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学者风采

思故人兮沉心曲——学者吴晓铃谈往录

郑晋 王峋

惊闻著名古典文学研究专家吴晓铃老先生于2月7日病逝.终年81岁。笔者全家至感悲痛,于元霄节赴往八宝山向吴老遗体告别。哀思绵绵,往事悠悠。

在吴老卧病在床之际,笔者曾给他寄赠《炎黄春秋》杂志,他非常爱看,并在病榻上给笔者写信:“今天(1994年10月15日)收到见赠之《炎黄春秋》1994年第7. 8, 9三期,当夜快读一过,至感兴味,但未足过瘾!如有1994年7月号以前之各期,无论多少或残破,均盼能见寄,为感!”“又,令堂前赠之北昆老艺人剧照,独缺侯益隆,不知尚能找到一、二幅否?”

吴老索要的《炎黄春秋》各期刊本,笔者已按期寄上。唯独北方昆曲名净侯益隆的剧照,笔者已选好3幅,第一次洗印不清,第二次又托友精印,但未及送到吴老手中,光生已溘然长逝。而这封信竟成吴老的绝笔!

吴老是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在中国古典文学、版本学、目录学、校勘学、语言学、梵文及印度文学等方面,都有很深的造诣;在中国古代戏曲和小说的研究方面,成就尤为突出。他学识渊博,治学严谨,著述颇丰。曾多次应邀赴日本、印度、美国、加拿大、法国、新加坡、香港等国家和地区,进行学术访问和讲学,为弘扬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加强中外文化交流做出贡献。1989年,获法国巴黎大学荣誉哲学博士称号;1990获印度国际大学荣誉文学博士称号。

在吴老生前,笔者曾多次专程拜访。当时吴老虽然做过多次手术,但依然精神健旺,谈笑风生。他遥忆当年:“三十年代,我在燕京大学学过两年医学,和当今著名医学专家吴阶平是同班。1935年到1937年,我到北京大学改学文学。毕业后,我又回到燕京大学,在文学系当助教。那时,我和令尊王西徽先生同住在蔚秀园,我们经常见面。令尊是戏曲大家吴梅的四大弟子之一,我又研究戏曲,遂成知已。‘珍珠港事变’后,我远走昆明,到了西南联大。后来,听说你们全家到了解放区。北平解放后,你们家住在绒线胡同的时候,我时常去看望你们二老。……”

孙猴和芭蕉


在闲谈中,吴老问起:“那还是三十年代的事吧。令尊经常邀请北方的著名昆曲艺人在家聚会,还拍了很多戏装像,这是很宝贵的资料。我记得,郝振基在《偷桃·盗丹》里扮孙悟空,与众不同,头上戴的是毡帽头。’,

“是戴毡帽头,现在还保存着这些照片,等我洗几张送给您。”

“那时候,你们住在哪儿了”

“石验马大街。”

“你们家的院子里是不是还种着芭蕉?”

“种了两棵芭蕉。所以,我父亲在庭院门廊上写了一块匾:‘两蕉亭’。”

“我记得,芭蕉树上结了小芭蕉,这在北方非常罕见。《世界日报》上报道过,还登了照片呢。”

“您的记性真好!”

一篇论文和三出戏

吴老当年在北京大学毕业时,写过一篇论文,论证了清初的八出戏,如《时迁盗甲》、《除三害》、《卸甲封侯》等,剧作者是李竿翁。校长胡适看过这篇论文,批了八个字:“此文结论,定可成立”。

从此,吴老与传统戏曲结下不解之缘,潜心研究至今有57年之久。他不仅治学精深,硕果累累,而且还登台演出过。

“那是我从燕京大学到昆明西南联大以后,登过三次台。

“我演过杨维业.但不是《碰碑》里的杨继业.而是《贺后就段》里的杨继业,只在上场和下场时各唱四句傲板。

“我也演过赵云.但不是《长坂坡》里的赵云,而是《空城计》里的赵云,只在诸葛亮计退司马懿以后出台亮个相。

“我还演过《以麟阁》.饰秦琼,杂靠.佩剑,执铜.还与贺方开打.有的观众笑我的打法。可是,罗常培先生看了,说打法对.他是行家呀.”

真想不到,吴老当年竟扮演过武功盖世的奉叔宝。至今.秦琼和尉迟敬德还是守护大门、降魔除妖的门神呢。

……

点击附件浏览全文

请下载: 附件1
原载:《炎黄春秋》1995年05期
收藏文章

阅读数[5975]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