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学者风采

析《围城》中前景语言的翻译

王卫强
内容提要 通过对文学语言的前景化再现与翻译的关系进行探讨,并对《围城》中语言前景化特点及前景语言的翻译进行分析,发现译者在文学作品翻译中,不但要译出意义,还要译出风格,才能接近翻译等值,取得与原文近似的审美效果。
关键词 《围城》 前景化 翻译

前景语言是小说文体风格的具体体现。小说之所以引人入胜、富有感染力,其中的一个重要原因就在于语言符号新奇、异常的联系。在翻译这样的语言时,译者往往要花上很大的功夫,不光要译出原作所要表达的意思,还要译出原作的特色和风格。把前景()这一概念应用到翻译当中,必将为文学翻译带来新的、令人乐观的景象。

小说《围城》自面世以来,为广大的国内外读者所喜爱。它的日文本、德文本、法文本,还有英文本都相继面世引起了各国读者的注意。作者本人手头的《围城》英译本就是1970年由Jeanne KellyNathan K. Mao合作翻译的。读起这部英文版本的《围城》,就如同读原著一样的感觉,令人心旷神怡、爱不释手,其翻译的练达和聪敏让人佩服之至。在本文中,笔者将就对此译本中前景化语言的翻译进行分析和探讨,说明在文学作品翻译中只有对前景语言进行恰当的翻译,才可能接近翻译等值,达到审美效果,译出风格,译出水平。

 

一、文学语言的前景化与翻译

前景化这个术语可以追溯到捷克理论学家Jan Mukarovsky,英语为foregrounding。国内学者(如沈家煊等)把它翻译成“前景化”或“凸显”,王佐良等提出了变异与突出的概念。王先生等认为,变异就是不符合语言的常规,变异是手段,突出是目的,有突出效果的变异大体上可以分成两种:量的变异(指某种语言现象出现的过多或过少)和质的变异(指对正常规则或习惯的违反。[1](P418)这里所说的变异和突出实际上就是指前景化。

前景化指的是文学中出现的文体效果的范围,或者在语音层面上(如头韵和押韵),或者语法层面上(如倒装和省略),也可能是在语义层面上(如隐喻和反语)。如Mukarovsky所指出的那样,前景化可发生在正常的、日常的语言之中,如口头话语或新闻报道中,但此时的前景是随意发生的,是没有系统性的。在文学作品中,前景化是有其构造的,往往具有系统性和层次性。即就是说,相似的特性会重现,比如类韵的形式或者相关的一组隐喻,并且一系列特性会支配另外的特性。[2](P389—407)

在文学作品的翻译中,译者必须注重文体,对源语和目标语的不同文体要应付自如,不能用目标语的一种文体表达源语的各种文体,必须善于识别“变异”,并把“变异”在译文中表现出来。[1](P512)这里的“变异”就是我们所说的前景化。申丹也倡议在翻译学科建设中引入文学文体学这一重要学科领域,避免小说翻译中的一个突出问题,即“假象等值”。她说,倘若译者仅仅注意传递原作的内容,而不注重传递原作的美学效果,就不可能产生等值效果。[3](P11—15)因此,前景化语言的识别对于取得翻译等值的效果有着重要的意义。

那么,什么是翻译等值呢?朱生豪先生在谈及《莎士比亚戏剧全集》翻译时说:“余译此书之宗旨,第一在求于最大可能之范围内,保持原作之神韵;必不得已而求其次,亦必以明白晓畅之字句,忠实传达原文之意趣;而于逐字逐句对照式之硬译,则未敢赞同。”[4](P365)由此可以看出,翻译等值就是不但要表现出原文的思想内容,还要把握其作用,保存原作的感情、韵味、意境和风格,和原作一样,翻译出来的文学作品也应该是一件艺术品,有丰富的感染力,给人以美的感受。等值效果原则(equivalent-effect principle)正表明了这一点,因而正逐渐在翻译界得到越来越多的重视。等值效果指的是译者对译品读者和原作者对源语读者产生同样或相似的效果,即就是说:“(译文)接受者和语言信息之间的关系,应该与原文接受者和原文信息之间的关系基本上相同。”[5](P419)正如Hatim所说,翻译等值可以通过在译入语读者身上唤起与源语使用者相似的体验而获得。[6](P131)要获得这种相似的体验,就必须注重作者的风格和语言特点,必须注意作品中的语言变异(即前景语言)的翻译。

 

二、《围城》中语言的前景化特点

前景化的语言可体现出作者及其作品的风格,而且只有在与文本的整体意义相关时才真正有意义。因此要考虑小说的风格就需将文学作品的大主题和结构结合起来考虑,要考虑与主题有关的偏离、变异或前景化的语言。

作者运用出自法国谚语中的“围城”作为题目,引起读者前所未有的想像和思索,使人只有读完小说才有所感悟。杨绛女士是这样评说《围城》的主题的:“围在城里的人想逃出来,城外的人想冲进去。对婚姻也罢,职业也罢,人生的愿望大都如此。”可见这个主题本身就是一种隐喻,使人产生了一种不同寻常的联想。

小说里对一大群从国外回来的留学生的描写,也为衬托主题、情节发展提供了必不可少的帮助。他们一个个傲气十足,似乎吃过洋面包就是一份资格,一说在国外的见识,对方就没有说话的份了。所以,那位做得一手歪诗的曹元朗成天挂着牛津剑桥的幌子,那位教育部官员来三闾大学视察时平均每分钟一句半“兄弟在英国的时候”。正是这种量的变异才产生出了绝妙的效果。量变本身也是一种前景化。

有人在评论《围城》的时候说:“其内容之渊博,思路之开阔,联想之活泼,想像之奇特,实属人类罕见。”更有人这样感叹钱先生的才华:一个人的大脑怎么可能将广袤复杂的中西文化如此挥洒自如地连接和打通?钱先生小说中充满奇异联想的隐喻更是使用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例如:孙柔嘉“惊奇的眼睛张得像吉沃吐画的‘○’一样圆”,鲍小姐穿着新潮得像“真理”,方鸿渐给鲍小姐看时“自尊心像泄尽气的橡皮车胎”,高松年“300瓦特的眼光”,“打成结又松散”了的“思想的线索”,等等。

《围城》几乎可以算得上是幽默文学语言的范本,幽默的语言在这部小说中比比皆是,不胜枚举,钱鍾书良好的天赋使他能驾轻就熟地掌握和运用这些语言。钱鍾书的幽默是悟透人生之后的揶揄和自慰,他决不是以说笑逗趣为目的,时时表现出一种悲剧精神。他在《围城》序言中就说:“两年里忧世伤生,屡想中止。”[7](P94)可见,钱先生在写那些令人笑破肚皮的绝妙语句时,心情并不轻松。

钱先生对中西文化的融会贯通可以从这部小说中窥见一斑。外国语言的插入和异域文化的介入,无不造成了语言的前景或凸显,起到了神化人物性格、渲染故事情节的奇妙作用。

总之,小说的魅力就在于这种既睿智超拔又亲切入世的人性洞察,在于对此富有个性的智慧传达。作为一位智者,钱先生在小说中充满了对人性的洞察和调侃。他的语言简洁明快,决不滥情,也不矫作;他的智慧一任展开,任人一览无余而又拍案叫绝,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语言风格。

 

三、《围城》中前景语言的翻译

既然《围城》小说语言前景化构成了其较为显著的特点之一,表达了作者文体上的特殊之处,那么译者在翻译的时候不能不特别细心体察其中的变化,恪守刘宓庆先生所称的“适应性原则”,即“文随其人,语随其人”[8](P492)。下面,笔者将通过举例对《围城》小说翻译中前景语言的处理过程进行分析和探讨。

小说的题目是应法国谚语而翻译的:Marriage is like a fortress besiegedthose who are outside want to get inand those who are inside want to get out.因此,译者把《围城》译为:Fortress Besieged

《围城》小说中用了很多别致新颖的修辞(如隐喻),并不断的、多层次的出现,更凸显了作者的语言风格,对于情节的发生和发展产生了不可替代的作用。这样的例子很多:

(1)又有人叫她“真理”,因为据说“真理”是赤裸裸的。鲍小姐并未一丝不挂,所以他们修正为“局部的真理”。[7](P5)

译文:Others called her“Truth”since it is said that“the truth is naked.”But Miss Pao wasn' t exactly without a stitch on so they revised her name to“Partial Truth”.[9](P7)

这是描写鲍小姐风流浪荡的一段话,把她的形象用“真理”一词来比喻,达到出人意料的效果。中英文中的“真理”都具有美好的意向,可偏偏用于此种人身上,显得不伦不类。因此,无论是中文或是英文都产生了同样的效果。

(2)他记得《三国演义》里的名言:“妻子如衣服”,当然衣服也就等于妻子。他现在新添了皮外套,损失个把老婆才不放心上呢。[7](P47)

译文:He remembered the famous saying from the Romance of the Three Kingdoms“A wife is like a suit of clothes”and of course clothes also meant the same as wife. He now had himself a new fur coat. The loss of a wife or two wasn' t about to worry him.[9](P47)

这是方鸿渐去张家“相亲”后回家的路上的内心刻画。他虽不得张家老小的眷顾,但他本来就没多大期望,既然有吃有喝,还赢了别人的那么多钱,这下可以买得起自己想买的毛皮大衣了,真是何乐而不为呢?你们张家的人不是张口闭口都是英文嘛,我偏偏就想到的是中国的《三国演义》里的话,你又把我能怎样呢?正是这样的中国人再熟悉不过的词语,把方鸿渐得意洋洋、玩世不恭之态描写得栩栩如生。英译也具有同样的“变异(或前景化)”效果,虽然英文读者未必就如中国人那样对中国的文化了如指掌。

(3)张小姐是十八岁的高大女孩子,着色鲜明,穿衣紧俏,身材将来准会跟她老太爷那洋行的资本一样雄厚。[7](P44)

译文:Miss Zhang was a tall girl of eighteen with a fresh complexion trim-fitting clothes and a figure which promised to be just as ample as the capital in her father' s foreign company.[9](P44)

说资本雄厚是很平常的,但用此来形容一个女子的身材就不是那么平常了。英文翻译中用了“ample”一词,真是恰到好处。“ample”在辞典上有几种解释,既有充足、富裕之意,又可表体积之庞大,如“an ample bosom(丰满的胸部)

除过在修辞方面独特引人之外,作者用丰富的想像、睿智的语言向读者展现了非凡的联想的空间。这些语言中无不充满着“变异”之趣,前景语言随处可见。这都需要译者着力进行处理。

例如:

(4)灯光照着孙小姐惊奇的眼睛张得像吉沃吐(Giotto)画的“○”一样圆,辛楣的猜疑深了一层,说:“你听他胡说![7](P145)

译文:As the lamplight shone on Miss Sun' s astonished eyes which were as round as circles painted by Giotto Hsin-mei' s suspicions deepened and he said“Listen to that nonsense!”[9](P140)

如果译文也想如原文中的那样,用“○”来表示圆的形状,未必就会达到其在汉语中那样的效果。有鉴于此,译者没有进行形式上的照搬,而是直接用语言“as round as circlespainted byGiotto”,反而更好的表达了原作的联想意义。再者,眼睛和圆圈更是一种“变异”的联系。

作者博古通今,学贯中西,因此,他在语言的把握上更是游刃有余。西方的文化经常被他信手拈来,在中文读者中产生出人意料的效果,这在英语读者单独看来,可能已经没有什么新鲜的了,但是,当他们联系起上下文的时候,却仍然会意识到这种质的变异,从而达到出人意料之功效。比如:

(5)方鸿渐受到两面夹攻,才知道留学文凭的重要。这一张文凭,仿佛有亚当、夏娃下身那片树叶的功用,可以遮羞包丑;小小一方纸能把一个人的空疏、寡陋、愚笨都掩盖起来。自己没有文凭,好像精神上赤条条的,没有包裹[7](P10)

译文:Finding himself pressured on both sides Fang Hung-chien finally realized the importance of a foreign diploma. This diploma it seemed would function the same as Adam and Eve' s figleaf. It could hide a person' s shame and wrap up his disgrace. This tiny square of paper could cover his shallowness ignorance and stupidity. Without it it was as if he were spiritually stark naked and had nothing to bundle up in.[9](P12)

下文中划线部分引用的名词如“海军陆战队”、“潜水艇”本来都是外国的东西,要把它们和“鱼”、“肉”联系起来,这必然产生出前景效果。翻译时直接翻译出来也未尝不可。

(6)谁知道从冷盘到咖啡,没有一样东西可口:上来的汤是凉的,冰淇淋倒是热的;鱼像海军陆战队,已登陆了好几天;肉像潜水艇士兵,会长时期伏在水里;除醋以外,面包、牛油、红酒无一不酸。[7](16)

译文:But as it turned out there wasn' t a single thing edible from the cold dishes to the coffee. The soup was cold and the ice cream was warm. The fish was like the Marine Corps. It apparently had already been on land for several days the meat was like submarine sailors having been submerged in water for a long time. Besides the vinegar the bread the butter and the red wine were all sour.[9] (P20)

通过以上的分析发现,前景化是文学语言风格形成的重要因素,它对于人物性格的刻画、故事情节的发展有着不可或缺的作用;它能深刻反映语言的寓意和韵味,亦能产生悬念,达到一种引人入胜之效果;它能在联系中产生变异,在变异中求得凸显,从而取得审美的效果。因此,对源语中语言前景化的处理是获得翻译等值效果的关键所在。

由于《围城》小说显著的语言风格和语言前景化关系密切,中西文化渗透又是其一大特色,所以译者在翻译此小说过程中必然极为重视译文所要表现的风格,权衡取舍,以达到与源语同样或相似的审美效果。从译文中我们可以发现,译者不但注重原文的意义,而且非常注意风格的表现,尽可能地保留小说的原貌,使前景化的语言能比较完全地在译入语中表现出来。为做到这一点,译者还对有关中国文化的东西给予保留,并在译本后面加以注释,这种“异化”译法又从另一方面反映了译者对原文风格的重视。总之,分析前景语言的翻译,可以给译者提供一个跨语言、跨文化交流的新视角,对译者准确把握翻译方法、进而提高译文质量起到一定的积极的作用。

 

[参考文献]

[1]王佐良,丁往道.英语文体学引论[M].北京: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1987.

[2]MiallDavid S. Foregroundingdefamiliarizationand affect response to literary stories[J].Poetics1994(22).

[3]申丹.论文学文体学在翻译学科建设中的重要性[J].中国翻译,2002(1).

[4]朱生豪.《莎士比亚戏剧全集》译者自序[A].翻译研究论文集(1894—1948)[C].北京: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1984.

[5]郭著章,李庆生.英汉互译实用教程(修订本)[M].武汉:武汉大学出版社,1988.

[6] HatimBasil. Communication Across Cultures Translation Theory and Contrastive Text Linguistics[M].上海: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2001.

[7]钱鍾书.围城[M].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80.

[8]刘宓庆.文体与翻译[M].北京:中国对外翻译出版公司,1986.

[9] Ch' ien Chung - shu. Fortress Besieged [M]. Translated by Jeanne Kelly and Nathan K. Mao.Indiana Indiana University Press1979.

 

[作者简介] 王卫强(1967—),男,陕西眉县人,宝鸡文理学院外语系讲师。宝鸡721007

 

原载:《宝鸡文理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 2003年2月第23卷 第1期
收藏文章

阅读数[8052]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