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专题研究 > 武侠小说研究

试析金庸武侠小说人物归隐结局

周小舟
内容提要 本文以《神雕侠侣》、《倚天屠龙记》、《笑傲江湖》等书的主要人物为例,分析金庸武侠小说归隐结局的典型代表及其内涵共性:金庸笔下的侠客们从闯荡江湖到遁世归隐,是侠客们历尽磨难后厌恶江湖纷争和仇杀,厌恶旧的世俗和观念,主动放弃江湖名利,主动抛弃仇恨,主动追求美满爱情和安宁平静生活的合理选择,是侠客们在一定历史文化、社会背景、性格发展条件下的合理归宿。
关键词 金庸武侠小说;归隐结局;中国传统价值观念

香港著名作家金庸在20世纪50年代开始成名,他从1955年开始到1972年封笔,一共写了十五部小说,除《越女剑》外,在其他的十四部作品的篇名中各取一个字组成了“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①这副对联。这15部武侠小说可谓篇篇经典耐读,足以使金庸成为“武林盟主”。在这些作品中,主人公都在不同的形式、不同的程度上归隐。本文选取了金庸的《神雕侠侣》、《倚天屠龙记》、《笑傲江湖》、《鹿鼎记》四部作品,并以其典型代表人物杨过、张无忌、令狐冲、韦小宝的结局为例,分析金庸笔下这些武侠人物归隐结局内涵的共性。

一、金庸武侠人物归隐结局的典型代表

金庸创作15部武侠小说的时期,正值中国各种思想运动风起云涌。在这样的社会背景下,其作品也打上了时代的烙印,借以展现人生的悲欢和哲理。

《神雕侠侣》是一部杨过抗争旧世俗礼教的斗争史,神雕大侠杨过历尽磨难后,终于要打破陈旧的世俗伦理观念,迎娶自己的师傅——“姑姑”——小龙女为妻,但是江湖险恶、人言可畏,归隐成为了他们的最终选择。在杨过的成长道路中,小龙女扮演着姑姑、师父以及恋人等多重角色。小龙女对杨过的感情,是处处为他着想,甚至为他而跳下悬崖。杨过与小龙女长期以来形成的相依为命的感情使他们的相亲相爱成为一种依赖,一种习惯。历尽磨难后杨过要娶自己的师傅、“姑姑”小龙女为妻,却遭到了他的义父郭靖夫妇的强烈反对甚至要杀他,还遭到了武林人士的群起而攻之。然而,杨过敢于蔑视一切世俗伦理和世人的指责唾骂,甚至不怕斩千刀,要将这段不为世人接受的恋情抗争到底。在二十八回“洞房花烛”中,憋了很久的话杨过终于说出来了:“什么师徒名分,什么名节清白,咱们通通当是放屁!”但是旧礼教叫人头疼,不是几个人一下子能改变的,所以历尽种种曲折后,杨过最终选择与小龙女一起归隐山林,做一对神仙眷侣。《神雕侠侣》中杨过归隐行为象征着对束搏爱情的世俗伦理的厌恶和摒弃,杨过和小龙女的真挚勇敢的爱情是值得同情的,但是个人的反抗与江湖力量是不能比拟的,所以神雕大侠杨过携小龙女归隐的结局则是最好的选择。

《倚天屠龙记》中张无忌虽然武功高强,但过于仁慈,没有机心,没有权力欲,阴差阳错当了明教教主,最后还是被朱元璋略施小计排挤了,弃权归隐以给娇妻画眉为乐,实则是顺理成章。《倚天屠龙记》揭示了武侠江湖政治、权力的斗争及其复杂性。张无忌武功盖世,威震天下,名动江湖,由于他挽救了明教,得到了教众的推举,乃至成了明教教主,人人都觉得明教和武林江湖应该在张无忌率领下统一天下。然而却非他所愿,他没有领袖气质,他没有机心,没有权力欲,也不想号令天下,心肠软不喜欢血腥,甚至不想伤人,接下来军事、政治、权力的斗争,换句话说就是夺权,也不是张无忌的特长,决定他是做不了政治上的大领袖。最后真命天子降临了,这就是朱元璋。朱元璋没有什么武功,他最后略施奸雄之计,便把张无忌给排挤了。面对卑鄙的争权夺权,张无忌卸下明教教主的身份,携赵敏归隐一方。张无忌的归隐,表现了他对政权争夺的厌恶。

《笑傲江湖》中的群雄在围绕争夺《紫霞秘笈》辟邪剑谱中展开了一系列恩怨仇杀,令狐冲历尽磨难终于和任盈盈结为伉俪,退隐江湖,远离恩怨仇杀,实在是他们难得的选择。令狐冲屡屡受伤、几欲丧命,但他对岳灵珊的爱,没有因为岳灵珊的误解,更没有因岳不群一次次地诬陷,甚至一次次地欲置他于死地,而转化成仇恨,也没有忘却岳不群的养育之恩;即使林平之杀害岳灵珊并差点杀了他,他还是遵守对岳灵珊的承诺而未杀林平之。令狐冲经历了江湖中的仇杀、失恋、身中奇毒、生命朝不保夕,却在层层的恩怨情仇中升华了自己的人格,最终放下仇恨,与任盈盈退出江湖遁世归隐。可见,令狐冲身上寄寓着中华民族虽然苦难深重却依然自强不息、虽然屡受外来的欺凌但依然能以博大的胸怀包容化解仇恨的美德,以仁厚化解仇恨,以笑傲迎接苦难,这是令狐冲和任盈盈携手归隐的深层寓意。

《鹿鼎记》中韦小宝非武非侠,虽然满是市井无赖气息,却又具有忠义思想,对主尽忠、对友尽义,为了生存而奋力周旋、抗争于官场和江湖,最后在忠义不能两全时遁世隐居,也是不得已的选择。

综观金庸这四个武侠人物归隐结局,我们不难发现他们极具典型性,他们的归隐都是在历尽磨难而颇有建树后的归隐,他们的归隐都是主动性的归隐,他们的归隐是“功成身退”——主动放弃名利、放弃仇恨,追求安宁生活、美满爱情、忠义平衡的归隐,他们的归隐代表和预示着武侠打打杀杀、寻仇复仇的江湖之路越走越窄,追求美满爱情、安宁祥和生活将成为人类社会的主基调。

二、金庸武侠人物归隐结局内涵的共性

金庸武侠人物半数以上或明或暗走向归隐,象杨过、张无忌、令狐冲、韦小宝等的归隐结局内涵有其共性:

他们的归隐结局,是在有一番功业、建树后“功成身退”,是对江湖名利的淡泊。在传统的武侠小说中,结局多是武侠功成名就,最终进入庙堂,修成正果,光宗耀祖。读者对这种结局模式感到不以为然,而又对过于悲剧性的描写感到失落和无奈。而金庸新派武侠小说归隐结局既不是一般的大团圆,也不是一般的逃避,而是淡泊名利、“功成身退”的归隐。《神雕侠侣》中杨过创立了独特武功“黯然销魂掌”,在华山论剑他被封为“西狂”,本可以在江湖上大展身手,但是他对江湖险恶、世态炎凉多有不满,渴望美满幸福的爱情生活,所以最后选择携手小龙女归隐。《倚天屠龙记》中张无忌在颠沛流离的生涯中,遇到很多武林高手获得一身绝世武功,各路英豪最后都公推他为尊。在人人都觉得明教和武林江湖应该在张无忌率领下统一天下的时候,张无忌却一心想着“功成身退”——归隐。《笑傲江湖》中令狐冲习得吸星大法之后,身兼绝世剑法和盖世神功,何事不可为?可是他“功成身退”,与任盈盈携手归隐。这些归隐结局有其深刻的意境,能够达到与读者心灵沟通与共振,符合大众的审美情趣和胃口,取得了一种旧武侠小说无法达到的美感,能使人获得较好的精神享受,这正是金庸武侠小说流行的一个重要方面。

他们的归隐结局,是经历了一番争夺、仇杀后的“急流勇退”,是对宁静、平和的向往。他们的归隐结局,表达了侠客对江湖的厌恶和逃避,暗示退一步天高海阔。翻开金庸的15部武侠小说,侠客对明枪暗箭、争夺仇杀、冤冤相报无可奈何。侠客的归隐结局,前途未卜的命运,神秘而不可言说的归隐地点,表明了一个基本观念:江湖凶险而又神秘,归隐是侠客内心的向往和渴望,“急流勇退”,天地自宽。其实侠客与江湖世界有许多的不可调和,人类在面对强大无比的外界束缚力量时无可奈何。面对江湖险恶,侠客们仍有许多无奈,归隐则是一种逃避,这种逃避是人对世俗价值的主动抛弃。归隐对社会虽然无积极贡献,然而他们的行为比争权夺利高尚得多。这给了读者一个启示:冤冤相报无穷期,浪迹江湖何其难,凡事没有必要争个鱼死网破,两败俱伤,退一步海阔天高,忍一时阳光普照。

他们的归隐结局,是钟情田园生活、乐于琴棋书画,是中国典型的“桃花源情结”。这一定程度上反映人们对争斗仇杀的恐惧,也是对和平与安宁的呼唤。中国晋宋之际最有成就的散文家、田园诗人陶渊明,公元421年写出《桃花源记》,描绘出一个令人神往的理想世界:那里无君臣之分,民风淳朴,人人尽力劳动,没有压迫和战乱,一派和平安详的景象。这是陶渊明追求的理想社会,也是动荡时代人们的一种美好愿望。金庸1955年到1972年创作了15部武侠小说,那时中国结束艰苦卓绝的八年抗战和三年内战不久,又遇到反右、大跃进、四清、文化大革命一系列政治运动,大陆政治又微妙地影响着香港。金庸写作《笑傲江湖》时正好是1967年文化大革命高潮时期,那时到处造反打斗,社会急剧动荡。所以,金庸就塑造了令狐冲这样一个像陶渊明那样追求自由、追求个性解放的隐士。《笑傲江湖》虽然是武侠小说,但一直被人们看成是一部呼唤放弃仇恨、追求和平与安宁,呼唤和谐社会,批判人被异化的政治小说。中国人的善恶观、侠义观,被金庸武侠小说演绎成深刻寓言。侠客的最高标准,是制武止争。金庸的武侠们到后来一个个钟情耕田放牧,向往纵犬逐兔,憧憬琴棋书画……这正是金庸对侠客内心世界的领悟,是人类对平和恬淡生活的向往,是对和谐社会的憧憬,同时呼唤人类要争取以和平取代战争,和谐发展,共生共荣。

他们的归隐结局,是与心上人携手归隐,是对美满爱情和幸福家庭生活的憧憬。这是真情挚爱的颂歌,是对幸福家庭生活的期盼。爱情是共同成长过程中的快乐分享,在读金庸武侠小说归隐结局时,可以看到杨过、张无忌、令狐冲、韦小宝他们不顾武林中的正邪观念、门派观念和一切陈规陋俗,处处以真情挚爱来对待心爱的人,他们都是同自己的红粉知己共闯江湖后携手同归隐的。爱到极处,天下的富贵荣华完全不放在心上,甚至生死大事也视作等闲。《神雕侠侣》中杨过与小龙女的真情与挚爱,感天动地。小龙女在生命垂危时,丝毫不顾自己,定要问明杨过怎会少了一条手臂。只因在她心中,这个少年实比自己重要百倍千倍。杨过和小龙女在九大高手、无数蒙古武士虎视眈眈之下缠绵互怜,将所有强敌全都视如无物,那才真是“旁若无人”。所以最后杨过和小龙女敢于冲破旧的世俗伦理结为夫妻,携手归隐。《倚天屠龙记》中冷静睿智、美貌绝伦的赵敏爱上张无忌后,为他放弃尊贵身份、大好权势,数次遭遇艰险、险些送命。所以最后张无忌毅然放弃权力,携娇妻赵敏踏入归隐一途。杨过、张无忌、令狐冲、韦小宝最后都放弃江湖,放弃名利,携妻归隐,他们看重的是真情挚爱和心灵的默契融合,追求的是美满的爱情和幸福的家庭生活,生儿育女,天伦之乐。

金庸笔下不少侠客闯荡江湖,有一定的建树后“功成身退”——不畏世俗,抛弃名利,放弃仇恨,退出江湖,遁世归隐,其结局不是偶然的,不是随意安排的,它是金庸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的客观流露,是侠客对江湖纷争的厌恶和逃避,对世俗观念的不屑和抗争,对安宁祥和、美满爱情、幸福家庭的渴望和向往,是作者、侠客、读者对和谐社会的憧憬和呼唤。

 

原载:  《工会论坛》2010年第1期
收藏文章

阅读数[14945]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