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郑振铎先生传略

吴晓铃

中国近代史上有名的“戊戌变法”的那一年,也就是爱新觉罗載湉(清德宗)光緒二十四年戊戌(公元一八九八年)的十二月十九日(农历十一月初七日),郑振鐸先生出生于浙江省温州。他的祖籍是福建省长乐县,但是他始終没有到故乡去过。在他的童年时期,由于作小官的祖父的死去,家里的生活十分窘迫。倚靠着母亲做針指女紅,勉强得到讀书的机会。后来他的叔父給些資助,才能够来到北京,考进了鉄路管理学校。每天早晨他要从东城根徒步走到西城的李閣老胡同去上課,午間就是吃一些从家里带去的餅子。他的学生时代的生活是很艰难的。这个时候正是五四运动的前夕。

他在铁路管理学校讀書的时候,便对文艺发生了浓厚的兴趣。时常跑到米市大街青年会的书报室去閱讀書籍。在那里,他認識了瞿秋白同志和耿济之先生,并且逐漸和当时的新思潮接触。一九一九年五四运动爆发,他勇敢地参加了反帝反封建的斗爭,并且和瞿秋白同志、耿济之先生编辑《新中国》月刊、《新社会》月刊和《人道》月刊,“以介紹社会学說,討論社会問題,記述批評旧社会的缺点,提倡社会服务、平民教育为宗旨”,但是遭受到北洋軍閥的迫害,先后都被查禁。学校提前放假,他被强迫送回温州的家里。他在家乡不懈地做了許多学生运动方面的工作。

他从铁路管理学校毕业之后,被分发到上海的火车站作实习生,搬过閘,挂过钩,觉得不很对劲儿,志願还是搞文学工作。經过沈雁冰先生的介绍,他参加了商务印書館編譯所,和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們发起了文学研究会,提倡为人生的现实主义文学。在一九二一年参加了文学研究会机关刊物《文学周报》的編辑工作,在一九二二年创刊了中国最早而影响极大的兒童讀物《兒童世界》周刊。在一九二三年接替沈雁冰先生主編《小说月报》。从这时候开始,他介紹了不少的苏联文艺作品和亚非文艺作品。一九二五年五卅运动起来給了他很大的刺激,参加了上海学术界联合会的組織,和叶圣陶先生合編《公理日报》。投入了火热的斗爭。一九二七年“四一二”蔣介石背叛了革命,疯狂地进行屠杀工农和革命知識分子,他不得不远走欧洲,在英国和法国居留了一年的光景。回国以后仍旧在商务印書館任职。商务印书馆工会反对王云五,他也就毅然地离开了商务印書館。一九三一年,他来到北京,在清华大学和燕京大学教書,同时編輯《文学》和《文学季刊》,写了許多学术論文和专著,也写了一些小說和评论文章。在他代理燕京大学的中国文学系主任的时候,以聘請进步作家和学者招致来美帝国主义办学者的忌恨,竟出诸下流无耻的手段指使洋奴学生对他进行人身攻击。他在一九三四年底辞职离开北京,回到上海。在上海,他就任了暨南大学的文学院院长,在白色恐怖的浓厚籠罩之下,他积极地参加了反帝、反法西斯的活动,給了左翼文艺界很多的帮助。一九三七年抗日战争爆发,他又积极地参加了文化界救亡协会。一九四一年十二月八日,上海全部陷入敌人的手掌,他在暨南大学結束了他的“最后一课”,投入更加艰苦的斗爭,忍受着朝不保夕的困难生活,为了逃避敌人的捕捉,装扮做文化用品商人,实际却組織复社,刊印进步書刊。一九四五年以后,蔣介石反动政权对他进行迫害,不許任何大学聘他,在极端恶劣的情况下,他坚持了斗争,主编《民主周刊》,提出“强大,自由、民主的中国,乃是我們所希求”的主张。他主编《文艺复兴》月刊,提出“为新的中国而工作,为中国的文艺复兴而工作,为民主的实現而工作”。同时,他编輯出版了《中国历史参考图譜》、《域外所藏中国古画集》等富有参考价值的历史、美术等文献資料。

一九四八年,他热烈地响应了中共中央举行全国政治协商会議的号召,接着便在一九四九年从上海秘密地去了香港,又从香港經过烟台到达解放的北京。

一九四九年四月,他到捷克斯洛伐克的首都布拉格参加了第一届世界和平大会。同年七月,参加了在北京召开的中华全国文艺界第一届代表大会,被选做全国文联的全国委員会的常务委員。同年四月,参加了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議第一屆大会,被选做全国委員会委員。同年十月。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被任命为文化部的文物事业管理局局长。一九五二年,他率領中国文化代表团到印度和緬甸进行友誼訪問,他是中緬友好协会的主席和中印友好协会的理事。一九五三年。他参加了中国文学艺术工作者第二次代表大会,被选做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全国委員会主席团委員和中国作家协会理事会的理事。一九五四年六月,他被任命为文化部副部长。同年九月,他被选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代表,年底又被选做第二届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議的全国委員会委員。一九五七年,他率領中国文化代表团到印度尼西亚进行友誼訪問,并且到苏联和捷克斯洛伐克讲学。在异常繁忙的社会活动工作、和平运动工作和文化事业工作之外,他仍旧以充沛的精力从事学术研究工作,他是国务院科学規划委員会的委員,中国科学院哲学社会科学部的学部委員,并且先后在一九四九年和一九五三年兼任考古研究所和文学研究所的所长。同时编輯出版了許多关于文学、艺术、考古等方面的書籍。

一九五八年十月十七日,他在率領中国文化代表团去到阿富汗王国和阿拉伯联合共和国訪問的途中,所乘飞机在楚瓦什苏維埃社会主义自治共和国的卡納什地区失事,他为了加强各国人民彼此之間的互相了解和友誼、加强和巩固世界持久和平这一崇高的目的,献出了自已宝貴的生命。

一九五八,十,三十,深夜。

原载:《文学研究》1958年第3期,《悼念郑振铎先生专辑》
收藏文章

阅读数[6018]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