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学者风采

唐弢与鲁迅藏书的保护

葛涛

  众所周知,唐弢为保护鲁迅的藏书做出了重要的贡献,他在1944年受郑振铎的委托与友人刘哲民一起从上海到达北平,成功的劝说朱安女士放弃了出售鲁迅藏书的念头,从而使鲁迅的藏书不至散失,为中华民族保护下来一批重要的文化遗产。笔者认为,唐弢一生最大的贡献和成就恰恰就是肩负郑振铎的委托赴北平成功的保护了鲁迅的藏书。从保存在鲁迅博物馆库房中的唐弢和朱安女士的几封往来书信中,可以看出唐弢为此事所付出的努力。

  唐弢与刘哲民在1934年10月12日从上海到达北平,然后就在“十二、十三、十四、十六、十八、十九六天,穿梭似的出入各书铺,十四、十六两次到北京(平)图书馆访宋紫佩,十五日清晨八时访赵万里,谈的都是鲁迅藏书出售的问题”(唐弢《〈帝城十日〉解》,《新文学史料》1983年第3期)。14日傍晚,唐弢和刘哲民在宋紫佩的陪同下到西三条拜访朱安,通过介绍上海出版鲁迅全集的情况,许广平中断朱安生活费的原因,特别是海婴的近况,成功的消除了朱安对许广平的误解,并打消了出售鲁迅藏书的念头。唐弢顺利完成保护鲁迅藏书的任务之后在10月21日离开北平返沪,24日到上海后就和许广平等人会面告知朱安的近况,并在10月30日致函朱安告知许广平不仅已经承诺按月汇寄朱安的生活费,而且已经汇出了一笔款,最后又再次请朱安谅解许广平的困难。

周太太赐鉴:

  违别以来,于廿四日抵申,以与诸友好及许先生晤谈,许先生表示力所能及,定当设法汇转并于晚抵申前(十月十八日)由邮局汇出储币五千元合联票九百元,此为邮局限汇之最高额,北平经济情形,业经详细转告许先生,许先生深为关切,表示今后愿按月汇转此数,设有收不到时,请来函通知晚为荷。许先生原拟早日汇出此款,惟因误于受托人,致稽延时日,并此转留,三先生于十九日另有一函转上,想可与汇款同时收到矣。沪平家属,原系一体,过去因道路遥远,不免有隔膜之处,但愿早日太平,大先生遗物,能毫不散失,此不特周氏家属之幸,亦许多朋友所盼望者也。专此顺颂大安!

  晚唐弢上

  十月卅日

  如许先生经济困难,万一不能续汇时,当由在沪友人设法汇上,诸祈释念  又及。

  1945年1月7日,唐弢致函朱安告知许广平汇款因南北汇兑不畅的原因而拖延,并请她查收许广平新近的一笔汇款。

周太太赐鉴:

  迩来沪平汇兑以年底关系,多方不通,日昨许先生来找我,经设法后,换得中孚银行支票字第三二五四三九号壹支,计联银叁千五百零捌元柒角柒分,(票合储币贰万元)上有横线两条,收到后请托宋先生设法一提,并乞赐复为幸。匆匆并颂冬安!

  晚唐弢上

  一月七日

  此后,唐弢致函朱安希望抄录鲁迅藏书的目录,但此信已遗失。唐弢收到朱安同意抄录鲁迅藏书的目录之后,又在3月19日致函朱安表示感谢,并详细介绍许广平的经济困难,请朱安谅解,最后又个人汇给朱安一千元帮助朱安维持生活,从而兑现了他在1944年10月30日致朱安书信中的承诺。

周太太赐鉴:

  惠示敬悉,许先生委汇款项,如数收到,曷胜欣慰。周先生遗书目录承允著手钞掷,敬为学术及研究周先生著作者致深切谢意。至平地生活费用日涨,自在意料之中,按月津贴,应予提高,亦属情理之常,惟晚一时不便向许先生提起,此无他故,实缘晚深知许先生近来生活至为拮据,上海情形,平地日报上当亦略有记载,人口在疏散中,书籍之类,无人问津,文化人毫无出路,而海婴又时有小恙。不得已,由晚个人汇上壹千元,聊兹贴补,稍后可得缓设法,支票仍可托宋先生向中孚兑现,些小之数,幸勿间哂,便中并乞赐复为荷。专此顺祝春祺。

  晚  唐弢上

  三月十九日

  朱安收到此信之后,托人代笔给唐弢回信,不仅表达了她对许广平、周海婴母子的挂念,而且也表达了她对唐弢成功调解鲁迅在平沪家属之间的矛盾的感谢。

唐先生大鉴:

  昨接手书,并蒙惠寄北京钞币一千元,已托宋先生往取,愧不敢承,即请宋先生先作抄录书目之用。钟承关注感谢。值世乱年荒,吃饭难者,于斯益极。许女士居沪,海婴多病,消资量大,度日维艰。诚然  未识作何支持,颇为念虑,深冀和平实现,或能脱离苦海也。氏但能消耗,而生产无力,怅恐莫名,困苦情况,惟个中人自知,实不足为外人道。

  承先生顾念先夫旧谊,多方调停,多方爱护,身受知感,良非笔墨所能磬,惟有铭感五中,容图后谢耳。此复敬颂

  台  绥

  周朱氏拜启

  唐弢在4月23日再次致函朱安,告知因南北汇兑不便只好托友人先行垫付朱安的生活费,并详细介绍许广平、周海婴母子生活困顿的近况,希望许广平和朱安都能体谅彼此的生活困难,最后对于朱安感谢他调停鲁迅在平沪家属之间的矛盾表示不敢当。

周太太赐鉴:

  惠书敬悉。前寄千元,知已收到,良以为慰。书目如在平抄写麻烦,请寄至晚处,当留钞一份,再将原目录寄还,不知尊意如何?北平生活日艰,晚所深悉,许先生闻之,亦极关心,鉴于沪平汇兑不便,欲多寄数月用款,以便早为打算,但筹款甚觉不易,经许先生与晚商酌结果,决定先由刘先生(即前与晚同来趋谒者)垫款,汇奉平币一万元,中孚支票第375750号壹支,随函附上,收到后请仍按前次办法托人代领,并乞当即示复,以释下念。此款由刘先生垫付,将来再由许先生陆续拨还,请勿远念。海婴以天气转暖,渐见康复,沪上生活,近来一涨再涨,许先生于年初起,已将所雇女佣辞去,母子两人,相依为活。晚得便常往拜访,亦常以周太太在平生活之清苦情形相告,彼此同命,自应相惜。在晚不过以沪平实际情形,就所目睹,代为转达,使彼此互相了解,以慰鲁迅先生于地下而已。调停云云,实不敢当。敬复,顺颂近安!

  晚唐弢上

  四月廿三日

  6月5日,唐弢再次致函朱安,告知因南北之间汇款的困难而托北平的友人先垫付一笔款给朱安作为生活费,并介绍许广平筹款的困难以及海婴的身体逐渐康复,请朱安释念。

周太太赐鉴:

  前接宋先生来函,得悉汇上万元,早已收到,至堪欣慰。自此款寄出后,沪平汇款,不久即生障碍,而后如何,颇难逆料。晚为此奔走数日,毫无眉目,中孚银行方面,亦称无头寸可套。许先生尤感心焦。经再三商量,已托吴性栽先生由平划上一笔,款项颇巨,收到后请即以详细数目见示,以便与前途算账。寄此巨款,乃因后此汇兑阻碍尚多,恐一时无法汇出,故请预为打算,以渡此苦难时期。在许先生确已费尽心力,此点谅蒙鉴及。款当由吴先生送至府上,请将联银数见告,以便折买储票,设法结清。上海生活大涨,应付弥难,海婴弟近曾患伤寒,在家休养,日来已转痊,渐勿念!

  草上,顺颂大安!

  晚唐弢  叩

  六月五日

  6月16日,唐弢得到已经被日军宪兵队逮捕的柯灵托人带出的宪兵队也准备逮捕他的口信,离家外出避难。即使在这样危险的情况下,他仍然挂念朱安的情况,当天还致函朱安告知将由何海生送去一部分生活费(此信没有保存下来)。朱安收到此信后,托人代笔致函唐弢告知收到了生活费,介绍了自己的病况,并表达了对许广平和唐弢的感谢。

唐先生台鉴:

  本月十六日接奉航快,敬悉种种。至十八日由何海生君送来准备钞币支票一张计四万元。 贵在何君常来,   一面将款取回,略买米盐煤炭,以资日用,而免被高价剥削。但近日因北粮南运,米面价格已涨起四五倍之谱,其他百物,亦无不同时高涨,当在有涨无已时也,所预大部份之款,现存商号,收取利息,以资贴补零用。氏于上月二十九日吐血三口,因西医太昂,不敢问津,但请知中医之亲戚,义务治疗,服中药五六剂,与服丸药,现在血已止病见好,唯胃仍不甚开,气力太少。只须略能支持,实不愿多吃药,多花钱也。氏本一老朽废物,耗资大量财物,累及先生与许女士多方张罗多方爱护,人非草木,身受知感,只以报答未由,惟有益加刻苦,益加节俭,以期仰答厚谊,于是乎对得起海婴,即先夫有知亦必含笑于地下矣。海婴大约病已痊愈,早占白药之庆,托为代向许女士道谢,嘱海婴格外保重。余惟藏之五内,俟后会有期,再图晤谢。奉复,敬颂台绥。

  周朱氏启 

  六月  日

  8月15日,抗战胜利,北平和上海的通信逐渐恢复,但是汇兑仍然困难。唐弢此后还致函朱安表达慰问,并告知汇款的消息,但此信不存,具体时间不详。朱安收到此信之后就致函唐弢,诉说物价飞涨之后的生活困难,希望唐弢转告许广平尽快多汇寄一些生活费。

唐先生大鉴:

  前承存问,并先后兑掷生活之费,俾得苟延残生,中心感怀,莫可名言。本拟将大部份存商生息,以为长久之计,讵期物价飞腾,币钞恐慌,于忧该庄远景,不敢代存,因恐物价更涨,即径购买煤球火炭米盐杂粮等物,作三四月之储备,截至和平实现之前,即已妙手空空,维时交通梗阻,邮便问鸿,惟有变卖衣饰,维持身前。现在物价迭而后涨,日用杂买,亦颇不资,传闻上海亦未安定,北平情形,报端屡有记载,想先生早在问答中也。氏素乏交游,二三戚族,又自顾不遑,告贷无门,向承先生,代为设法,迅赐接济,氏但祈粗衣淡饭,得以维持生命,于愿已足,决无其他奢望,格外求盈,使祈报答许女士厚幸之意。并躬赐复为荷。特此奉达,敬颂台绥。

  周朱氏裣衽

  大约是因为朱安没有及时收到许广平托人转交的生活费,而物价狂涨,生活的压力巨大,所以朱安又在11月20日左右再次致函唐弢希望知道许广平是否还能汇兑生活费。

唐先生台鉴:

  ……因氏近来感受生活威胁,已将衣饰变卖垫用。物价仍在狂涨,素手实难支持,务恳我公顾念先夫生前清白自持之志,垂怜未亡人困苦无依,代与许女士迅筹接济,俾得维持残生。氏亦非无耻不自爱者,已将古稀之年,老而不死,毫无生活能力,尚需摇尾乞怜,清夜自思,深滋愧赧。还祈见谅,不胜拜祷。惟是沪上物价更高,生计亦艰,如实未能援手,亦乞见复,以便早日为谋。盖天寒日暮,时艰益急,势不变坐以待毙也。特此奉商,敬颂台绥, 鹄候惠书。

  周朱氏启

  唐弢因为母亲生病,事务繁忙,所以没有直接给朱安回信,并把朱安的这封信转寄给许广平,希望许广平能设法尽快汇款以维持朱安的生活。从周海婴在1945年11月30日致朱安的信中可以看出,唐弢此前已经把朱安急需钱用的信息转告了许广平,所以许广平才设法筹款托人带给朱安。

  另外,朱安在11月20日左右发出给唐弢的信不久就收到了许广平托人转交的两笔汇款,她可能是因为没有收到唐弢的回信,和唐弢失去了通讯联系(朱安在1946年1月13日致周海婴的书信中就询问唐弢是否在上海,并提到唐弢汇款一千元是否是抄录鲁迅藏书目录的费用的事情,可见两人已经失去了通讯联系),所以朱安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就只好直接写信给周海婴,她在11月24日及27日两次致函周海婴告知收到许广平托人带来的生活费,并让周海婴转达她生活苦难的情况,请许广平继续设法汇款。朱安收到周海婴在11月30日的来信之后,和周海婴建立了通讯联系,此后又多次致函周海婴请海婴向许广平转达她的生活困难情况,并让许广平设法汇寄生活费。周海婴也逐渐承担起此前唐弢承担的朱安和许广平之间中间联系人的角色,由此,朱安和周海婴,不久又和许广平建立了直接的通讯关系。朱安陆续得到许广平转寄的生活费维持了基本的生活,不再考虑出售鲁迅藏书,和许广平一起共同保护鲁迅的遗物。

  可以说,是唐弢运用他的智慧较为圆满地化解了朱安和许广平的矛盾,从而保护了鲁迅藏书不至散失,这不仅是他一生当中最重要的贡献,而且也是他对鲁迅的最好的纪念。

原载:《文艺报》2012年03月16日
收藏文章

阅读数[1888]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