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专题研究 > 武侠小说研究

金庸武侠之女性的爱情

熊箭
内容提要 细品金庸武侠小说、侠义肝胆、英雄气概、博大胸襟、雄才大略自是不在话下,然而自古以来英雄难过美人关,美人也衬得英雄更加完美。英雄佳人的爱情故事更是金庸武侠小说中的重头戏,既然谈到金庸武侠小说,便不得不谈其中的爱情。本文便研究金庸武侠小说中的爱情,以女性意识探讨女性心理。
关键词 爱情;程灵素;郭襄;李莫愁;小龙女

一、生如夏花之灿烂,死如秋叶之静染——程灵素

金庸老先生这样描写程灵素——“除了一双眼睛外,容貌却是平平,肌肤枯黄,脸有菜色,似乎终年吃不饱饭似的,头发也是又黄又稀,双肩如削,身材瘦小,显是穷村贫女,自幼便少了滋养。她相貌似乎已有十六七岁,身形却如是个十四五岁的幼女。”而看似柔弱的女子却勇敢舍命救了自己的爱人——“她慢慢站起身来,柔情无限地瞧着胡斐,从药囊中取出两种药粉,替他敷在手背,又取出一粒黄色药丸塞在他口中,低低地道:‘我师父说中了这三种剧毒,无药可治,因为他只道世上没有一个医生,肯不要自己的性命来救活病人。大哥,他不知我……我会待你这样……’”(《飞狐外传》第二十章·恨无常)

先生没有给程灵素姣好的容貌,却给了她比任何一个为爱情而牺牲的女子都更凄惨的结局。她自小因为相貌的平庸而砸碎了家中所有的镜子,但聪颖、善解人意的她却始终得不到胡大哥的爱情。她拥有了高超的毒艺,曾帮助胡斐多次化险为夷,她可以为他而医好苗人凤,可以帮他偿还马春花的恩情,可以助他取得事业上的成功,可以给他比超过自己还多的爱;他也是任什么都可以给她,都愿意为她去做,但唯独不能的是——像情人那样去爱她。胡斐的生命当中需要这样的一个红粉知己,但那时还未出现红粉知己一说。于是,他们结为兄妹,也许这样才能让他们之间的感情变得恰当、合理。而正是因为这种感情,“她知道胡斐并没有爱她,更没有像自己爱他一般深切的爱着自己,不如就是这样了结。用情郎身上的毒血,毒死自己,救了情郎的性命。”

以现实的眼光来看,程灵素绝对是值得爱的好女子,然而爱情是分先后顺序的。胡斐与袁紫衣相见、相知、相斗、相爱,两情相悦在前。专一的人,爱情一旦认定便难以再改,所以给迟到女人的最高地位也许只能是妹妹了。《飞狐外传》没有成就灵素的爱情,也让袁紫衣的爱情成为一种缺憾的美。如果美丽是一种错误,那么袁紫衣则是一错再错。她不但是恶霸凤天南的女儿,而且本是尼姑的她就不应该坠入红尘。一切都是身不由己的命运安排。爱情在他们三人间成了悲剧,也许我们也只能双手合十吟诵:“一切恩爱会,无常难得久。生世多畏惧,命危于晨露。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若离于爱者,无忧亦无怖。”

二、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凄凄——郭襄

许多女子为爱而发出终生非此君不嫁的誓言。就像陆无双、程英,因心中惦记杨过,隐居山里田园,与世无争,任凭韶光飞逝,姐妹俩孤老终生,守着与杨大哥结拜时许下的那份愿望——过那种平静,无人打扰,远离人世险恶、世间苦恼的生活。也许在姐妹俩的心里杨大哥依然与她们在一起。

天涯思君不可忘!“想到杨过,心头又即郁郁,这三年来到处寻寻觅觅,始终落得冷冷清清,终南山古墓长闭,万花坳花落无声,绝情谷空山寂寂,风陵渡凝月冥冥。她心头早已千百遍的想过了:‘其实,我便是找到了他,那又怎地?还不是重添相思,徒增烦恼?他所以悄然远引,也还不是为了我好?但明知那是镜花水月一场空,我却又不能不想,不能不找。’”(《倚天屠龙记》第一章·天涯思君不可忘)这道出了十九岁小郭襄的心里话。她,大侠郭靖和女侠黄蓉的二女儿,在别人看来是何等的尊贵。父亲武功高强、受人爱戴;母亲机智过人、一心辅佐夫君事业。她十六岁那年结识神雕大侠,大侠的神勇使她小小的心儿荡起微澜;为了大侠的生日礼物,她可以不顾性命之忧;杨大哥送给她的罗汉,她更是视为珍宝。为了爱情,郭襄痴痴寻找了他三年,但最终还是斩断情丝,独创峨嵋一派。爱情追而不可得,但是聪明又灵性且有小东邪之称的郭襄,有了事业上的成功,成为峨嵋派的开山师祖,成了事业上的女强人。

要说郭襄,与她的母亲相比应该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她有洒脱自在、豪爽仗义(拔下金钗请各位英雄喝酒)的性格;她有生性豁达、诚意报人的气质。她让一介狂生何足道倾慕不已,把形容文士高洁的“考盘”与思念伊人的“蒹葭”揉合在一起,谱成新曲:“考盘在涧,硕人之宽,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天一方……”(《倚天屠龙记》第一章·天涯思君不可忘)她为仅有一面之缘且微不足道的少林僧人张君宝打抱不平。她虽自己也在愁苦中,但仍不忘照顾他人,足见其侠义心肠。如此可爱的女孩儿,敢问情归何处?也许也正应了一句话——有些女人成为女强人是无奈的,她们在满腔的感情无处寄托时,就把自己献给了事业,事业的成功能让她们暂时忘却情感上的伤痛。但在夜静人深时,要人嘘寒问暖时,谁又知道她们内心的凄苦、失落?谁又知道这事业上的成功并不能弥补她们人生最大的缺憾——爱?郭襄知道。然而在十六岁那年,她小小的心就已经交给了那个叫杨过的人,也许女性伟大正是在于爱,可以不得到,只要他幸福。

三、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李莫愁

在《神雕侠侣》中,金庸先生把最精彩的开场留给了武三通和李莫愁这对怨偶。武三通疯疯癫癫,心中全然只挂念着他的徒弟何沅君,十年来就期待这一天。而这天他与李莫愁不约而同重返感情的伤心之地……

十年后的李莫愁有令人过目不忘的美——她“话声轻柔婉转,神态娇媚,君之明眸皓齿,肤色白腻,实是个出色的美人”,她“手中尘拂轻轻挥动,神态极是悠闲,美目含春,桃腮带晕,若不是素知她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定道她是个带发修行的富家小姐”。(《神雕侠侣》第01回·风月无情)但这时的美比起当年来,给人更多的是胆战心惊——她成了让人闻名丧胆的赤炼仙子。这一切皆因十年前爱上江南男子陆展元,而陆展元喜欢的是武三通的徒弟何沅君。单恋不成,于是准备大闹婚礼,但却被天龙寺的大理得道高僧镇住,迫不得已答应保新婚夫妇十年平安。本是想十年后大家的心境都可以平和,哪知十年来赤炼仙子无时无刻不记挂着这一天。那日,自陆展元的酒筵上出来,她手刃何老拳师一家男女老幼二十余口,下手之狠,令人咋舌。何老拳师与她素不相识,无怨无仇,跟何沅君也是毫不相干。但只因大家同姓了个“何”字,她伤心之余,竟去将何家满门杀了个干干净净,却只为发泄心中的失意与怨毒。这日到来,她硬是在陆家印下九个血掌印,连最无辜的家仆也不放过……直到身中情花之毒,葬身火海之时,心结仍未解开。在武三通问起何沅君、陆展元时,她咬牙切齿地说:“一个的骨灰散在华山之巅,一个的骨灰倒入了东海,叫他二人永生永世不得聚首。”(《神雕侠侣》第32回·情是何物)怨毒之深,让人心惊。

这是一个可怜的女人,她自小生活在只有师徒三人皆为女性的古墓当中,根本不知什么是爱情。所以她固执地认为,只要自己喜欢他,那对方也一定要喜欢自己,不这样就是错,天地不容的错!她没有形成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只知道夺取与占有。如有挡她路者,那他们之间唯有血腥与杀戮。出古墓前,她心中只有武功,师傅教导摒除喜怒哀乐之情,潜心修炼《玉女心经》。但抵不住外界诱惑的她,违抗师命,来到外面五彩缤纷的世界。还未来得及好好感受一下世界的美好,闯入她心扉的陆展元便“毁坏”了她的人生。那时,她忘记了祖师婆婆说的“男人都是薄情的”这句话。她很可怜,她的可怜在于此后的十年里,日日夜夜都是想着如何拆散陆何夫妇,报她心上人的负心之仇。本是温柔女子变得血腥,行事凶暴,脾气乖戾。这样的日子能有快乐可言吗?这样的她的确很可怜。对于爱情,她是无知的,在还没学会掌握平衡的情况下,拿的太过于沉重。梦想着得到,然而当现实注定是失去时,她已完全放不下了,反而举得更高。所以最后,她满眼之中皆是世界负她……她执着地认为只要一个的骨灰散在华山之巅,一个的骨灰倒入了东海便是报了大仇。不过在我看来却是可笑之极,她在毁坏其他事物的同时,其实也摧毁了自己,她失去了一切,包括自己。仇报了,但精神却空虚下来了,因为她原来的目的已经达到。所以她转而又开始与师妹小龙女争夺《玉女心经》,把它作为人生的另一大目标,这样她才又有了存在的理由。

报了仇的她,真正明白了情为何物吗?没有!她依旧不懂爱情,爱情也并非是报仇之后就能懂的。所以她在已逝的爱中无法自拔,因此她才会在葬身火海,听到情郎的名字时候心如刀割。

四、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小龙女

提到小龙女,浮现在人们脑海的往往是仙女形象——一袭白纱衣裙,飘飘洒洒;一头瀑布般直直的长发,轻舞飞扬。真的是,“此女只为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然而,如仙女般的小龙女在大家眼中却冰冷、不可侵犯。她自小住在钟南山下的“活死人墓”里,那是一个与世隔绝的世界。她的师傅要传授她《玉女心经》,然而,习此武功之前必须摒除心中一切杂念,抛却喜怒哀乐。因此,她的生活很简单,在古墓中练功,养蜂,从不知道什么情爱,清心寡欲地过着每一天。但是,杨过的出现打乱了原本平静的一切。

在杨过和小龙女是师徒关系时,师傅小龙女在冷若冰霜的外表下给了徒弟杨过胜于父母的关爱。衣食住行自是不说,武功更是倾囊相授。不过,杨过也是个敢爱敢恨的性情中人。他满腔热血,善于表达,对于师傅的恩情甚至愿意舍命相报。他们相互关怀,在古墓中生活了十多年,但始终只有师徒之情。然而在李莫愁致命的威胁面前,师徒俩内心最真挚的感情显露了出来。那被李莫愁污蔑是乱了伦理道德的苟且之情在二人心中悄悄点燃。自此以后,两人离开古墓,但此后的情路可谓是艰辛坎坷。先是小龙女被尹志平玷污,与杨过形成莫大的误会;此外,因他们的爱情被世人所不容,所以杨过差点被郭靖一掌劈死;后来,又因郭芙而造成两人失散;在绝情谷,两人又分别中了致命的情花毒……双方苦苦等待,直至十六年后,才“有情人终成眷属”。这让人不禁想问:“相爱的两个人为什么注定要经历这么多磨难才能在一起?”

可是我们不得不承认,不食人间烟火的小龙女,在经历了本不应该由她经历的事情后,得到的是一份至死不渝的爱情。只是这十六年的等待让这份爱情酝酿得更加浓烈罢了。他们的爱情不似郭靖黄蓉,夫妻同心,保家卫国,将男女情爱溶入到家国大爱之中;它不似赵敏和张无忌、苗若兰与胡斐、任盈盈跟令狐冲,因为他们都有其他情爱的纠葛,所以始终徘徊犹豫;它不似段誉和王语嫣,因为两人生性单纯,如童话中的王子公主,本就应该结合在一起。杨过和小龙女只是回到曾经让他们无忧无虑、充满欢声笑语的净土上——那里是他们的开始。命运注定他们不可沉醉于红尘浮世。他们的爱情也许达到了痴迷的最高境界——你眼中只有我,我眼中只有你。一个断臂的男人和一个失去贞洁的女人同时视对方为自己的珍宝,生命中的惟一。这不是相互同情,而是真正的爱情所致。这种爱令人敬重,也让人为之动容。

这四个女人都是为爱经历了很多,付出了很多,然而得到的结果却不尽相同:一个为爱而付出了生命,爱到最后却还是一个残碎的结局;一个知道那份爱不可得到,转而奋斗事业,成为现代人眼中所谓的女强人;一个不懂爱,拼命幻想追逐,却深陷其中,走向歧途;只有小龙女,得到了爱情。以现实的今天来看,绝大部分女性也许依旧会向往这样的爱情。然而这是为什么呢?因为他们爱得纯粹、简单,没有参入任何杂念,不像今天许多人,或为名,或为权,或为利,甚至也许只是为了生活而结合在一起。所以大家都想像她们一样,死心踏地投入一回。现在的爱,有了太多的现实,太多的顾虑,缺少了为了爱情的勇敢和那种认定后的执著。不过,值得称赞的是,不论古今,女性始终比男性更看重爱情,她们对爱情有无限的向往,予以爱情更多的希望和期待,因而也能为此而给予对方更多的理解与支持——爱情才是她们的一切。

生命的最高目的——男人也许有许多,但女人只为爱情。

 

参考文献:

[1]孔庆东,蒋泥.醉眼看金庸:北大醉侠点击金庸小说人生[M].线装书局,2005.

[2]葛涛,谷红梅.金庸其书[M].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4.

[3]孔庆东.孔庆东品读金庸侠语[M].长江文艺出版社,2007.

[4]春晓,元迎探惜.飞雪连天射白鹿[M].四川大学出版社,2004.

[5]元迎探惜.笑书神侠倚碧鸳[M].四川大学出版社,2005.

 

作者简介:熊箭(1987-),男,四川泸州人,西南大学文学院2007级对外汉语专业本科生。

原载:《和田师范专科学校学报》(汉文综合版)2010年第29卷第三期总第65期
收藏文章

阅读数[7609]
百年·红楼梦 网络文化与文学研究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如果您已经注册并经审核成为“中国文学网”会员,请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或者您现在 注册成为新会员

诸位网友,敬请谨慎网上言行,切莫对他人造成伤害。
验证码: