和的人际关系《未央歌》中,在几位男女主人公身上我们看到的是绽放在战火的硝烟中纯美的人性之花,以及他们之间那种真诚友爱平等谐和的人际关系。在《未央歌》的世界里,触目可及的是纯净秀美的云南美景,淳厚朴素的民风民俗,真诚善良的联大同学,还有那比韶乐还让人难以忘怀的“玫瑰三愿”。在这个世界中,最让人难以忘怀的是联大的师生们共同营建的一种谐和的人际关系:真诚互助的同学关系,平等民主的师生关系,以及纯真甜美的男女之情。在那里,有能和学生交流、待学生如同女儿的赵先生,治学严谨的陆先生,真诚坦荡的金先生;在那里,远离父母的学子体验到的是如家的温暖和兄弟姐妹般的关怀。而在《围城》中,我们看到三闾大学中的那些教师之间的互相挤兑和互相倾轧。在《未央歌》中,我们几乎看不到不和谐的音符,即便是发生在几个年轻人———范宽湖、余孟勤、小童、伍莹笙身上的爱情,尽管这些年轻人也会为情而迷失自我,但在他们身上奏出的却是一种“乐而不淫,哀而不伤”关雎型的有理性的、有节制的爱的旋律,他们也会因情而怅惘,为情而痴狂,但他们决不会为一己之私欲不择手段而伤害他人,一切都顺应着正常的人性,顺应着自然的规律。在里面我们看不到《围城》中苏文纨般的矫揉造作,看不到孙柔嘉般的苦心经营。

 

         因此,两部作品,为我们呈现出同一时代知识分子群体不同的精神层面和个性品质,《未央歌》无疑是儒家理想的经典演绎,而《围城》则是儒家精神流失之后在西方思想冲击下的一种人性反思。形成如此反差的原因有以上几点:

         一是作者的经历和思想不同。在这儿,我们不得不提及《未央歌》的作者鹿桥先生创作该作品的背景。正如作者在《谢辞》中所言,这部作品是1945年作者26岁毕业于西南联大后,在重庆时因“一心恋爱我们学校的情意无法排解,便把故事建立在那里,要在这里诚敬地向我们的师长、同学,及那边一切的人致意。”【1650鹿桥在创作《未央歌》时,是本着一种援儒入禅和援儒入道的思想的。作者也意识到在中西方文化冲撞合的背景下,如何弘扬中国传统文化,如何去构建新伦理道德的框架,如何去引导人们去向善,去追求美,思考“人在中央,以恻隐之心、忠恕之道调节他的世界”【122正如鹿桥在《再版致〈未央歌〉读者》中说“二十世纪的西方影响比十九惜”,作者才在《未央歌》中为我们建构了一个“大同世界理想中的国度”。【122所以,《未央歌》中的大学校园是一个真善美的世界,那群知识分子身上体现的正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而《围城》的作者在写作该作品时已36岁,作者的经历远比鹿桥要丰富得多,对人性、对他所熟悉的社会阶层———知识分子又要远比鹿桥洞悉得深入,对知识分子的品格缺陷及生存困境体会得更为深刻。作者在“两年里忧世伤生”的情况下,在《围城》中写了“现代中国某一部分社会,某一类人物”,【21应该说作者在描写的并不是“这一个”或“某一类人”的精神状态及生存困境,而是在一种尴尬的文化困境中中国的文化人乃至所有的中国人都应该去反思的精神状态和生命方式。所以,《围城》仅是借知识分子这一类人完成了作者的哲学沉思。

        二是叙事视角的不同。《未央歌》整体的框架是采用了非聚焦型的叙事视角去叙述故事,这是一种传统的无所不知的视角类型。叙述者全方位地去叙述西南联大的人和事,尤其是对学生这一群体,对他们的生活状态和内心世界做了细致的描绘,作者试图用这种方式为我们呈现的是在这一群青年学子身上在抗战时期所折射出来的“那些年里特有的一种又活泼、又自信、又企望、又矜持的乐观情调”。【116在《围城》中,作者更多的是采用内聚焦型的叙事视角,以方鸿渐的视角为中心,叙述者主要是方鸿渐,写他留洋回国后的爱情、工作和婚姻及他在这一过程中所经历的人和事,写出了他们———尤其是经受西方思想冲击下中国知识分子这一群体在抗战时期的精神苦闷和人生困境,正如作品中所反映的“一无可进的进口,一无可出的出口”的一种“围城”困境。故事中人物的很多行为都是通过方鸿渐的眼睛去观察感知的,作者将焦点集中在这样一位接受过中西方思想教育但又学无专长,良知未泯但又命运尴尬,既空虚又敏锐的这样一个人物身上,透过他的眼所看到的那群知识分子才别具一种讽刺和可悲意味。《未央歌》中,作者也偶尔采用内聚焦型的叙事视角,将焦点集中在小童的身上,透过这样一个热情率真的青年学生去观察和体验学校生活,去品评他身边的同学和师长。在不同的叙事视角之下,作者呈现给我们的有关知识分子的面貌自然是迥异的。

        在以上的分析和叙述中,我们也许找到了《未央歌》之所以被誉为“海外华人的青春典籍和校园圣经”的原因了,因为《未央歌》的世界是灿烂的开放着中国几千年来儒道文化精髓之花的世界,《未央歌》中的知识分子承载着千百年来文化人的理想品格和追求趋同,这种精神从未消亡过,它们被掩埋于尘埃之下,而在民族危亡的关头,它们以一种前所未有的力量彰显出来,指引着人们前进的方向。当然,如果我们能走出“围城”的困境,能学会与钱钟书一样不断解剖和反思自我。

       

 参考文献:

[1]鹿桥.未央歌[A].合肥:黄山书社,2008

[2]钱钟书.围城[A].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2001

 [3]马伟业.爱与美与人生[J].呼兰师专学报.1996352-57

[4]宋遂良.追求人格的完美与完善———读长篇小说《未央歌》[J].岱宗学刊.1997141-45

[5]陈平原.文学视野中的大学叙事[J].北京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667-77

        

(作者工作单位:昆明学院初教系)

原载:《时代文学》2009年第2期
收藏文章

阅读数[3328]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