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学者风采

透视《围城》的文化批判及其现实意义

陈义亭 汪庆
内容提要 《围城》中塑造的“另类”知识分子形象,实际上代表了作者对在中国传统文化中的糟粕文化进行的深刻剖析和批判,目前社会中一些丑恶东西,比作品所批判的有过之而无不及,显示了钱钟书先生独特的批判眼光和跨越时空的历史意义。
关键词 围城 文化批判 现实意义

在钱钟书先生的长篇小说《围城》中,我们看到了一大批“另类”的知识分子。他们留学欧美,有的是硕士博士,有的是教授,有的是科学家,有的是作家诗人,有的是哲学家。按常理说,这些人都应该是学富五车、品行高尚。但在小说描写中,除了赵辛楣稍显正直、方鸿渐略显善良以外,其余的人则整天沉陷无聊而卑微市井生活里,俗人的勾心斗角之中。

  “钱钟书先生通过幽默的语言直白的对这些‘知识分子’一针见血的讽刺——学识浅薄,不思进取,借种种‘光环’和便利招摇撞骗,压制他人,而且思想空虚,灵魂污浊,人品猥琐,与市井小民一样俗不可耐”。本文认为,作者对这些人物极尽讽刺、嘲笑,实际上是将矛头对准中国传统文化中不健康的一面(糟粕因素),并对之作出深刻批判。

  本文将《围城》深刻讽刺的社会现象进行了归纳总结,这些糟粕因素概括为四个方面:

  第一,明争暗斗、相互倾轧的人际关系。

因为当不上中国文学系主任,李梅亭与汪处厚公开对垒;因为自己的白俄妻子当不上外语系教授,历史系主任韩学愈与外语系主任开展了一系列的明争暗斗;由于方鸿渐了解韩学愈假博士学历,韩学愈对方鸿渐先以礼节怀柔,再施以暗箭;李梅亭由于方鸿渐、赵辛楣了解他自私贪财、寻花问柳的德性,不断地打压和中伤他们;同住一室的两位青年教师,讲师范懿小姐和助教孙柔嘉小姐,在彬彬有礼的表面之后,则是相互贬低对方。

  方家和孙家两亲家、加上孙柔嘉姑母夫妇等家,在明里暗里则有不尽的互相讥讽、蔑视施向对方;方鸿渐的两个弟媳与他夫人孙柔嘉之间,在尚未接触或接触不长的时间内,背后造谣中伤、猜忌贬损,当面斗气;方鸿渐与孙柔嘉从结婚到分开,几乎都是在不断地争吵中度过的。

    第二,表里不一、言行相悖的虚伪道德。

    训导长李梅亭对年轻同事的正常恋爱千般阻挠、讥讽,甚至规定未婚男性教授不得担任女学生的导师,似乎是一个最知道“男女之大防”的道德家。可在他自己的个人生活里,一见到年轻漂亮女子便眨起色迷迷的目光,以浮言浪语调情。校长高松年平时装出一副道貌岸然、平易近人和公正不倚的姿态,但实际上是一个言而无信、心底阴暗的家伙。

    在中国传统文化中,人们常常可以见到一种不良的现象:心中想的口头说的不一样,口里说的与实际行动不一样,即所谓“表里不一、“言行不一。

    第三,急功近利的价值取向。

    方鸿渐买了假博士文凭以获取荣耀,凸现了急功近利的特征。“苏文纨式”的经历也是一种典型的急功近利。留学法国的苏文纨小姐,“在里昂研究法国文学,”但她并不出炉有关法国文学研究的论文,而是做了“一篇《中国十八家白话小说诗人》的论文”,以混个洋博士。这种做法仍然摆脱不了当时“惟有学中国文学的人非到外国留学不可”的滑稽风气,比之于方鸿渐买假文凭,只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而已。为了让人欣赏她的“才女”风貌,她抄袭德国十五六世纪民歌当自己的“得意之作”。当她后来嫁给曹元朗之后,开始来往于香港、重庆搞走私活动。苏小姐前后的行动似乎很不一致,但始终体现她急功近利的行为取向。

    第四,重名轻实的社会评价风气。

    方鸿渐与韩学愈的经历最集中地突出了这一特征。方鸿渐在回国前向一侨居美国的爱尔兰骗子买了一张在美国子虚乌有的“克莱登大学”的博士文凭。回国之后在记者的追访,各种盛大的迎接仪式使他心里发慌,未敢将“撒谎”进行到底,结果他只当一个不属于任何系的副教授。与他境遇相反的是韩学愈,同样买了“克莱登大学”的假博士文凭,但就凭这一纸假文凭他不仅当了教授、系主任,而且还要求校方给自己的“美国太太”(其实是在中国娶的白俄女人)安排功课。

    两相对比之下,老实人处处碰壁,骗子则左右逢源。方鸿渐和韩学愈的际遇迥异,说到底是他们二人对“重名轻实”的社会评价体系的看透与否,以及他们是否敢于利用这种社会心态为自己获取利益。

    《围城》旨在对一种在历史上绵延泛滥且继续毒化当今社会的糟粕文化进行深刻披露,其意义具有跨越时空的影响力。钱先生矛头指向的那些污浊东西,是几千年封建文化遗留下来的毒素,而且这些毒素并不随着封建时代的灭亡而完全消失。在最近几年,学术腐败的丑闻层出不穷,武汉的一些高校引入论文检测系统等等,一些官员从未钻研过有关专业,但却顶着硕士、博士头衔等事项前仆后继。

    以上这些说明了“这种文化糟粕的遗毒,给我们社会造成的祸害是极其深刻和广泛的。并且,如今的现实比历史所显现的状况还要严酷得多。钱钟书先生对这种文化糟粕的批判,依然有着深远的现实意义,肃清这种文化糟粕的遗毒依然是任重而道远。”它对现时代的政府体制改革,社会主义精神文明方面显然有现时代意义。

 

[参考文献]

    [1]胡志德,钱钟书[M].张晨等译北京: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1990.

    [2]解志熙.人生的困境与存在的勇气——论《围城》的现代性[J].文学评论.1989 (5)75

    [3]钱钟书.围城.[M].人民文学出版社,1980.

 

[作者简介]

陈义亭(1980—)女,助教,湖北襄樊人,武汉科技大学中南分校素质导师。

汪庆(1984—)男,助教,湖北大冶人,武汉科技大学中南分校素质导师。武汉科技大学中南分校 430223

 

原载:《现代经济信息》2009年24期
收藏文章

阅读数[4199]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