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学者风采

谈《围城》的讽刺用语

陈仲余

         钱鍾书先生的《围城》一书是一部以时代为背景,关注时代、关注人生的杰作。它借助生动的比喻、机智的反语、谐音语义的双关,使得讽刺的语言或含蓄、或辛辣,深刻反映了当时的社会现实。

 

一、形象的比喻深刻的意韵

         精辟生动形象的比喻是为了描摹事物的情状,作者写一些无聊小人散布流言的情形:“只要两棵树一靠近,蜘蛛就要在上面挂网”,实在生动而又形象,还有“鸿渐饿得睡不熟,身子像没放文件的公文皮包,几乎腹背相贴”。而精辟的比喻,是使深刻的道理、事物浅显易懂,产生的效果往往使人拍案叫绝,鲍小姐在船上露面时,她“只穿绯霞色的抹胸、海蓝色贴肉短裤,漏空白色鞋里露出深红的指甲”,那些男生看得心头火起,口角流水,背着鲍小姐说笑个不停。有人叫她“熟肉铺子”,因为只有熟食店会把那许多颜色暖热的肉公开陈列;又有人叫她“真理”,因为据说“真理是赤裸裸的”,鲍小姐并非一丝不挂,所以他们修正为局部“真理”。 这样运用比喻进行辛辣的讽刺,真是精辟至极。热情洋溢的苏小姐与缺乏激情的方鸿渐接吻,作者是这样描述的:“这吻的分量很轻,范围很小,只仿佛清朝官场端茶送客时把嘴唇一抹茶碗边,或者从前西洋法庭见证人宣誓时的把嘴唇碰一碰《圣经》,至多像那信女们对西藏活佛或罗马教皇大脚趾,一种敬而远之的亲近。”作者从一个民俗和两个宗教方面的知识,表现了特定情况之下人物的细微心态,比喻精当,力透纸背。作者还用带有深刻意味的比喻,对高松年爬上校长地位后就暴露其恶劣本性进行讽刺:“一个人的缺点正像猴子的尾巴,猴子蹲在地面的时候,尾巴是看不见的,直到它往树上爬,就把后部供给大众瞻仰,可是这红臀长尾巴是本来就有并非他爬高的标识。”高松年的劣根性,本来固有,只不过未爬高时藏起,坐在了自己的屁股底下,而一旦爬高,这劣根再也无法隐藏,犹如高高的标识,显露了出来。作者只简单地使用明喻的修辞手法,有时又妙如点评,趣味横生,讽刺之余令人嗟叹。方鸿渐在父亲和岳父的夹击之下,对文凭有了深刻的认识:“这一张文凭仿佛有亚当、夏娃下身那片树叶的功用,可以遮羞包丑;小小一方纸能把一个人的空疏、寡陋、愚笨都掩盖起来。自己没有文凭,好象精神上赤条条,没有包裹”生动形象。而具有政治讽刺意味的比喻,更触及了黑暗社会的根源:“四个人脱下鞋子。上面的泥就抵得贪官刮地皮。”“而这辆车倚老卖老……有时标劲像大官僚,有时别扭像小姑娘……汽车夫那些粗人休想驾驶了解。”

 

二、绝妙的用典精当的意味

         用典喻义,讽刺意味深刻,是《围城》语言的又一特色。古代寓言上是这样讲的:“人需一镜,时常照看,以知己为何物,而不自知的家伙照便无益,反害他像寓言里的狗那样叼闹。”方鸿渐被唐晓芙斥责后,表示不再讨厌,于是“从暴雨中狗抖毛似的抖擞身子,像把周围的雨抖出去,开步走了”。方鸿渐失恋、失业之后,对前途不再幻想,对婚姻也有了比较消极而清醒的认识,他对赵辛楣说:“我经过这一次,不知道何年何月会结婚,不过我想你真要娶了苏小姐,意味也不过尔尔。狗为了追求水里肉骨头的影子,丧失了到嘴的肉骨头,跟爱人如愿以偿地结了婚,恐怕那时候肉骨头下肚,倒要对水怅惜这不可再见的影子了。”

         用典诠释,也会起到讽刺的效果,周经理对周太太“总让她三分”,这本是死爱面子的一句,好像稍稍让她。但经作者用典诠释,不是“三分流水七分尘”的“三分”,而是“天下只有三分月色”的“三分”,周太太的专横、泼悍,周经理的懦弱、毫无主见顿显。“现在看来,鲍小姐那位未婚夫,一定会中航空奖券头奖;假如她(鲍小姐)做了方太太,方先生赌钱的手气非好不可。”用了法国典故,暗讽鲍小姐行为不端。

       

三、机智的反语讽刺的笔触

         机智的反语,讽刺意味十足。方鸿渐得了假文凭,又教训了爱尔兰人,“这事也许是中国自有外交或订商约以来惟一的胜利”。这似嗔含悲的点评,联系了1840年以后近100年的中国历史,令人慨然悲叹!“说现代人要国文好,非研究外国文学不可”,满嘴滑稽之言,令人气愤。方鸿渐“失恋继以失业,失恋以致失业,真是摔了仰天跤还跌破鼻子!‘没兴一齐来,来就是了,索性让运气坏得它一个无微不至’”。“无微不至”褒义贬用,黑暗社会里人情淡薄被厚重地表现出来。“第一辆新车来了,大家一拥而上,那股劲儿证明中国大有冲锋敢死之士,只没冲上前线去。”正是由于国民党的节节败退,才导致了半壁河山的沦陷,作者将尖锐的笔触指向国人,更指向了反动统治者。

 

四、语义的双关滑稽的效果

         谐音语义的双关,是《围城》的又一个亮点。周太太因方鸿渐不向她请安,扫了她的“窥探”兴,骂鸿渐混帐,“他不想想不靠我们周家的栽培,什么酥小姐、糖小姐会看中他!”谐音双关,透出周太太的气愤难平、专横无知。见到妓女王美玉,赵辛媚拍鸿渐的膊子道:“这恐怕就是‘有美玉于斯’了。”其中“美玉”,名为指《论语》中的句子,实指王美玉。因是有学问的人,不便直呼妓女真名,委婉指点,这也是读书人的死爱面子。

 

五、对偶的句式富含的哲理

         另外,对偶句式的运用,不仅使行文整齐,更起到了讽刺的效果。“买假文凭是自己的滑稽玩世,认干亲戚是自己的和同随俗。”对偶句并列在一起,嘲讽了这个时代的两大弊端:一是学业不精者可买假文凭,二是认干亲戚是当时的流俗。“专门的权威没有科学家那样高,通俗的名气没有文学家那样大”,运用对偶句式,表现了文人相轻,因为这是知识分子对哲学家牢骚不平的话,语含讥讽。

        小说结尾说:“这个时间落伍的计时机无意中包含着对人生的讽刺和感伤,深于一切语序,一切啼笑”。作者采用喜剧的形式,表现的都是伤感严肃的主题;他在序里说“两年里忧世伤生”,辛辣讽刺的语言背后隐藏着作者深深的同情与无奈,读者在忍俊不禁、捧腹大笑之后感到的却是一个时代的悲哀、一个社会的沉沦。同时作者也是在警世、在醒世:中国社会如何才能冲破这黑暗,冲破这到处是病态的社会。作者对方鸿渐“恨、怒”的同时,也寄托了一定的理想:方鸿渐并没有坏到骨子里,他有希望。中国只要有这么一大批人有骨气,中国定有希望。

 

(作者单位:淮安市溪河镇中学 223228)

原载:《淮阴师范学院教育科学论坛》2 0 0 8•2 
收藏文章

阅读数[3658]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